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4

《Tim Duncan退休特輯》21天之後 (上)

在那紙退休聲明、老教練的簡短記者會、以及短短 70 分鐘於家中接受老友的採訪之後,Tim Duncan 真的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有如他從未離開,又好像他從沒來過。 同期退休的 Kobe...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Mittermeier

我猜TD共19年NBA生涯的總薪資大概不到Kobe20年總薪資的一半(廣告代言都不用算),但也因為他的犧牲才能讓馬刺有強大到19年連續都進季後賽的驚人紀錄!
TD不僅僅是籃球場上Pop教練戰術裡的「Big Fundamental」(大基本),他也是整個馬刺球團的「Big Fundamental」(大基本),沒有他這麼強大又謙遜的球員,馬刺隊史也不會有這樣的成就!
我唯一替TD感到可惜的是,TD當年也曾代表"夢幻6隊"出賽,但那年的雅典奧運,TD卻沒法發揮他在馬刺一夫當關的威力,所以只拿下銅牌!
夢幻6隊教練Larry Brown雖然跟Pop有著"亦師亦友"的良好關係,但他很顯然無法適應當時世界杯的打法,太多的無效單打戰術,白白糟蹋了TD這個神兵利器,要是TD也能拿下奧運的金牌,那就更能彰顯他的石佛威力!

那紙退休聲明、老教練的簡短記者會、以及短短 70 分鐘於家中接受老友的採訪之後,Tim Duncan 真的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有如他從未離開,又好像他從沒來過。

同期退休的 Kobe Bryant 依然活躍在媒體與報章雜誌上,曾經在西區殺得難分難解的對手 Amar'e Stoudemire 則在紐約鎂光燈下簽下一日合約退休。

但沒人找得到 20 世紀最後長人的蹤影,或許得到他經營的改車廠才能看到他的身影。那天現身採訪後,他曾愉快的去海邊釣魚,但那似乎也是 Duncan 最後一次曝光了,還是 Duncan 朋友(也是Duncan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接受採訪的主持人)自己放上推特的。

他靜靜的離開了,但就如老前輩 David Robinson 所言:「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然而 Tim 留下一支偉大的球隊,球隊體質依然強健。」Duncan 伴隨著馬刺走到最後,他有能力時就憑一己之力支撐全隊,他能夠提攜時他就提拔年輕隊友、隊友成長後他則退居幕後輔佐,他建立文化、傳承火炬、賦予精神,然後淡淡的遠去...

他的故事與新聞很少躍上頭條,他的苦練與鬥志不常掛在嘴邊,他的捐款與善行並不想讓人知曉。在傑出卓越的球技與史上頂尖的豐功偉業之外,或許這位場上的寬大領袖、場下的溫和巨人,在他退休 21 天之後,在他 21 號被退休之前,值得我們再次回味他的傳奇,就從『21』這數字開始吧...

 

21 號碼:

Duncan 與 21 號已經連結在一起,成為一個標誌與象徵,或許可以說已經成為最偉大的 21 號球員。他經營的『黑傑克極速車廠( BlackJack Speed Shop)』,店名黑傑克就是意指著名的 21 點撲克牌遊戲;他的『Tim Duncan基金會』則是成立於 2001 年的 12 月 21 日,而聖安東尼奧也特地宣布 7 月 21 日為『Tim Duncan日』!

而身為眾多年輕球員偶像的 Duncan,其背號也成為許多球員追尋的號碼,諸如鳳凰城太陽中鋒 Alex Len、或是印第安那溜馬時期的 David West,都是因為 Duncan 的原因才穿上 21 號。

那麼 Duncan 本人又是怎麼選擇 21 號的呢?是有什麼偉大的 NBA 名宿曾經穿過嗎?但掐指一算,環顧聯盟史上被各隊退休的 21 號球衣不過才四件而已,而不論是 Dominique Wilkins 或是 Vlade Divac 看來都不像是 Duncan 的偶像...

原來 Duncan 的 21 號是為了致敬首都大學(Capital University, Ohio)的後衛 Ricky Lowery。他又是誰呢?Lowery 不過是個 NCAA 第三級大學的替補後衛,但他卻是開啟 Duncan 開始打球的貴人,他,是 Duncan 的姊夫。

小小 Duncan 自幼成長在維京群島的聖羅克伊島,年幼的 Duncan 是個游泳好手,更是家學淵源,姊姊 Tricia 還是 1988 年的奧運國手,而 1989 年僅 13 歲的 Duncan 也是維京群島的游泳名將,甚至保有多項紀錄至今,Duncan 的目標一直鎖定著 1992 年及 1996 年的奧運游泳項目。然而 1989 年的颶風(Hugo)吹毀了島上的游泳池,懼怕鯊魚的 Duncan 不願在海邊游泳,而最支持 Duncan 游泳的母親又因為癌症過世,1989 年的那場颶風來襲,不僅吹毀了 Duncan 練習游泳的場所,也吹毀了島上的醫療設備,使得 Duncan 的母親其後不幸倏地離世,這更讓 Duncan 對於游泳心灰意冷。

然而 Duncan 的大姊 Cheryl 與姊夫 Lowery 之前送了一個籃球架到島上,給小弟 Duncan 當作聖誕禮物,身為水泥建築工的 Duncan 父親,將其基座穩穩的安裝深埋在後院,即便颶風來襲也絲毫無損,這讓不想在海邊游泳的 Duncan 開始拾起籃球。母親過世後姊姊與姊夫從俄亥俄搬回聖克羅伊島,Lowery 鼓勵 14 歲的 Duncan 開始打籃球:「嘿,你有看過幾個游泳選手開保時捷的呢?」


(Duncan 與其姊夫Lowery)

後衛出身的 Lowery 開始教導當年不過六呎高的 Duncan 打起球來。就這樣 Duncan 的籃球之路於焉展開,而 Duncan 進入威克森林大學後,也挑選了姊夫當年的背號 21 號,作為他籃球生涯號碼的開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