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Duncan之後,再無Duncan...

Timmy 不會再走進門來拯救我們大家了,現在我們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 R.C. Buford 緬懷基石: Popovich與Buford暢談Duncan,Dunca...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記者:有哪一場比賽是你比較印象深刻的嗎?)

「沒有。」

「不過我記得他剛來的時候有場夏季聯賽,Ostertag 蓋了他一個火鍋,那非常酷(笑)。」


(Popovich談Duncan的完整影片)

 

接著 Duncan 一紙親筆寫下的告別公開信,更難得親上節目(也是因為主持人為同樣來自維京群島的好友)暢談自己的心路歷程與退休的決定。

 

在低調的建隊基石 Duncan 以及同樣低調的歷史名帥 Popovich 之後,更為低調的 NBA 頂尖總管 R.C. Buford 也在昨日參與夏季聯賽的中場空檔,出面接受 Yahoo! 知名記者 Adrian Wojnarowski 的採訪,如同 Duncan 與 Popovich,Buford 也很完整的闡述他對於 Duncan 離去的點滴心得。

這的確難得一見,馬刺王朝奠基三巨頭:球員 Duncan、教練 Popovich 與總管 Buford 竟然在 48 小時內接連公開受訪。

才剛榮獲上季年度最佳總管的 Buford,不僅在上個休賽季自由球員市場成功挖角 LaMarcus Aldridge,底薪簽入 David West,跨海挖寶到 Boban Marjanovic,上個夏天還成功續簽 Danny Green、Kawhi Leonard、Tim Duncan 與 Manu Ginobili,最終馬刺更締造出隊史最佳的 67 勝戰績。不過在隊史第一人宣布退休後,馬刺將正式進入後 Duncan 時代,處於這新舊交替之際,這位低調又前瞻的銀黑軍團操盤手,談起舊時代巨人 Duncan 的離去,也真性情的述說了許多另一個面向的 Tim Duncan。

Buford 的訪談全文:

Buford 先談起 Duncan 的退休影響:「我認為這絕對是很苦甜交加、憂喜參半的時刻,但也給我們一個機會去回憶思索,過去近 20 年來的成功、友誼、關係,這是我們一開始合作時所無法想像的。與此同時,我們也體認到作為長久以來基石的他,已經離開,接下來將是我們球團全部人的責任了,一起試著去填補他離開後的空缺。」

當被問起這麼長久以來的合作,加上彼此一起成長,這期間的關係又是如何?

「他來的時候大概 20 歲,他唸完四年大學,他來到聯盟時還很年輕,然而我們一起成長,他應該才是繼續留在這裡的人(笑),而不是我們,我們在這些年來受益於他更多。」

Woj 也詢問起 Buford,要怎麼向 Duncan 說聲謝謝呢?尤其想到 Duncan 的作風,一定不想聽到謝謝,也不想獲得行禮如儀的制式再見。

「謝謝兩字絕對不夠。他所貢獻給球團的,所給予我們每個人的,以及對球員、教練或是工作人員職涯以及整個球團的意義,都是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感謝之意的,所以是不可能僅僅兩字謝謝就足夠的。我認為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完成他所設定的目標,並協助他的生涯達成他自己的標準。」

Woj 也提及當今籃壇潮流都在跟隨馬刺的藍圖與體系,這是否就是 Tim 所締造的文化?

「我認為這文化由來已久,馬刺本來就是支很驕傲光榮的 ABA 球隊,從 George Gervin 和 James Silas 以來一直都有很棒的文化特質。所以我不清楚馬刺文化是否就只是今日這般而已,但我認為如今的成功以及球迷的支持,其實已經延續很久了。而當年 David (Robinson)才剛在一兩年前拿過 MVP,也立刻接受並帶領著 Tim 進入我們球團,這奠定一個共享的基調,我們都是其中的一份子。所以 Tim 在過去 19 年來都繼續著這個文化傳承,而我們也一直希望他能夠繼續驅動引領著這個文化,即便後來角色身份有所不同,但每個人都能從 Tim 那裡學習到這充滿價值的一課,以便我們繼續前進,我們也希望這文化能一直傳承下去。大家都能尊敬珍惜前人結晶,並試著融合新血,繼續打造新的文化,傳承下去。」

Woj 也問起休賽季或是比賽日的練習時,Duncan 對於身邊的人會有什麼要求?

「他只對自己有所要求,而那方式反而使得我們全部的人都去更加要求自己。當他有更多期許要求時,你可以看得出來,但那是奠基於他對自己的嚴加要求與傑出表現。他其實很少主動有目的去帶領全隊,幾乎是沒有的,但他的方式卻是授權給隊上的其他人,讓大家一起參與、共同承擔。我聽過有些球隊的麻煩在於球員會遲到,Tim 和我們從不需要去擔心遲到問題,對我們而言這不過就是團隊的互相尊重,大家都不會想要遲到,他們會準時來練球,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享受在一起的時光。我想這是另一種 Pop、Manu 及 Tony 所傳承的文化,要知道他們也分享這種精神給許多人,我們球隊在 2000 年初期的成員與 2000 年後期有很大的不同,然後又跟 2010 年的成員有所不同,現在又都不一樣了,所以這並不是只是一小群成員彼此分享這個價值,而是建立了一個責任文化,並且很清楚的是由他打下根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