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8

Stephen Curry能夠噤聲、NBA又真的在乎公益嗎?

自從北卡州在今年3月通過HB2性別歧視法案以來,面對了許多反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NBA。 NBA總裁Adam Silver曾經不只一次公開表達意見,譴責這樣的法案帶有...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6月,Silver更和WNBA總裁Lisa Borders、已出櫃的NBA退休球員Jason Collins等人,一起穿著有七彩顏色愛心圖案的T恤,參加在紐約所舉行的第46屆年度「同志驕傲大遊行」(Pride March),成為最先參與這項活動的職業運動聯盟。

 

 

另一方面,當NBA球員以行動回應社會議題時,NBA官方似乎沒有打算多加干涉。

 

2014年,名叫Eric Garner的黑人在紐約街頭非法販賣散裝香菸,卻在被白人警察逮捕時勒頸,導致窒息死亡,12月時大陪審團裁決不起訴該名白人警察,引起美國一波波示威潮,人們穿上寫有「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的黑底白字T恤,那是Garner死前的最後一句話。

 

那股憤怒的情緒也延燒到NBA,包括LeBron James、Kobe Bryant和Derrick Rose等紛紛在賽前練習時穿上寫著「我不能呼吸」的T恤,似乎在表達沈默的抗議,當時Silver只透過電子郵件回應說:「我尊重Derrick Rose和所有球員對重要議題表達個人看法,但是我仍寧願球員能夠遵守我們有關球場穿著的規定。」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NBA決定取消2017年預計在夏洛特舉辦的明星賽活動,就顯得並不那麼令人意外,因為這符合Silver在這兩年以來積極以聯盟名義參與社會議題的態度。

 

Stephen Curry有理由保持沈默?

 

但在這次爭議中,最無辜被牽連其中的,或許就是明星球員Stephen Curry了。

 

上個球季Curry以史無前例全票通過蟬聯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獎項,在明星賽票選他得到第二高票,而他的30號球衣則高居球衣銷售排行榜首位,Stephen Curry無庸置疑地就是聯盟頭號球星。

 

Curry所屬的金州勇士隊位在舊金山灣區,據稱有著全美最大的LGBT社群,球隊總裁Rick Welts更是在2011年成為首位出櫃的球隊高層。除此之外,Curry正是在夏洛特出生,那時他的父親Dell Curry還是黃蜂隊的一員,綜合總總因素,許多人期待Stephen Curry能出聲支持LGBT社群,但他在這個議題的立場卻顯得低調。

 

 

「我知道NBA在平權、融合所有信仰和來自各種背景的人群上有其立場。當州法和NBA要在這裡辦活動這兩件事交錯時,那是很有意思的(interesting)。希望正確的事可以發生,明星賽可以留在夏洛特,因為那對這城市很重要—展現夏洛特的一切,不管你對那法律有什麼感覺。」Curry在3月25日接受訪問時這樣說

 

這樣「平淡」的回應引起一些LGBT社群的不滿,尤其是Curry說這件事很「有意思」,還有「不管你對那法律有什麼感覺」這句,則是表示Curry根本不了解問題所在,而有些LGBT社群則認為Curry的發言與他所屬的教會有關。

 

眾所皆知Curry一家是虔誠的基督教徒,14歲那年他在「神的中央教會」(Central Church of God)遇見未來的妻子Ayesha。「神的中央教會」過去三十多年都是由Loran Livingston牧師所領導,而Livingston一直對LGBT社群抱持嚴重的敵意他說,最高法院對同性戀婚姻解禁的判決是「違憲的」,看到白宮投射的七彩顏色則讓他「覺得生病」,「我們都得要付出代價。」Livingston牧師說。

 

 

或許是因為先前回應太過「平淡」,Curry在4月初接受訪問時更清楚地解釋了他的想法,他說:「我知道我會被問到自己對於北卡州狀況的想法,還有在夏洛特舉辦明星賽的可能情勢。我對於北卡州法律的瞭解,並不足夠到讓我有更完整的評論,但是沒有人應該被歧視。」

 

「我的信仰一直是我人生的根本。身為基督教徒,我被教導說我們在神的眼中都是平等的。所以我對待每個人的態度,和我希望自己被對待的態度相同—公平、公正、平等。我想那是我們應該對待彼此的態度。」Curry說。

 

不到兩個禮拜,Curry在四月中再度被問到同一問題時,他的說法似乎更為明確了。他說:「我知道隨著北卡州所收到的強烈反對,我很確定他們得要先處理自己的立場。我大概已經解釋過我對於歧視的感受。我想那是無法被容忍的。不管在哪裡。而那發生在我的家鄉更是糟糕,那裡有很多很棒的人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