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9

一面金牌可以背負多少意義—初奪金牌的故事

Source: Business Insider 隨著本屆里約奧運慢慢接近尾聲,有許多國家—新加坡、斐濟、波多黎各、科索沃、科威特、越南、巴林和約旦—在本...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Xavier

請問照片是原PO付費授權的嗎? 建議加上出處,避免版權爭議。

西門思

謝謝提醒,已補上出處。

艾瑞克在上海

這篇文章寫的真好

西門思

謝謝。

徐鵬翔

這篇文章十分有深度,大推!

西門思

謝謝。

一貫三

一看到第一個反應是"難不成是Curt Schiling那個Schiling嗎?"
然後大推西門思大大好文

西門思

就是Curt Schilling那個Schilling......XD

 

另一方面,國際足總(FIFA)和國際籃總(FIBA)也曾以政府干預該國協會運作,對科威特施以禁賽。

 

49歲的Al-Deehani曾經參加2000年雪梨奧運和2012年倫敦奧運,並且兩次都拿到銅牌,那時他可以代表科威特爭光,這次參加里約奧運,雖然他不能代表科威特,但是他帶了一面用於上次倫敦奧運的國旗出征。在開幕典禮時,國際奧會曾指定Al-Deehani為獨立運動員掌旗官,但他拒絕了這個要求,「我是一個軍人,我只會拿著科威特國旗。」他這麼說。

 

在頒獎台上,穿著一身黑的Al-Deehani用拳頭敲擊自己胸膛,他說那手勢是要讓科威特人民知道,「我們來了,而且贏得獎牌」。

 

「我沒辦法形容我在頒獎台上的心情。」他說:「我贏得了金牌,這項比賽最偉大的成就,但卻不能升起我的國旗。那讓我真的很傷心,我幾乎沒辦法止住淚水。」

 

越南(Vietnam「我是奧運獎牌得主」

 

Source: Strait Times

科威特或許因為政治介入體育而無法參賽,但政治和體育其實很難分割。

 

42歲的老將黃春榮(Hoàng Xuân Vinh)在10公尺空氣手槍項目,為越南得到參加奧運64年來的第一面金牌。射擊隊在越南的訓練環境並不好,因為子彈非常昂貴,所以常常短缺,甚至曾經有整整一年時間沒有進行實彈練習,可想而知,這不僅無法讓射擊技術有所進步,甚至對士氣也是很大的影響。

 

在為奧運備戰期間,黃春榮比較幸運,但他每天也只有100發子彈可以練習,不過他還有個人障礙得要克服。四年前的倫敦奧運,黃春榮在50公尺空氣手槍項目闖進決賽,不過卻因為在緊張導致注意力不夠集中,最後一槍打偏,只獲得第四名。

 

在黃春榮回國之後,他的教練要求他在每次訓練前都要大喊「我是奧運獎牌得主」,以便讓他更有信心,同時黃春榕花了整整一年,每天花上兩小時不做任何動作、不說任何話,就直挺挺地站著,為了避免他在臨場表現失常。

 

這次里約奧運,黃春榮終於能夠名正言順地喊出「我是奧運獎牌得主」這句話,而對越南的人民來說,這面金牌還有一層特殊意義,因為他們不僅讓巴西地主選手得到銀牌,更讓中國選手龐偉只獲得銅牌。

 

之前因為南海主權及仲裁議題,導致中國和越南之間關係緊繃,自稱來自中國的駭客攻擊越南河內機場,讓機場廣播和顯示航班資訊的螢幕播出「南海主權屬於中國」,而越南也發起大規模示威活動,兩國也都被指稱在南沙群島加強軍備。

 

也因此,黃春榮在奧運競賽中擊敗中國選手,讓越南人民更加振奮。旅居美國的越南裔音樂節目主持人阮高祺娫(Nguyễn Cao Kỳ Duyên)便在臉書寫道:「好驕傲!但最棒的是我們贏了中國。」

 

就像是其他六個在這次奧運首次奪金的國家—巴林、新加坡、斐濟、波多黎各、科索沃、和科威特,這雖然只是一面金牌,但卻可以凝聚團結氣氛、肯定家鄉傳承、證明自我能力和建立國家尊嚴,這或許是這些運動選手在站上頒獎台之前,所無法想像得到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