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判還是改判?林哲瑄飛撲後的羅生門

在昨天義大對上Lamigo的天王山之戰中,從第一局一路領先的義大在比賽末段三度被追平,卻每一次都守下了被再見的危機,又三次超前,最終在12局上靠著林瑋恩的致勝一擊加上張建銘石破天驚的全...

作者:Lorim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康士坦丁

我覺得實際狀況,很可能和馬刺大大猜測的非常接近!

前不久才剛發生一次,蛙人也是接了一個落地的球,但是裁判判接殺,所以就沒傳球封殺,後來改判變成All Safe!
結果的確就是大吵一通。
如果昨天這麼敏感的比賽再來一次,洪一中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裁判開會應該就是討論:乾脆將錯就錯……
甚至還「勸阻」洪一中挑戰!
(其實裁判多慮了,讓他挑戰又何妨,出來堅持原判他們也不能怎樣呀,又不是沒有重播照樣誤判過!XD)

我唯一和馬刺大大有不同意見的是:
馬刺大大應該是人太好了,幫楊崇煇找台階下……
我認為,這個Play其實並不難判,
我甚至認為,第一時間應該就有其他裁判看出來是誤判了!
因為林哲瑄的手套明顯是「朝下」的!!!

Lorimer

XD 我覺得現場沒那麼好判斷啦,不然不會全場包括最近的兩位跑者跟二遊都認為接殺了。

不過你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的點,我也在想裁判怎麼做可以把爭議降到最小。以後如果遇到這種裁判判決會影響進壘的情況,在看了重播畫面之後,裁判能不能說「我們判錯了,但是因為場上的局勢是依照原判決做成的情況,所以我們不改判。」這樣是可以的嗎?

這要有請有了解的朋友們分享一下了。

老爹

其實紅中根本就不可能挑戰
挑戰成功了 反而變成1人出局13壘
反而是小葉吵太少
最爛就是13壘(改判落地)
最好就是12壘(暫停給了 跑者不動)
絕對不會是一人出局23壘有人 更不可能滿壘
從結果論來看
王柏融打的飛球就不一定會是高飛犧牲打了

21號

感覺最後是兩隊總教練跟裁判三方妥協

黑蛋

這場比賽出現兩次爭議判決,就因為是攻頂之戰,感覺上雙方火氣都很大,如果仔細看,誤判的裁判,是誰了嗎?楊崇輝,這個月是第二次,第一次就是義大對統一,潘武雄死裡逃生那次,看來誤判這個問題聯盟必須要仔細去思考了。

Lorimer

這個誤判我還可以接受。

Oskar von Reuenthal

就這個判決來說...
能夠判的準的,
我都要懷疑是不是有在釣蝦手套上裝針孔了。

許湯姆

這球的接殺與否⋯要一壘審在那當下立馬做出正確判決,的確有些難度,但我好奇的是,為啥不是由距離飛球較近的二壘審來判決?如果誠如L大所說,二壘審得負責看二壘跑者的起跑時機,那一壘審不也應該要負責一壘跑者的起跑時機?在這前提下⋯那是否該由當下較沒事的三壘審來判決呢?
當然⋯這個play比較弔詭的⋯的確還是接下來的判決過程,二壘審明明已同意林捕的暫停,卻還是放任後續play照走?
另外,根據今天東森新聞雲的報導,洪中說⋯因為主審認為已過30秒的時間,所以不給看輔助判決?難道是因為⋯洪中從休息室跑輸年輕的小葉,所以先被葉總出來抗議耗掉30秒?所以⋯以後為了不讓對手看重播,當下判決得利方⋯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奔出來鬧一下再說,其實⋯如果當初二壘審堅持暫停成立,小葉一定不會出來,紅中這時出來要求輔助判決,就沒道理不給了!

Lorimer

不過洪一中沒有第一時間出來也是事實,在他出來之前並沒有改判(雖然他可能認為場上是無死滿壘),如果有疑義應該第一時間就要出來了。

JohnnyY

林威廷並沒有踩到壘包,2個角度都很明顯,
完全是鬧劇一場,在裁判判定出局後,
球回傳,捕手要求暫停,裁判給暫停,
就表示比賽暫停了,不管後續動作如何,
比賽就是暫停中,
平常在討論時對裁判炮聲隆隆,
卻因為是自己喜歡的球隊占優勢,
就輕輕放下,這樣的雙重標準,
中職永遠不會進步

Lorimer

林威廷有碰到壘包側邊,在規則上這就是觸壘了。

JohnnyY

https://goo.gl/photos/fiaGAQ..
https://goo.gl/photos/Ue2hpP..
細看並沒有碰到壘包側邊,
事實上後續的動作都沒意義,
因為裁判給出暫停了

PLjason

沒記錯的話兩隊都在八局之前都用掉挑戰權了,狀況又發生在九局之前,主審心知肚明,當然不可能主動進去重看.
一,三壘審如果經驗夠,的確是有機會做出正確判決的,很遺憾,不過我也認同改判了未必會是最"好"的情況,所以兩隊跟裁判都阿Q的接受一人出局二三壘有人的結果.
問題最大的是裁判接受比賽暫停請求後,能夠因為請求者(林琨笙)繼續動作而接受比賽恢復進行嗎?雖然另一方因比賽突然恢復進行而獲利,但如果林威廷的傳球是觸殺了鍾承佑呢?!大概會吵不完吧!
最後我還是必須提到攝影這部分,大聯盟採行挑戰制度,人家是有完整配套措施的,中職呢?如果有一機全景攝影(不特寫),就可以清楚看到許多疑點了,聯盟採行ˊ挑戰制時有無協調轉播單位?抑或是某攝影師忘記自己的職責?當初捨棄成熟的緯來團隊我就很感冒,看了好幾場吐血轉播,有段時間乾脆進場或只看文字轉播,後來還發生離譜的"色"影師事件;現在是改善多了,但距離"職業"程度還有一段路要走,只能繼續無奈下去~

Lorimer

義大用掉了,Lamigo還有挑戰權。

 

 

在昨天義大對上Lamigo的天王山之戰中,從第一局一路領先的義大在比賽末段三度被追平,卻每一次都守下了被再見的危機,又三次超前,最終在12局上靠著林瑋恩的致勝一擊加上張建銘石破天驚的全壘打,最終在鏖戰了五個小時12局之後以11:8獲勝,拿下下半季的重要勝利。

 

 

 

不過整場比賽最大的關鍵,毫無疑問出現在八局下義大7:4領先的時候。在無人出局的情況下鍾承佑被保送上壘,陽耀勳左外野安打分佔一二壘,大好的反攻機會,林智平一棒敲到中左外野方向的平飛球,沒想到被衝出來的中外野手林哲瑄飛撲接殺!但事情從球回傳到內野才開始。

 

 

 

我們先來看看這段影片,雖然長達3分50秒,不過建議大家耐心看完,接下來的討論會用到影片中的各個角度,甚至連雙方教練抗議的畫面都會用到。

 

 

 

 

 

還是簡單來描述一下事情的經過。其實在壘上有人強迫進壘時,內外野的飛球一旦落地被野手(通常是外野手)很快掌握到,是有可能傳進內野封殺在壘間猶豫的跑者的,這種情況並不罕見。有人說林哲瑄起身後的那個傳球是因為知道球有落地因此要傳往本壘阻殺跑者,但不論從傳球的方向或者跑者當時的相對位置來看這都是很不可能的選項(這種情況下一來外野手不會不知道跑者的大致狀態,再說也不可能在沒看跑者的情況下貿然傳球),他是因為知道球落地後形成封殺狀態,因此傳往二壘要抓出局數,只是可能在翻滾後身體還沒有平衡,球竟然成為了大暴傳,直接飛往本壘和一壘中間落地,最後被捕手林琨笙接補到。

 

 

 

此時壘上跑者都認為球被接殺,加上一壘審確實舉出出局手勢而急忙回壘,林哲瑄知道球有落地,連忙跑進內野並且大聲喊聲要捕手往二壘傳來製造雙殺。林琨笙接到球後原本要喊暫停(二壘審也給了),卻還是把球傳往二壘給林威廷,原本回壘的二壘跑者鍾承佑見狀(他可能有聽到林哲瑄的喊聲知道發生什麼事)開始往三壘跑,一壘跑者陽耀勳也開始衝往二壘,林威廷接球踩壘之後傳往三壘,沒想到球也傳歪,三壘手沒有接到但漏得不遠,跑者就此不動,加上不知道有沒有出局的打者林智平,進佔滿壘,比賽正式暫停。

 

 

 

經過討論和雙方教練的抗議之後裁判維持原本接殺的判決,林智平出局,壘上兩位跑者進壘,最後從一出局二三壘有人繼續進行比賽,接下來就是幾個疑點要討論。

 

 

 

裁判的疏失:在這個play中裁判是明顯有問題的,不過問題發生的地方可能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樣。一二壘有人時的中外野飛球二壘審要負責留在二壘壘包看跑者是否有提前起跑以及接下來可能的二壘判決,由一三壘審來觀看是否接殺,雖然這球看起來比較像是三壘審的職責範圍,但由一壘審宣判,問題不大。誤判是真的,但這種這麼接近的play在人眼有極限的情況下看錯也是難免,接球的人又是美技王林哲瑄,一時之間判斷錯誤,不能太苛責一壘審楊崇煇老師。

 

 

 

我的問題有兩個,為什麼二壘審明明給了暫停(影片2:10、3:31之處都有拍到),卻沒有真正執行暫停,讓比賽成為死球狀態?同時,2:33的地方洪一中總教練出來抗議時,明顯有指向場邊要求看即時重播,這球也確實是可以挑戰的範圍,主審卻沒有看,反而是和壘審一起先後好像要教練妥協?

 

 

 

這兩個問題我的推測是,或許因為裁判們心裡有數這是誤判,因此在play沒有完成的情況下暫停雖然給了,卻放場上情勢繼續演進(不然就是傻住了不知道什麼狀況),後續因為知道一旦重播承認誤判,將會上演無止境的吵架大賽,一壘審和二壘審的兩個狀況處理不當會讓這球出現非常多的爭議,因此乾脆將錯就錯,讓比賽以當下演變的狀態進行下去。

 

 

 

這只是我的推測,但如果成真,那麼中職裁判的公信力將再次大打折扣。誠如我前面所言,這種球的誤判無可厚非,但是即時重播的輔助判決原本就是在協助裁判更正這類型的錯誤,在教練都有意要挑戰的情況下,還要堅持自己的判決將錯就錯,那麼對球隊、球迷以及裁判本身威望,都不是正面的影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