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淺談現今單項運動協會面臨的問題

里約奧運拉下帷幕,但是台灣體育界卻鬧得沸沸揚揚,從網球謝淑薇事件到羽球戴資穎事件再到近期棒協的風波,單項運動協會的執行能力飽受抨擊與質疑。但許多人在批評之餘,卻鮮少有人了解運動協會究竟是如何運...

作者:阿准

 

里約奧運拉下帷幕,但是台灣體育界卻鬧得沸沸揚揚,從網球謝淑薇事件到羽球戴資穎事件再到近期棒協的風波,單項運動協會的執行能力飽受抨擊與質疑。但許多人在批評之餘,卻鮮少有人了解運動協會究竟是如何運作?又遇到甚麼樣的問題?因此筆者特別訪問在全國及縣市單項運動協會服務五年的阿德(化名),與大家分享自己在協會服務所見的種種現象。

 

首先,許多人一直以為單項運動協會是政府機關,其實不然,單項運動協會(例如中華民國田徑協會 、中華民國羽球協會等,每種運動項目有專屬的協會,統稱單項運動協會)的成立其實是屬於民間單位,受內政部人民團體法規範,但由於負責業務與體育運動相關,因此接受體育署的補助。

 

由於阿德從事的運動在台灣並不算熱門,當初考取教練資格的他發現沒甚麼人知道自己從事的這項運動。「最開始就只是一份希望讓這項運動被更多人知道的衝勁。」阿德憑藉著自己的滿腔熱血,一頭栽進基層的培育。

 

然而,在基層待了幾年後,阿德發現自己能影響的畢竟還是少數,運動發展的生殺大權還是掌控在單項運動協會中,而當時的協會做的不是很好,所以他興起加入協會的念頭,希望成為管理階層尋求改革機會。

 

阿德說,其實加入單項運動協會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困難,只要喜歡該項運動的人都可以藉由繳交年費成為會員,但會員並沒有決策權,只有理事才有決策權,而理事則透過會員提名投票產生。

 

而本來懷抱著推廣理想進入協會的阿德,卻在服務的這五年來發現現有制度的種種陋習。

 

財務狀況表裡不一

 

國家每年都有體育補助,然而在申請經費上,體育署會對每個協會報的預算進行刪減,例如報1000萬的預算可能會被刪減到500萬,導致各個單項協會有可能浮報預算。

 

再加上體育署撥給的經費分上下半年,倘若上半年的經費沒有達到一定比例的執行率,則下半年度的經費將有可能遭到刪減,因此在核銷經費上,各單項協會有可能會虛報以達到體育署審核標準。

 

管理階層的組成充滿疑慮

 

就一般的認知,單項協會的管理階層理應由具備相關經驗的人員組成,但是在台灣,許多的單項協會的組成並非為單項運動的專業人士,所以在決策上,往往都是外行人領導內行人、非專業領導專業。這樣的模式會導致管理階層對於世界趨勢與基層發展了解不夠深入,而這樣的問題不只存在於全國單項體育協會,各縣市單項體育委員會亦是如此。

 

而在人員的更換上,並沒有相關的規章,即使有,也會被協會內部的有心人士利用,導致「萬年委員」的狀況層出不窮,協會長期由特定人士掌權。

 

教練選拔過程頗具爭議

 

好的運動員也需要好的教練才能有充分發揮,然而在遴選教練方面,卻是由單項協會指派。這樣的作法會導致若遴選出的教練非選手的指導教練,那麼選手在溝通、觀念上必須重新適應,教練也無法全盤掌握選手的狀況。

 

那麼,為什麼不用選手的指導教練呢?一方面可能是指導教練的資歷不夠,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指導教練與單項協會的關係不夠融洽,這導致單項協會在指派教練上容易內舉不避親。

 

協會是選手最好的後盾?

 

單項運動協會成立的用意本來是推展運動以及提升該運動的競技表現,並成為在外比賽的選手的後盾,讓選手能無後顧之憂地專注於賽事。但是,現今許多協會卻本末倒置,以商業化的方式在經營協會。

 

「過去當選手比賽,爭的就是榮譽,對於經費的匱乏並不會多想,但是,進入協會服務後才發現經費根本不缺乏,只是沒有用在對的地方。」阿德感概道。例如去參加會議,為了攏絡當地的官員,他們的吃住通常是協會出錢,撥給的經費通常都用在這些交際費上,再加上每次比賽某些運動總會有許多與該項運動無關的士隨隊參加,而這筆錢也是該項協會包下,協會經手後,真正可以用在選手上的錢便大幅減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