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9/09

我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以冠軍之姿離開騎士的Delly

不能給你未來我還你現在安靜結束也是另一種對待 當眼淚流下來傷已超載分開也是另一種明白 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不想用言語拉扯所以選擇不責怪 感情就像候車月台有人走有人來我的心是一個站牌寫著等待...

作者:Sanjay

不能給你未來我還你現在 安靜結束也是另一種對待
當眼淚流下來 傷已超載 分開也是另一種明白

最後的疼愛 是手放開 不想用言語拉扯所以選擇不責怪
感情就像候車月台 有人走 有人來 我的心是一個站牌 寫著等待

---

在最近Dellavedova接受ESPN專訪時談到關於騎士隊。他說道:

離開騎士隊對我來說是很艱苦很困難的,我在那邊渡過很棒的三年,而且他們給了我第一次機會。

得到冠軍讓你和這些人(指騎士球員)一輩子有了牽掛,而這城市熱情接納我也讓我離開變得更艱困

但我對於在密爾瓦基的機會感到興奮,尤其是有更大的領袖腳色。當你的球隊控球有Kyrie Irving的時候,這會讓你所追求的目標有了天花板。

之前Delly在確定離開之後就已在個人IG上面Po了他想對克城所說的話,在這邊我想再放一次

克里夫蘭,

感謝過去的這三年。騎士是個很棒的組織而且我真的想要感謝每一個參與給我機會的人,讓我覺得很被受到歡迎。感謝每一個人員.教練以及我在克里夫蘭合作過的球員。我交到了一生的朋友。

可以和這些特別的球員組成的團體贏得冠軍,我等不及我們第一次重聚了。感謝所有球迷的愛護與支持。

當我第一次來到克里夫蘭,人們會說:"阿,你要去克里里里夫蘭"(用負面的語氣)-我對克里夫蘭一無所知,我只知道克城會比澳洲和聖瑪麗大學(加州)更冷。那些人大錯特錯,這個城市是很獨特很特別的。

我住在克城市中心的這三年,克里夫蘭成長也改變很大。那邊有很多好吃的餐廳,這邊的人們對於球隊的真誠和耐性是難以置信的。所有來探視我的人都很愛這裡。

這邊有些回憶我永生難忘。
當我在菜鳥年用無球防守導致對方24秒進攻違例時觀眾瘋狂起來且起立給我熱烈喝采(應該是對上Beal的那球),Varejao把我整個抱住
看見球迷在33-49的例行賽戰績依然願意支持和有耐性的支持。
LeBron第一次回歸,Q球場很瘋狂-可以和全世界最好的球員打擋拆
丟高拋給TT
你們對我的支持跟愛,尤其是在去年的季後賽和總冠軍賽
和我的前隊友Joe Harris玩Catan Battle
騎士隊的澳洲日-球隊晚餐
球迷用來給予我們更多活力和能量的方式驅使我們從今年總冠軍賽0-2和1-3系列賽落後的時候
當我們贏下總冠軍後回到機場-當然還有騎士冠軍遊行,那是很難以言喻的經驗
聽聞克里夫蘭當地的文章說明著冠軍對於他們和他們的城市以及他們從哪裡來和他們在總冠軍賽G7時做些甚麼
對於身為這(冠軍)經驗的一部分,我感到很幸運

很難言明我對克里夫蘭及其相關的人的感覺。

---

Delly這名球員,跑不快、跳不高,籃子也不是特別準,但他憑藉著那股打死不屈的意志力和拚勁成功贏得他在球隊中的地位,以及闖進輪值圈並有一席之地,甚至在15-16球季的上場排序還在老將Mo Williams前面。我們來聽聽已離隊的前騎士教頭-David Blatt教練怎麼說:

我要來和你們說一個有關於"承諾"的故事。

當我來到克里夫蘭的第一季,我有這個來自澳洲的落選新秀,雖然他上一季有打,但是他並沒有得到球隊輪值的保證。

在訓練營的第一天,他挑上了Kyrie Irving,從一側的底線壓迫到另一側的底線。相信我,在訓練營沒有人想要被全場壓迫的。
但他承諾要進入球隊(輪值),而且帶給這支球隊一些不一樣的,因此他說:"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我也甚至不考慮Kyrie怎麼想的,我就是要每天都90呎的來回壓迫他,我甚至不要讓他有喘氣的機會"

而Delly在這年,持續努力闖進輪值圈並吃下不少時間,而隊裡的每一個人都愛上他了。因為他是每一個人都想和他為伍而非與他為敵。
於是開始有了噓聲,說他是一個骯髒的球員。他不屈不撓,所以他是個骯髒的球員?因為他很拚,不放棄爭搶每一個球,和掩護的人有碰撞,就說他很髒?
因為他為了防止快攻犯重規,就是骯髒的球員?他只是永遠都比別人更認真在打球。

他永無止盡的努力,每次練習前後都會額外訓練,休息日他也到場館接受治療、練投、訓練運球持球技巧,他觀看影帶和教練溝通。
他的承諾就是他會燃燒他體內每一盎司的能量和全身的血液來(追求)成功。

去年總冠軍賽第三場,我們戰況1:1。我們第一戰在延長賽輸球,第二戰我們在金州客場贏球。我們失去很多球員,但球員們打的很拚很瘋狂,而Delly上場40分鐘,就是那個在訓練營全場壓迫別人的傢伙,他在總冠軍賽先發並上場打了40分鐘。

我們回到主場,那是很不可思議的比賽。第三戰,Delly全場壓迫著Curry,繞過每一個掩護,拚搶每一個球權,撲向地板就像桌子上最後一塊麵包,而我們贏了。
賽後,Delly沒辦法從椅子上站起來,他精疲力竭了,他已經把自己帶到超越極限了。
他被送往醫院,在醫院渡過那個晚上,他在隔天沒有辦法參與練習。

第四戰我們被打敗輸球了,他幾乎不能打了,那只是因為他已經達到他的極限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