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F1】賽道點將錄:井上隆智穗(Taki Inoue).中

level | | 人氣 1385

A- A+

被英國賽車誌《Autosport》與自己評選為「近20年表現最糟糕F1車手」的日本車手井上隆穗(Taki Inoue)因為在1995年賽季遭遇的兩次珍奇事件而在F1公式網站的「#F1CultHeroes」特輯裡留名,這兩起事件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接下來就讓我們一探究竟。

上回向各位介紹了井上相當糟糕的1995年F1賽季,接下來就來談談他為什麼能在「#F1CultHeroes」特輯裡留名並虜獲(?)不少車迷的心,原因是他在摩納哥與匈牙利遭遇的兩起珍奇事件,第一件事發生在摩納哥站。

珍奇事件.其一:1995年摩納哥站自由練習

摩納哥站週六自由練習結束後因機件問題掛在路邊的井上藉由拖車回到維修站時事情就這樣發生了,由WRC法國名將Jean Ragnotti負責駕駛的安全車在巡場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撞上了井上的FA16賽車車尾,井上因此出現輕微腦震盪現象而被送進醫院。

之後井上經過一夜檢查後FIA放行讓他繼續參加後續賽程,當井上回到車隊時老闆Jackie Oliver只對他冷淡表示「這件事車隊會處理,你不用表示什麼意見」,車隊從賽會拿到了50萬美元的賠償,但井上獲得的賠償是零。

這起事件讓雙方的關係開始緊繃起來,這時只苦惱著該如何保住位置的井上並沒有想到更慘的事情還在後頭...

珍奇事件.其二:1995年匈牙利站決賽

井上遭遇的另一起,同時也是車迷們最熟知的珍奇事件發生在匈牙利站決賽,比賽進行到第14圈時井上看到車上的儀表板顯示電壓下降,之後又從後照鏡看到車尾冒出陣陣白煙,這是井上在F1大賽中首次遇上引擎縮缸。

井上見狀隨即將賽車停到路邊,原本他可以放著交給賽道工作人員處理,不過當時為車隊參賽的另一位車手Max Papis在自由練習時撞壞賽車而改用對小車隊來說非常珍貴的備用車(T Car)出賽,井上當時心想「如果我的車在這時燒起來搞不好下一站就沒車可用了」,因此他跟工作人員拿了滅火器並準備回到他的賽車旁邊撲滅火勢時...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井上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被趕過來的醫護車撞上並倒地不起。根據井上的描述,他在感到左膝出現劇烈疼痛時腦海中出現的是Oliver老闆的臉,並想到如果他的腳有骨折的話Oliver一定會打電話向準備好贊助金出賽的車手的樣子。

之後井上被送到醫務室,車隊並沒有派人前來醫務室關心井上的狀況,井上就在這種情況下在大賽結束後被直升機送到布達佩斯市區的醫院。

不過井上被送到醫院後我個人認為很扯的事情發生了,照道理來說井上被送到醫院後應該會立即接受檢查或治療,結果先行抵達醫院的工作人員向井上表示:「我向醫院問過了,如果沒先付錢的話就沒辦法接受治療,你有帶信用卡嗎?」

井上回答:「我在參加比賽耶,而且出事後我就一直躺在醫護室裡,之後又被直升機送到這,身上怎麼可能會帶信用卡?」經過一番交涉後井上終於得以接受檢查並獲得治療,雖然大幸的是井上的左腳並沒有骨折,不過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自行步行。

之後井上在搭機回到車隊位於英國倫敦的總部時,機上的空服員拿著刊載相關新聞的英國報紙向他問了「照片上的人是你吧?」這句話,井上頓時成了機上的笑柄。

這起事件就這樣成了當時賽車界茶餘飯後的話題,去年F1公式網站也將此列入「匈牙利大賽30大難忘時刻」當中,這兩起珍奇事件的影片和照片現在在網路上都能找得到,井上本人自己也常拿這些影片或照片在個人社群帳號「自虐」並當作自己身為「最糟糕車手」的最佳(?)範例。

事後井上和摩納哥站時一樣沒有獲得任何賠償,而且三個月後井上在摩納哥的自宅每個月都會收到來自布達佩斯醫院的請款單,這一寄就是一年;如果是大牌車手的話車隊會立即幫車手處理這些費用,不過井上是付費車手因此不會有這種待遇,而且他還是得依約向車隊支付贊助費,這就是拿不出成績的付費車手的宿命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Athrun
  • Athrun
  • ABRN棒球與賽車不即時新聞社

自從在YouTube看見羅德應援團影片後就變成了羅德痴、羅德狂的野球笨蛋(不過也是虎黨)。 不只是棒球,同時也會帶給各位F1與各項賽車的相關消息。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平凡中的非凡 天才少女戴資穎

「我要讓對手摸不清每一顆球 我享受在場上揮灑的每一秒 我相信自己 我永不放棄」帶您認識台灣羽球的天才少女-戴資穎。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