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8/05

【MotoGP】MotoGP高層談安全與極速的兩難

作者:Peter McLaren 「我們為了讓賽車更好騎所做的一切,意味著車手們會騎得更快。」 而這些話是MotoGP賽事總監Mike Webb在描述過彎會面臨到的困境,如惡名昭彰...

作者:陳九十三

作者:Peter McLaren

「我們為了讓賽車更好騎所做的一切,意味著車手們會騎得更快。」

而這些話是MotoGP賽事總監Mike Webb在描述過彎會面臨到的困境,如惡名昭彰的Sachsenring賽道11號彎時所說的。

彎速很快被暱稱為「瀑布」的那個下坡彎,再度在最近MotoGP德國站寒冷的早晨當中,成為引發眾多事故的現場。

因此每一年都有車手們要求對此加以修正,但是這個彎道並沒有太明顯的「問題」―彎道上沒有凸起,沒有設計位置錯誤的路緣石或是瀝青鋪設不均―而且沒有人在關切緩衝區的大小。

反之,主要的問題在於賽道上的最高速彎是前面是七個左彎,這使得到時候過這個彎極度需要的輪胎右側胎溫冷掉。

而另一個挑戰,或者說危險之處,是要過下坡時會碰到的危險外傾角。這種狀況在車手通過,然後進一步降低前輪負重時發生。幾乎所有瀑布彎意外的原因都來自於失去前端。

「就像世界上每個賽道一樣,在於這樣做會花多少成本跟得到多少效益。」Webb說。「所以要修改那個彎,得要修改所有彎道的彎度,而這是個大工程。這樣做工程浩大,但是這麼做有莫大幫助。」

但是在緩衝區不是問題的狀況下,是否應該修改彎道會讓全球頂尖車手們「更容易」過彎?

「當我們在談論任何跟修改賽道有關的事情時,修改彎道是縈繞在我心中的其中一件事。」Webb說。「舉例來說,水會累積在斜坡底部,但是如果你修改彎道的外傾角,那麼積水會流掉,然後你過彎跟入彎會更快。」

「我已有一個正在進行中的任務,或者說討論,是跟車廠們討論如何讓賽車慢下來。而且我們為了讓賽車變得更好騎所做的一切,意味著車手們會騎得更快。」

「我不想要搞出危險的彎道,但是你對賽道能夠適應多少是有限度的,因為這樣只是把車速變快,而且你這樣會把(安全)問題轉移到像是緩衝區大小這種其他方面的問題。」

「這所有的爭論還包括定風翼的問題;基於安全性有些人會說『我們需要下壓力』但隨後他們會跑得更快。」

「賽車越來越快也是決定使用統規版電控的其中一個因素;賽車目前因為電控不好而變得不好騎。但是你想想用了(車廠開發)的電控的話,賽車會變得多快。」

「所以讓賽車變得難騎,而且賽道不好行駛可以讓步調慢下來。」

「關於這方面的其中一個例子是修改雪邦賽道的髮夾彎,這個彎有個得試著處理的「棘手」外傾角,而且會讓通過接下來的大直路時極速降低。」

相較於去年的時速310公里,今年WSBK正賽的極速是303公里。

但是說回Sachsenring賽道,還有對於瀑布彎意外最簡單解是:一套備用的超軟前胎。

「使用Michelin胎後第一次比德國站跟首度用上他們家的不對稱胎有很多顧慮―然後很快的周五早上溫度只有14度。記得當時使用Bridgestone胎時,在寒冷天候下也發生同樣的事,而那時甚至發生更多次的摔車。」

「既然Michelin有了經驗-在缺席賽事幾年之後-比較快的解決方式是在拖車裡準備好一些非常非常軟的軟胎。他們已經準備好他們覺得可能非常需要用到的極軟胎,而且在周六(當氣溫上升時)使用上沒有問題。」

 

MotoGP的極速:他們是否太快了?

過去三年間創下的MotoGP空前極速紀錄已被打破,目前的最高紀錄由DUCATI廠隊車手Andrea Iannone本賽季在Mugello賽道的時速354.9公里所創下。

「可以確定的是,極速顯示出來的數字聽起來挺嚇人的,而且當下的數值是非常高的。」MotoGP技術總監Corrado Cecchinelli接受CrashNet訪問時說。「但是當我想起某些在極速之下發生的一些嚴重事故時,一般來說和輪胎有關,很幸運地我不記得那些以最糟糕結果告終的事故。」

「這種事故特別是和(讓車手向前跑而非朝側邊)引起的直線事故傳輸動力有關,而且也是因為很棒的賽道設計師在極速區底端設計出足夠的緩衝區所致。」

「過彎速度和過彎的緩衝區對車手安全產生巨大差異,而且我們得一直銘記在心摩托車是危險的,而且剩餘風險永遠不會是零。盡可能讓比賽安全是我們的目標,而且而且從賽道設計師以至於輪胎廠商都扮演好他們的角色,但是這將永遠不會安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