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8/19

一面金牌可以背負多少意義—初奪金牌的故事

Source: Business Insider 隨著本屆里約奧運慢慢接近尾聲,有許多國家—新加坡、斐濟、波多黎各、科索沃、科威特、越南、巴林和約旦—在本...

作者:西門思

Xavier

請問照片是原PO付費授權的嗎? 建議加上出處,避免版權爭議。

西門思

謝謝提醒,已補上出處。

艾瑞克在上海

這篇文章寫的真好

西門思

謝謝。

徐鵬翔

這篇文章十分有深度,大推!

西門思

謝謝。

一貫三

一看到第一個反應是"難不成是Curt Schiling那個Schiling嗎?"
然後大推西門思大大好文

西門思

就是Curt Schilling那個Schilling......XD

 

本屆奧運時,Gigi Fernández再度惹出爭議,因為在開幕式時,她在推特上貼了張波多黎各代表團的照片,並且以西班牙文寫著「他是多明尼加人或是波多黎各人?」,用英文寫著「雙重標準」。「他」指的是波多黎各代表團的掌旗官Jaime Espinal,Espinal是在多明尼加出生的摔角選手,他在五歲時搬到波多黎各。Fernández的言論讓她再度飽受批評,人們說她有種族主義,而Espinal則說自己雖然是多明尼加裔,但畢生都將代表波多黎各。

 

同樣的,在美國佛羅里達出生、接受訓練的Puig也選擇了代表波多黎各出賽。「我總是百分之百忠誠。我的家人依然在波多黎各,我也常回去。那座島嶼給了我太多,在我的生涯中太多的愛和支持,這是我欠他們的。」

 

科索沃(Kosovo—「如果他們想要成為奧運冠軍,他們可以做到」

 

Source: Time

類似於美國和波多黎各的雙重身份,為科索沃在女子57公斤級柔道項目得到史上第一面金牌的Majlinda Kelmendi,同樣堅強地面對爭議。

 

里約奧運是科索沃這個剛獨立不到十年的國家第一次參加奧運,它位在巴爾幹半島東南部,大約九成的人口都和Kelmendi一樣,屬於信奉回教的阿爾巴尼亞人,1912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之後,科索沃被劃歸給塞爾維亞,屬於南斯拉夫聯邦之下,一九八〇年代到一九九〇年代,隨著民族主義的復活和東歐國家的動盪情勢,南斯拉夫聯邦解體,旗下分別獨立出來的新國家間彼此征戰,這個地區於是被冠上「巴爾幹火藥庫」的稱號,科索沃地區則是因為阿爾巴尼亞裔和塞爾維亞裔間的緊繃關係,屢屢發生流血衝突。

 

1998年,塞爾維亞對當時屬於自治地區的科索沃進行大規模軍事行動,導致數十萬阿爾巴尼亞裔的居民出逃成為難民,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被指控從事「種族清洗」,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出兵,科索沃戰爭於是爆發,大批當地居民因此流離失所。

 

科索沃戰爭結束後,該地區由聯合國管轄,2008年二月,科索沃通過《科索沃獨立宣言》,正式宣告獨立,時至今日,包括台灣在內共有109個國家承認科索沃的地位,但是包括本次奧運地主國巴西在內,也有80多個國家並不承認科索沃。它雖然還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但是已經是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多個國際組織的會員。

 

四年前的倫敦奧運,Majlinda Kelmendi代表阿爾巴尼亞出賽。2014年底,國際奧會決定接受科索沃成為其會員,Kelmendi終於可以代表她的母國參加奧運,甚至擔任掌旗官,這並不是Kelmendi第一次為科索沃爭光,當她四月在俄國舉辦的歐洲柔道錦標賽奪得冠軍時,她成功說服反對科索沃獨立的俄國,在現場奏起科索沃國歌。不過塞爾維亞對於科索沃的出賽依然不悅,要求該國選手不可和科索沃選手一起站上頒獎台(不過塞爾維亞沒有派出女子選手參加柔道比賽)。

 

當Kelmendi在頒獎台上流下激動的眼淚,她說:「科索沃的人們,尤其是孩子把我看成是英雄。我證明給他們看,即便經歷了戰亂,當我們在戰爭後存活下來,如果他們想要達成什麼,他們就可以達成。如果他們想要成為奧運冠軍,他們可以做到。即便我們來自一個很小的國家,一個貧窮的國家。」

 

科威特(Kuwait「我是一個軍人,我只會拿著科威特國旗」

 

Source: The Sun

Kelmendi在頒獎台流淚時是開心的,但同樣在頒獎台上流淚的Fehaid Al-Deehani,心情卻是沈重的,當他在射擊男子雙向不定向飛靶項目拿下科威特史上首面金牌時,奏起的不是科威特國歌而是奧會歌,升起的也不是科威特國旗而是奧會旗,因為Al-Deehani和另外八位科威特選手,這次里約奧運只能以獨立運動員(Independent Olympic Athletes)的身份參加。

 

去年10月,國際奧委會宣佈,由於科威特政府通過一項法令,讓其可以介入科威特體育協會的選舉,這違反奧林匹克運動的自主自治原則,所以國際奧會決定禁止科威特出賽。這是科威特自從2007年以來第三次被國際奧會禁賽,2010年廣州亞運時,國際奧會曾經對科威特禁賽,讓該國選手只能以獨立運動員身份參賽,2012年國際奧會又對科威特禁賽,後來因為該國修改法令,禁令得以即時解除,讓該國得以參加倫敦奧運,但後來兩方沒辦法達成共識,所以繼續禁賽。今年六月,科威特向瑞士法院提出訴訟控告國際奧會,索賠10億美元,但最後以失敗失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