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5
作者:67th

林丹與諶龍:中國第一男單的傳承

奧運男單決賽落幕至今已半個月有余,中國的諶龍成爲最新登基的金牌得主,接力老大哥林丹的連霸偉業,繼續把第一男單的名號留在國內。 奧運時萬衆矚目的焦點都在于左林右李在半決賽的最後一次交鋒,或者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一方面說林丹,這是林丹職業生涯的第四屆奧運會,也是他第二次以衛冕冠軍身份參加奧運賽事。要求林丹奧運三連霸,實在是太強人所難,這沒人真正抱以期望的一個不可思議的任務,只有在超級丹的身上,才有把不可能化爲可能的霸氣。畢竟林丹十幾年來贏下了多少看似已陷入絕境的比賽、多少次在不受看好的情況下反彈回歸榮耀,以至于全世界的球迷甚至有了一個迷思:“不管情況如何,不管對手是誰,林丹想贏,他就會贏。”


這次的奧運,讓林丹回歸到了一個運動員的本質,讓人們終于明白,林丹也是一個凡人,他會累、會老、也會輸。


在敦奧後的訪問中林丹表示,他已經不求自己一定要贏下每場比賽,他只要求自己全力以赴,打出對得起自己,也配得上對手的表現。也許就是這樣一個心態的轉變,讓林丹不再害怕失敗,敢于承擔一切結果,也讓他的偉大超脫于比賽勝負和榮譽之上。


第四次的奧運之旅,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那麽簡單,雖然林丹比李宗偉小一歲,並且近年修養生息減少出賽,但他的身體狀況面臨了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或許我們可以說,林丹運動天賦的巅峰來得太早,看看林丹初出道至8年前北京奧運首次奪金那個時期的打法,他超出常理的力量、速度、進攻,可以說是爲羽球運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是一頭沒有人想試著去挑戰的猛獸。

 


而你在分階段地觀看林丹在2012到現今2016的比賽,你會發現,林丹的風格徹底地改變了。以兩次奪金的中間點2010年爲分界線,從此之前,和之後的林丹,再也不是同一個球員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運動員所有的體能條件都會削弱下滑這是必然的,但你對比起八年前和現在的李宗偉,你會感覺林丹現在的退化程度似乎已經超出他年紀應有的狀況了。


這方面我做出兩個推測,一是林丹過早踏入職業球壇,第二個因素,就是林丹早期的過度依賴體能狂轟濫炸的打法。2001年出道的林丹,當時才18、19歲,身體各方面應該還在成長成熟的階段,而且似乎沒有一個適應緩衝的過程,一出道就是鋒芒畢露,直接登上最高強度的競技比賽,並以高度體力化的攻擊性打法稱霸無數賽事。


而李宗偉直至03年才正式開始他的職業生涯,並且是從低層級的國際挑戰賽、黃金大獎賽開始征戰,到了06-07年才跻身頂級選手之列。


這也就是說,在生涯初期林丹便進入了競技狀態的巅峰,而李宗偉是慢慢提升自己的水平、逐漸往更高強度的比賽挑戰。


08年京奧,完全體的林丹,對上尚未成熟仍待進化的李宗偉,世界第一和第二的差距,是最遙遠的距離。


在贏得首面奧運金牌後的一兩年,年僅27歲的林丹已經開始思考如何延續自己的運動生涯,可能只有他自己感受得到,他的身體已經給出了警訊,若是他繼續從前的打法,只會削減他的運動壽命。因此他早早開始轉型,將自己熟悉的比賽內容大破大立,用截然不同的方式繼續贏得勝利。


因此,雖然兩人歲數和參賽次數相差無幾,但生涯以來的成長曲線卻南轅北轍。李宗偉職業生涯至今不斷在自我突破、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期追上那個最強大的對手林丹。但那個對手卻在他蛻變進化的過程中,早早度過了自己最無敵的巅峰狀態。


時移世異,左林右李絕代雙驕在經過半決賽的巅峰對決過後,在隔一天的決賽和銅牌戰中雙雙失利,其中體能和年齡問題影響不小,尤其對手還是打法尤其體力化的諶龍和安塞龍。以今年初李宗偉對谌龍的任何一場比賽爲對照組,很明顯地宗偉在決賽中的腳步和進攻力度已經大大減弱,無力突破谌龍固若金湯的防守;而林丹被安塞龍的拉吊強攻更是打得夠嗆,第二盤開始在高遠球的處理就已經有些吃力,可以說體能已經見底了,第三盤完全是咬牙靠著意志力硬拼下去的。對一個33歲打了15年的老將在奧運最高層級的比賽中,連續兩天打滿三盤比賽,能夠堅持奮戰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欽佩的壯舉。


林丹表示奧運後他會休息一段時間好好考慮清楚自己的下一步,但也強烈暗示,如果李宗偉不退休,那他就會陪著他永遠打下去。或許明年8月的世錦賽,會是這兩位傳奇名宿,在球場上最後一次的命運交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