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2

挨羽協罰款30萬 選手用獎金來繳清!誰來保護這些弱勢的球員?

是的,我就是那個走錯棚的球評,雖然平常都是講評足球,但是我自己本身是個重度的羽球愛好者,在戴資穎傳出可能被懲處之後,本人趕緊去找了幾個羽球圈的朋友了解狀況,我發現整個問題其實相當嚴重,不得不出來為選手...

作者:左岸沉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Masayuki Takeda

有一點跟大大的看法有些差異,想跟大大請教。到底羽協這個約被YY強迫一定只能簽這樣嗎?看看日本或馬來西亞:奧原是M牌贊助的選手,所以只有衣服穿的是YY的,拍跟鞋子是M的(球袋沒注意);而李宗偉更是全身沒有一項是V牌的,從頭到腳到身上背的都是YY。所以我合理推測,約不是一定要今天中華羽協簽的這樣,而是可以有彈性的,當然也會影響到贊助金的多寡。所以我一直疑惑的是,今天約長成這樣,是YY拿刀架著羽協的脖子還是掌握了羽協大頭的不雅照片,所以羽協一定要簽成這樣嗎?如果是因為羽協想要多一點錢,所以才把全身都給YY贊助的話,那我會覺得責任不在YY,畢竟它出錢了履行了合約,要求羽協執行其合約義務也是理所當然(吃相好不好看,觀感問題所以不討論)。還是說跟YY簽約,以及簽成這樣的約,有其他內幕,還請大大不吝分享資訊XD。PS:如果因此讓大大在台灣公園無法打球的話,歡迎來德國找我打球XD

一貫三

我不了解其中內容,只能從這一連串的事件來講,感覺是羽協自己簽的約,然後就......。而且YY吃相非常難看

左岸沉思

我在前天的公視節目中,出示了一張102年的羽協投標標單,上面說明了YONEX標到的只有"賽服權",但是在2014年開始,YONEX跟羽協擅自把"賽服權"擴張解釋為"包含球拍球鞋",並藉以懲處了四位不願意配合的教練與選手,也就是說,合約上根本沒有規定選手要穿YY的鞋子跟用他們的球拍,這只是YY為了打擊對手品牌軟土深掘,得寸進尺的做法,而當他們向羽協施壓後(想當然是用贊助金額這些東西威逼利誘),然後羽協就配合演出,用禁賽罰款等手段來逼選手就範,我個人認為是上下交相賊的結果

左岸沉思

https://www.youtube.com/watc..

因為時間很短,沒辦法全部說明,但主要的幾個證據我有在節目中提出來,明天是周末,我去公園打球看會不會被禁XDDDDD

Masayuki Takeda

感謝左岸大的回應。看了您提供的資訊後,我更正我在這次事件中對YY公司的看法。YY跟羽協都很可惡,如大大說的:上下交相賊。

JohnnyY

台灣各運動邪會,每個得吃相都很難看,
台灣各類運動員少,除了馬術選手,
大部分都被邪會牽制,想比賽都要看邪會的眼色,

是的,我就是那個走錯棚的球評,雖然平常都是講評足球,但是我自己本身是個重度的羽球愛好者,在戴資穎傳出可能被懲處之後,本人趕緊去找了幾個羽球圈的朋友了解狀況,我發現整個問題其實相當嚴重,不得不出來為選手們說幾句話,最後成了跨界臨演。

首先要感謝黃國書委員辦公室,其實不管是不是作秀,或是後續的處理有沒有圓滿,在立院願意關心體育圈的委員少之又少,正如鄉民所說的,這些多如牛毛又錯綜複雜的協會的案子,過了風頭大家可能又忘了,所以對於委員們來說,不論選票或是實質的政治利益都很低,所以不管如何,都應該對這些願意發聲的委員表達感謝。

首先回答一下鄉民的問題,那就是,如果選手不聽協會的話,會怎樣嗎?

現在國際羽總旗下的比賽,採取的是電腦報名,而這個系統,只有各國的羽協有帳號密碼,換言之,你想參加比賽,只能請羽協幫你報名,但是羽協如果不幫你報名呢?怎麼辦?對不起,你不能怎麼辦,而且羽協根本不需要跟你解釋,連什麼作業疏失之類的藉口都不用,我就是不幫你報名,咬我啊!帳號密碼都在我手上,但是事實上,國際羽總是授權你羽協透過電腦幫選手報名,而不是允許你隨意的"不幫選手報名",但這支尚方寶劍,就是用來逼迫所有羽球選手就範的工具。

這是一位W選手去年寫給羽協的陳情書,她在旅居國外之後,多次寄資料給羽協要報名比賽,但是都沒有下文,羽協沒幫她報名,也不解釋說明,等於是隱性的將這位選手禁賽。

程理事長,蔡秘書長您好:
 
      我是中華羽協選手XXX,由於對協會參賽制度現況有些疑問與建議,多次與協會同仁詢問未果,故斗膽請求程理事長和蔡秘書長協助。
 
      敝人為前XXXXXX選手,於09年受傷,積極復健。12年六月自費出國參與國際賽,在該賽事中取得女單冠軍。近年也拿下多個國際賽前四前八或GP GOLD賽事前十六,目前也成為世界排名前一百名之選手之一。
 
        數年來靠著對羽球的熱情、自己和家人的積蓄持續為台灣打拼,去年應荷蘭俱樂部的邀約,開始在歐洲打聯賽,也很榮幸奪下荷蘭第一。開心之餘,在同一時間,敝人多次寄出幾站國際賽報名表均未獲得協會任何回應之經歷,才得知中華羽協對選手參賽規則已做更改。目前規程,是以前兩次排名賽或左訓培訓儲訓選手為參賽標準,對於長期旅外的選手而言,不能參與多項賽事,甚至在自己國家都不能參賽,令敝人十分感到惋惜,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個人的參賽權益。
 
      想必每位仍在役的選手,無論身在哪裡,都是熱愛羽球、熱愛台灣這塊土地,更希望能在羽球表現上更上一層樓。而任何的規則和制度若能以更開放的態度,鼓勵選手參賽,而非限定選手參賽資格,想必能讓更多優秀旅外選手有所發展。正因如此敝人特撰此文,與協會及理事長報告此現象,並懇請理事長給予協助或提供相關訊息,敝人必當全力以赴,致力於提昇台灣羽球國際表現,希望獲得更多國際比賽參賽資格,為台灣爭光,感謝您。
 
恭祝   安康

大家看到了嗎?選手為了想打球,如此低聲下氣的請羽協協助她報名比賽,結果還是被封殺。所以今天的記者會,幾位受害的選手、教練都婉拒出席,因為他們都還得在這個圈子內討生活,廖冠皓願意在記者會召開的前一晚,將親筆聲明傳真到立院,已經是非常有勇氣了,所以在羽球圈人士有所顧忌的情況下,要找一個人來把這中間的過程說清楚,只好由我這個在公園打球,被羽協禁賽也沒差的人出場。 

我在這幾天整理出了過去這段時間,被羽協懲處的名單與過程,送交給黃委員,他們的故事實在讓人聽了鼻酸,因為涉及隱私,不方便公開LINE或是簡訊內容,否則看了真的會為國內羽球選手的待遇落淚。

Yonex公司代表在2016年6月17日中華羽協召開的選訓會議出示一張「國家隊違規事件」文件,上面列舉以往被中華羽協處罰的選手名單,事件與最後的處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