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日本大學男足友誼賽場邊觀察

level | | 人氣 435

A- A+

  8月29日與9月1日在臺北田徑場的友誼賽,顯示我國與日本足球環境,舉凡球員選拔、隊伍組訓、賽況掌握、賽前行銷、新聞報導等,都有著天差地遠的鴻溝。這兩場的進場觀眾數多寡,免不了成為輿論批評中華足協,最為實際的鐵證。不過球場邊引進商家販賣,還有看臺巡迴餐飲銷售,逐步擴充觀眾席的服務項目,則必須給予中華足協肯定。

  過去中華隊主場進場觀眾數,總是把VIP或公關票等全都加總,公布進場人數當然相當可觀。可是這無助於實質門票收益,灌水幅度更在2015年9月達到巔峰,所以這次公布的觀眾人數,乃是UDN系統的實際售票張數。如今中華足協肯揭露真相,觀眾席整體秩序亦未曾失控,改善幅度是有卻還可再加油!

  凡是有轉播的中華男足主場國際賽,總有持政治標語旗幟者,為了搏得鎂光燈焦點而作秀。這一篇選擇在賽後一週,事過境遷後再發省思文,希望讓讀者了解這些行為背後,究竟是魯莽無知衝撞國際體制,還是有心人士刻意操弄對立,想要藉此獲取悲情英雄的名氣……。

 

一、場邊偽球迷政治作秀意味濃

 

  這兩場既非FIFA國際A級友誼賽,9月1日又是對全日本大學「降級打怪」,更悲哀是輸兩分的結局!望向東面空蕩蕩的觀眾席,幾面旗幟仍是口角衝突的事端。這些不遵守主辦單位規定的政治標語者,繼續展現少數人自爽、實則自卑的亂民心態。為何8月29日(一)場邊未懸掛政治標語,非得等到這一場國內有轉播的比賽,才要進場強行懸掛鬧事呢?想必讀者的答案已了然於胸!

8月29日無轉播的東側看臺無懸掛政治標語與民眾

  唯有中華男足10月踢贏雙賽,踢進2019亞洲盃第三輪,才會被亞洲其他國家繼續看見!否則在這場非正式友誼賽,場邊懸掛任何政治旗幟,除了這些不守主辦單位規定,並且不尊重其他守規定的進場觀眾之外,沒有他國國民會在國外知道,就連日本國也無轉播該賽事。更遑論我國與日本以外的其他國家,知曉此事並當這是一回事!

9月1日有轉播才在東側看臺出現懸掛政治標語的民眾

  中華男足領隊乃是執政當局,民主進步黨籍的余政憲先生。難道這些執著要掛旗幟的人,還需要在歷任中央與地方政府要職的余先生面前,班門弄斧搞球場政治秀嗎?更可悲的是,硬要作秀前也錯估我國男足,早已無2015年的高人氣,如今更滑落到1605人購票進場,北、東、南三面觀眾席空蕩蕩。連同當晚SSC網路轉播只有百餘人觀看,幾近乏人問津的悲慘,在場邊掛標語莫非要給七月半的好兄弟看?

強行懸掛者已違反主辦單位在入場票券明載請勿攜帶項目的契約規範

  當偽球迷與中華足協虛耗,一同沒有底線的秀智商下限,想改善我國足球無疑緣木求魚!前兩年的國際賽榮景,到如今跌落谷底的現況,中華足協固然是癥結所在。不闇且不遵守國際足球規範的國民,動輒為懸掛政治標語的行為合理化,實則行為違反國際足總(FIFA)認定,卻是難辭其咎的錯誤之舉。足球是國際共通語言,所以很多事也由不得我們擅自主張。我國民眾如何在國內各類論壇,自行解讀國際足球規範,都是無實質效力的個人行為。國際足總(FIFA)或亞足聯(AFC)才有詮釋規定與裁罰考量權!所謂國人解讀都是空話!

 

二、無中華民國便無國際賽

 

  「臺灣就是臺灣」只是一句政治術語,倘若沒有1949年中華全國足球總會,連同若干球員隨國民政府遷居港臺;沒有球王李惠堂在國際奔走,我國哪有在亞洲足球協會(今亞足聯)的一席之地?回顧臺灣與澎湖這一區域的足球隊,在日治時期附屬於九州,只是地方層級的代表隊。何曾有過現今以國家隊名義,擁有各級足球代表隊到世界各國出賽?讀者想想近代曾經是獨立的琉球王國,被日本併吞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便被美軍直接移交日本治理,成為沖繩縣至今可曾有獨立代表隊出賽嗎?

日本右下角的琉球群島併入日本沖繩縣後僅為九州區縣級代表隊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久保

我這二十年來的筆名叫「久保」,原於TOKKA偶爾發文。四處探訪球場而不主動報上名號,因此被取了許多綽號。台灣足球界不會有比我更高的學歷,也不多見一日從臺北往返宜、中、南等,只為了踢球的足球義工。我親身體驗從北到南的不同球場,曾參與學校到社會...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平凡中的非凡 天才少女戴資穎

「我要讓對手摸不清每一顆球 我享受在場上揮灑的每一秒 我相信自己 我永不放棄」帶您認識台灣羽球的天才少女-戴資穎。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