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Duncan之後,再無Duncan...

Timmy 不會再走進門來拯救我們大家了,現在我們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 R.C. Buford 緬懷基石: Popovich與Buford暢談Duncan,Dunca...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到這裡之前,我嘗試去思考要怎麼向你們介紹他,我有一些想法但也許你們會覺得是陳腔濫調。當每個人談論到你最想跟誰一起共度晚餐,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找任何一個人去吃晚餐或吃午餐之類的,你會選誰。你知道的,有些人會選德雷莎修女、耶穌、達賴喇嘛之類的。OK,我都了解,但是如果讓你選一個更現實、更貼近這個世界的人,我想人們或許會對坐在 William Buckley 和 Gore Vidal 聽著他們辯論感興趣,如果你們年紀夠大或許知道我在講誰。他們都是很聰明、很有想法、點子源源不絕的人。但是我可以很誠實的告訴你,嗯... 我最想和 Timmy 共度晚餐,因為他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真誠、最始終如一、最實在的人,他純正的氣質會讓你傾倒,絲毫不遜於 Buckley 或 Vidal 能帶給你的衝擊。」

「和 Timmy 共享每個時刻會讓人在許多部份得到昇華,多數人對他的睿智一無所知,他讓我想到 John Cleese,智慧、精闢還帶一點挖苦。沒有人知道這樣的 Timmy。我可以在比賽中用嚴苛的標準怒斥他為什麼不搶籃板,就在所有球員面前,然後回到場上的時候,他會對著你說『謝謝你的鼓勵,Pop!』『謝謝你的支持,Pop!』然後兩個眼珠咕嚕咕嚕地轉,然後大家開始笑成一片,人們看不到這些小事,但是他的隊友看得到—這是隊友為什麼都喜歡他,因為他是你能想像得到最好的隊友。」

「想一下有多少人跟他做過隊友吧!Tim Duncan 做的事就是舉起手摟住他們的肩膀,就是這樣讓他們感到溫暖和安全感,讓他們可以在馬刺成為最好的球員,我們有許多球員來到這裡取得成功之後獲得其他球隊的賞識,這都是因為 Tim Duncan 建立了一個這樣的環境,所以無論是誰來到這裡都能獲得成長,然後為他們的家庭賺進生活費,而我們都感激著他。」

「我不是故作謙卑或是裝模作樣,在我身邊的每個人都很了解我的脾氣,如果不是 Tim Duncan 我可能會在一個美國某個地方名不見經傳的小聯盟,頂著肥大的肚子試著打幾場籃球或是執教一支球隊。他是我站在這裡的原因,這些年來他為無數的制服組成員和教練提供溫飽的機會,而他從來沒多說什麼,只是每天做他該做的事情。提早來訓練,很晚才回去,從最高層到最底層的每一個人,他無時無刻想幫助你,這就是 Duncan。」

「他是無可取代的,完全不可能,我們都是獨特的,我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但是他對於許多人來說是如此的重要,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想到他即將退役,就讓我很難想像,訓練、比賽、球隊巴士、吃著胡蘿蔔蛋糕時,他卻已經不在,,生活中的每一刻少了他的身影。」

「他對自己完全真誠,昨天我看了一篇文章,我不太看這些東西,因為你們寫的大多都是垃圾(笑),但這是 Jason Gay 在華爾街日報寫的。他真的寫得不錯,我不知道他平時看了多少籃球,或是他從哪個管道寫出這篇文章,但是他對 Duncan 關於經典、謙遜和持之以恆的解讀很棒。」

「你不會看到 Timmy 搥胸頓足,很多人都會這麼做彷彿自己是這個世界第一個完成扣籃的人類,他不會指著天空,他不會在鏡頭面前耍寶,他只是認真打球,我們對於這件事情已經習以為常了,但是這一切並不平凡,而且值得被銘記。」

「那篇文章的作者 Jason Gay,我記得他是這樣寫的,Duncan 比任何人都擅長把自已隱藏在平凡之中,而這是真的,我想找一個類似的人。我是個吃貨,一個對美食和美酒有偏執的人,所以第一個浮現在我腦海的是 Anthony Bourdain,如果不是老饕我想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他寫的第一本書就出名,突然就加入了 CNN,開始主持自己的旅遊節目,他是個非常博學又敏銳的人,大家都喜歡他,他聊 Ramones 合唱團、聊烈酒也聊美食,然後每個人都在問,這傢伙到底是誰,事實上他一直都在那裡,只是大家剛開始都不會注意到他。」

「Timmy 也是這樣,他一直都是那個位置最偉大的球員,然後現在大家才說『喔!是的!』但是像這樣的頭銜他是不會在意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