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

不是純粹的回家-Cole Aldrich

(Pioneer Press: Andy Greder) 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大學就讀於堪薩斯大學,並在那裡獲得全國冠軍以及全美年度第二隊的榮譽。Cole Aldrich在...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Pioneer Press: Andy Greder)

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大學就讀於堪薩斯大學,並在那裡獲得全國冠軍以及全美年度第二隊的榮譽。Cole Aldrich在2008年大一時期,基於同一位置上的競爭激烈,並沒有獲得很多的機會,然而在NCAA全國競標賽Final Four時在短短的16分鐘上場時間內奪得7分和8籃板,也有4個封蓋,有效的壓制當時名震一方的Tyler Hansbrough,最終在決賽中擊敗了曼菲斯大學(University of Memphis)奪得冠軍。接著Aldrich在大三之後選擇棄學加入NBA,在第十一順位被紐奧良黃蜂隊(現鵜鶘隊)選中,然後被交易至俄克拉荷馬市雷霆隊。從那之後,Aldrich開啟了像浪人般的生活,接著分別效力於休斯頓火箭隊、薩克拉門托國王隊、紐約尼克隊、洛杉磯快艇隊,然後如今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明尼蘇達灰狼隊。

 

漂泊一生,如今總算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這種感覺對於Aldrich來說,挺好的。「這真的是非常雀躍的時刻。」Aldrich說。他記得那個時候他和妻子正在義大利度假,然後Tom Thibodeau打了一通電話過來。三年前當Thibodeau還在公牛隊執教的時候,Aldrich差一點就為Thibodeau打球。「非常簡易坦白的對話。」與這位以防守為哲學的教練對話,Aldrich如此說道。「他明白我的個人還有我作為球員的個性。」

 

當一切屬實之後,Aldrich傳了一封簡訊給他的父母。『爸,我回著家了。』

(Andrew D. Bernstein/NBAE via Getty Images)

差不多有九年的時間,Aldrich的家人朋友必須花費額外的時間來觀看他的比賽。如今重新回到家鄉的擁抱,這些距離與所必須花費的時間已不再是個問題了。「我這一生人一直是灰狼隊的球迷。無論是在哪座城市,不管是為尼克隊還是雷霆隊打球,我都盡量的嘗試去保持這份聯繫,為我們自己的城市紮根。對我而言,回到家鄉,我會站出來,盡我全力去打球。我並沒有辦法像LeBron James那樣保證為家鄉帶來總冠軍還是什麼,但是我會努力的、付出我的所有幫助球隊贏取比賽。」Aldrich說。

 

上賽季,Aldrich作為DeAnre Jordan的替補為快艇隊提供了值得依靠的板凳補充能量。在場均13.3分鐘上場時間內,Aldrich有5.5分、4.8籃板和1.1阻攻的績效,也許這樣的數據並不起眼,然而對正在積極尋找一直面臨足部傷勢問題的Nikola Pekovic以及也許生涯時日不久的Kevin Garnett的灰狼隊而言,在薪資增長的時代下,3年兩千兩百萬美元的Aldrich是個非常棒且划算的補強。

 

除此之外,Aldrich也是非常對Thibodeau胃口的一位藍領球員。在Thibodeau的入駐之下,相信他會開始為灰狼隊注入強悍的防守風格,而Aldrich能夠提供於Thibodeau力量、防守還有籃板能力。就好像Aldrich在記者發佈會上展現出他額頭上的疤痕以及假牙那樣,這些都是過去他在禁區裡打拼留下來的傲人戰跡。「我是個防守型球員。我愛讓我的鼻子骯髒,就像我跟你說的,我有幾個疤痕,還有斷掉的牙齒。這是非常棒的組合。可以為Tom(Thibodeau名)打球讓我很雀躍,而我真的相信球隊在未來幾年可以變得更加的好。」Aldrich說。

 

過去的浪人生活經歷幫助Aldrich不少,也讓我們對於像Aldrich這樣的藍領球員更加的敬佩不已。他懂得珍惜,也知道感恩。那些合約所賺到的錢,都是他的血汗錢,但是捐助給社區是Aldrich常做的事情。如今回到灰狼隊,合約的薪資有多少並不是他最在乎的事。「我一直都處於充裕的狀況。自小開始,有著我的家人、朋友們,這些都是讓我們生活更加完整的東西。」父親Walt Aldrich是個板材工人,所給予Aldrich的教育以及他自小開始養育Aldrich的成長環境,這些都是造就Aldrich現今依然謙卑做人的成果。

(Cameron Browne/NBAE via Getty Images)

他體會過不保障合約打球的感覺,在期限截止前拼每一分鐘、揮灑每一滴汗水,好保障自己可以有下一份合約。「當手握著那個機會,每天同樣的時間去努力訓練,出場後努力的打好球。當然現在有了三年的合約是讓我感到有安全感、踏實的事情。但是過去我也經歷了不少一年合約的時候。」Aldrich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