2016/07/08

Kevin Durant與NBA自由球員市場,從職場看就通了

Kevin Durant竟然成為「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哲學的最新信徒,加盟前兩個月才血戰七場的勇士,被眾人酸了個夠。Durant與Dwyan...

作者:hoopjunkie

請繼續往下閱讀

Michael Chen

很有道理。

JohnnyY

LBJ在熱火拿到冠軍也是很多人酸,最終選擇回到騎士拿到這一冠才讓球迷閉嘴吧

Michael Chen

那是克里夫蘭人自私地把自己的期望加在LBJ上,再經由媒體推波助瀾下,造成的結果,克里夫蘭人的奪冠壓力,由LBJ完成承受後,讓LBJ變成教練殺手和隊友殺手,讓LBJ幾乎變成球隊老闆,可以控制教練和隊友的去留,這種球隊根本不正常,甚至變態,不是LBJ原本就這麼變態,是克里夫蘭人這種自私的心態造成LBJ變成這樣的。
KD完全不會想變成LBJ這樣一個人可以控制整個球隊和隊友的人。
在勇士,所有人都是隊友,球員間歡樂,為彼此打球,沒聽過誰怕Curry生氣的,但在騎士,球員不是怕教練生氣,而是都怕LBJ生氣,不是嗎?

周子耀

LBJ進入NBA的時候有承諾過他會給克里夫蘭帶來一座冠軍。不是那裏的人自私的把期望加到他身上,而是當初他沒有守住承諾並且用the decision 的方式離開。回到KD的問題,他是自由球員,他要離開是他的權利,會有爭議的是他也嘴砲過要在雷霆打完職業生涯。

Michael Chen

LBJ本身是克里夫蘭人,又剛好那年克里夫蘭有狀元籤,才會有這種承諾,若當初狀元籤在別隊又如何?別隊會放LBJ走嗎?LBJ會給克里夫蘭人承諾嗎?未必吧!
KD不是奧克拉荷馬人,他是華盛頓人,所以只能有雷霆和巫師這兩個選擇?
他沒選巫師隊,也肯定被華盛頓人罵,這......對球員公平嗎?

周子耀

別隊當然不會放LBJ離開,有這種等級的球員沒人會放他走的。
我又沒有說KD不能離開,他有很多球隊可以選擇,甚至選勇士我也沒意見。我會回你這文是因為你說克里夫蘭人自私,剛好我朋友的父親在克里夫蘭有置產,本人去玩的時候有認識一些當地人,你根本無法想像當年the decision 後對他原本當地球迷產生多大的衝擊,最後LBJ回家後他們臉上開心跟驕傲的表情你也沒見過。最後,球員有自己的規劃跟考量,但請別一味的說什麼球迷自私的問題,誰不自私?球員可以,那球迷自然也可以;KD做了一個選擇,有人喜歡自然也有人討厭,連KD自己也在記者會說他無法控制別人的心情了,支持他的選擇的同時也別忽略失望者的心情,更不要拿球迷是否自私來談論,你可以支持球員自私,那球迷,當然可以!

Michael Chen

Sorry,我可能沒說清楚,我說的是那當LBJ離開時,就猛烈攻擊他,把他說的一文不值的球迷是自私的,我不是說所有的克里夫蘭的球迷都是自私的。

Michael Chen

KD繼續留奧克拉荷馬雷霆,我覺得最後也很有機會能為奧克拉荷馬人能奪一冠,但真的只能這樣做,才能叫偉大嗎?
我覺得「偉大」是球迷施加給球員的「自私緊箍咒」,用來綁住自己喜歡的球員,必須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不是嗎?

JohnnyY

不可否認的是,"偉大"是許多人給予一個人的尊敬,
KD做的跟當年LBJ做的事是一樣的選擇

JK1971

大大的文章跟我前天向輔導的顧問客戶的人資部門說的有異曲同工之妙,KD這個事件本身以及背後這一波大頂薪時代所造成的球星大搬風的情況,真的很適合現代人力資源工作者好好了解一下~

Kevin Durant竟然成為「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哲學的最新信徒,加盟前兩個月才血戰七場的勇士,被眾人酸了個夠。Durant與Dwyane Wade等人的選擇確實很戲劇化,但只要從我們自己的職場經驗去設想,就很容易理解。

一起拿冠軍

我們必須先談一下眾家球星「一起拿冠軍」的風氣以及冠軍象徵的意義。其實以NCAA大學籃球來看,始作俑者就是90年代初期的「密西根五虎」(Fab Five),當年Chris Webber、Jalen Rose等人打破「獨力領導」球隊奪冠的傳統價值觀,被證明是有效的作法之後,此後大學籃壇丕變,到處都是高中明星「揪團」(自然背後也有球鞋廠商的影響)加入同一所學校的案例,至今亦然。

NBA慢慢的也有了類似案例,從波士頓GAP到湖人F4皆然。甚至連批評Durant抄捷徑拿冠軍的Charles Barkley,自己在火箭時期也曾和Clyde Drexler、Scottie Pippen聯手,只是功敗垂成。Winner就會吸引winner,似乎是古今不易的真理,我們也不需要去挑戰這個人性特點。

這都代表冠軍很重要,也解釋了為什麼球員簡歷上,「冠軍隊成員」(member of 19XX/20XX NBA championship team)總不會被遺漏。

冠軍的意義

無論有多少人說,一個球員的偉大不能完全以冠軍來衡量,但冠軍戒指在履歷表上的比重還是很可觀。Robert Horry會進名人堂嗎?應該不會,但他手上的金戒擺明了會是後人定義他NBA生涯的指標。而無論Barkley如何辯解,他都無法否認眾人半開玩笑的嘲笑他未曾得過冠軍時,那股心中之痛。光看Bill Russell和Wilt Chamberlain兩大中鋒的歷史地位,答案就很清楚了。

為冠軍努力可以有很多途徑,一直以來我們都推崇Larry Bird/Michael Jordan式的方程式──你進到一支爛隊,靠著自己的力量打拚,再加上一名好教練,儘管屢敗還是屢戰,在球隊管理階層逐年增添柴火之後,年年進步,終於登上冠軍寶座,這是大家夢想中的NBA最佳劇本、傳奇的故事。

所以,一名明星級的球員在NBA裡獲得立足之地後,首要考量往往不會是薪水和統計數字,這和一個人有錢之後就開始想著其他事(例如權力、名聲)是相同道理。而NBA冠軍和學歷差不多──只有擁有好學歷的人才會說學歷不重要,沒學歷的人可是哈得要死,而且求其不可得。

Kevin Durant在NBA也打滾了不少年,該拿的殊榮沒少過,就差個冠軍來完成生涯最後拼圖。加入勇士確實是誇張了點,但只要臉皮厚一點,被酸個一兩個月也就過了。想當年LeBron James無論是從克里夫蘭到邁阿密還是回鍋克里夫蘭,還不都是被笑了個夠本,球衣被燒了N次,但只要拿冠軍,球迷也就閉嘴了。

球迷的記憶區間(memory span)其實很短的,而且別忘了,贏球能解決運動世界裡九成五的問題。

職場經驗適用NBA

其實NBA或各球隊,我們都可以將其視為一般的民間公司(事實上他們也是)。今年自由球員市場的大混戰,背後自然有著團隊薪資高漲的因素,但深究幾個大牌球員驚人的轉隊新聞,如果你把他們想像成一個企業員工,其實不會那麼令人訝異。

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排除薪資因素,有些公司是有好的環境、好老闆,但同事很差勁,有些則是相反,同事感情好得不得了,但公司極爛,不求長進、沒有前途。這兩種公司,都會讓人想走人。有時候,你在一家公司待久了,會了解到這家公司的侷限,抑或是有著莫名的倦怠,可能是因為你已經太習慣這裡的人事物和作業程序、產品,你已不再有那種精益求精的熱情。

也有可能,因為你已經待了一段時間成為資深員工,薪水也高,當初欣賞你的公司如今反而視你為公司進步的阻礙,因為你意見多、「難管教」,養你一個人的薪水可以養兩三個新人,高層只是沒主動開口要你走人而已,但他們已經決定不再將重心放在你身上。

我們就以Charles Barkley為例,他在費城的後期就有點這種味道,到最後他成了一個「不能不離開的大咖」,所以被交易到了鳳凰城。而這宗交易現在看來,對Barkley和費城都是好事,Barkley在鳳凰城登上了另一個生涯高峰,拿到了MVP並打進總冠軍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