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8
作者:張尤金

鈴木一朗,淚の三千安

馬林魚一壘指導教練Perry Hill今天在上場時,特意將褲管向上拉到膝蓋下緣,標準的一朗造型(Ichiro-style),他說:「就是今天了」。 3,000 hits. 350 do...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林魚一壘指導教練Perry Hill今天在上場時,特意將褲管向上拉到膝蓋下緣,標準的一朗造型(Ichiro-style),他說:「就是今天了」。
 


就是這樣,背負著馬林魚隊友、台美日廣大球迷、現場日本媒體、甚至客場觀眾的期待,一朗在今天比賽的第四個打數,終於敲出大聯盟生涯第三千支安打。賽後他如釋重負,透過翻譯開玩笑說:
「前三個打數,
我的身體突然變得跟Justin Bour一樣重。
但就在那支安打之後,
這些重擔突然都消失了。」


至於這支打到右外野全壘打牆的三壘安打,打出去當下,一朗在想什麼?
「我當然希望這一球飛出去。
但後來當我發現大聯盟史上只有Paul Molitor也是用三壘安打達成三千安,
而他正是我在水手時期的打擊教練,
我開始慶幸我沒把這球打出全壘打牆外,
這樣我才能和他一樣,
都是用三壘安打寫下紀錄。」


說完了一朗在三千安之前和三千安當下的心情,但你知道嗎?日本網民最關心的其實是一朗在三千安之後的心情。許多網友將日本當地轉播的畫面截圖後,上傳網路討論區或社群軟體:




也許你第一時間的想法跟我一樣,太陽眼鏡底下的一朗,到底是淚水還是汗水?這個答案在賽後記者會上似乎也沒有得到證實。不過再仔細看看下面的圖片,我想我們心中都有答案了:








還有影片:
08071
 

 


一朗曾經說過:
「身為職業選手,
你不可能像少棒時期那麼歡樂。
歡樂已不復存在,
除非你能在某些時刻,
與隊友、球迷共同分享快樂與喜悅,
這才是我真正感覺到歡樂的時候。」



日本產經新聞





看看馬林魚隊友在他站上三壘壘包、比賽暫停之後,從球員休息區蜂擁而出的畫面,還有觀眾席上起立鼓掌的客場球迷,一朗所說「真正感覺到歡樂的時候」,此其時也。

回到休息區後的英雄淚,其實是喜悅的眼淚。



至於球迷,尤其是台灣棒球迷呢?

我相信許多五、六、七年級生跟我一樣,對於一朗達成大聯盟三千安里程碑,我們內心的悸動,其實是來自這二十多年來看一朗打球的不斷累積。

在媒體、網站數不完的「三千安」道賀圖片和影片中,下面這一張最能觸動我的心弦,因為這是一朗的日職母隊歐力士,獻給一朗的祝賀與祝福:


至於下面這段影片,請務必打開音量或戴上耳機。這是一朗歐力士時期的應援歌,今天中午看著歌詞、聽著「i-chi-ro, i-chi-ro」的加油聲,我不禁眼眶發熱:


謝謝一朗。這二十多年來,你揮灑的不僅是你的安打紀錄,也是我們的棒球青春。

 

 


歡迎加入Facebook「邁阿密馬林魚台灣應援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taiwanesemarlinsfanclub/


大聯盟最新資訊請詳Facebook粉絲專頁「MLB Dugout」!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