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8

Stephen Curry能夠噤聲、NBA又真的在乎公益嗎?

自從北卡州在今年3月通過HB2性別歧視法案以來,面對了許多反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NBA。 NBA總裁Adam Silver曾經不只一次公開表達意見,譴責這樣的法案帶有...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記者一次又一次「逼問」同樣的問題或許可以看出,人們有多希望從Curry口中聽到想要的答案,但Curry的答案儘管聽來明確,但似乎仍然巧妙地迴避了其中的重點。

 

 

但這也是運動明星在對社會議題表達意見時,最微妙的一點,人們因為受到球員在球場上的精彩表現吸引,進而成為其球迷,但是當球星變成偶像時,他們所背負的期待已經超出球場邊界,成為某種程度上的代言人,而在像LGBT這樣分歧的社會議題上,不管站在哪邊都很難完美。

 

一個有趣的對照組,是以往通常對於球場外議題保持噤聲的Michael Jordan。在Sam Smith 1995年出版的書「盛世再臨」(Second Coming)中,最有名的一段就是某人轉述Jordan曾這樣說:「共和黨人也會買球鞋。」

 

不過當上黃蜂隊老闆的Jordan似乎最近也有了改變,他除了對於夏洛特不能舉辦明星賽,發表了遺憾的聲明之外,也公開呼籲人們停止種族歧視對立、抵制槍枝暴力,並各捐100萬美元給「警民關係研究學院」(Institute for Community-Police Relations)和「NAACP法律援助中心」(NAACP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al Fund)兩個機構,而這與他也因為暴力事件而失去父親有關。

 

 

至於Curry,對於夏洛特最終無法舉辦明星賽的結果顯得失望。他說:「我的家鄉不能如計畫的舉辦明星賽,那很令人失望。顯然的,我了解Adam Silver的決定,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對這城市來說顯然是個不幸的狀況。但結果就是如此。」

 

「只是,能夠招待NBA最偉大的人們,慶祝籃球這項運動,我知道這對這城市有多重要。我知道聯盟到了得要做出決定的地步。Adam Silver做了決定,而我們都支持。但是說到底,我愛我的家鄉。我愛夏洛特。我愛它的一切。我愛那裡的人們。我真的希望看到他們可以慶祝比賽。他們不能做到這點是很不幸的。」Curry說。

 

NBA又真的在乎社會公益?

 

但是話說回來,NBA又真的如此在乎社會公益?

 

就在NBA宣布取消在夏洛特舉辦明星賽的同一天,WNBA卻對印第安納狂熱隊(Indiana Fever)、紐約自由人隊(New York Liberty)和鳳凰城水星隊(Phoenix Mercury)罰款5,000元,並對三支球隊的球員處以每人罰款500元,理由是她們違反了聯盟在稍早發布有關服裝的備忘錄,因為她們在賽前暖身時穿上了黑色T恤,上頭寫著「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和「達拉斯5」(Dallas5),前者是對於不斷發生黑人遭白人警察槍擊所誕生的運動名稱,後者則是代表五位在達拉斯被射殺的警員。而WNBA之所以會發布備忘錄,也是因為明尼蘇達、紐約和達拉斯的球員穿上T恤紀念被警方槍殺的被害者,還有在達拉斯被射殺的警員。

 

 

「我們很驕傲WNBA球員投身且熱情地在艱難社會議題採用非暴力手段代言,但是期待她們遵守聯盟的制服規定。」WNBA總裁Lisa Borders發表聲明說。

 

這項決定引起了許多反彈及爭議,球員工會主席,本身也是狂熱隊球員的Tamika Catchings就說,當6月奧蘭多發生槍擊悲劇時,WNBA聯盟很快地就發送T恤給球隊讓球員穿上,「儘管他們告訴我們說,他們欣賞我們傳達自己的擔憂,就像她們為奧蘭多所做的那樣,但聯盟並沒有和我們站在一起,卻反而是彼此對抗。」Catchings說。

 

 

更令人注意的,是當LeBron James等NBA球星在2014年底穿上寫著「我不能呼吸」的T恤時,NBA並沒有對他們施以罰款。對此,Silver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這樣回答:「我絕對支持球員站出來,從心裡表達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議題,不管那是什麼。」

 

Silver接著為這種行為畫下底線,他說:「我寧願球員遵守我們有關服裝的規定,不管NBA和WNBA。我非常希望球員用他們所被賦予的平台、社群媒體、記者會、休息室訪問,不管他們想要怎麼做,來讓他們的政治觀點被知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