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金鋒:不說再見

「我們真的很想帶陳金鋒賢拜去北京(奧運)!」 2008年的北京奧運棒球賽,因為參賽規則改變,台灣未能於前一年的亞錦賽取得冠軍,而必須參與該年初於台中洲際球場舉辦的8搶3資格賽,又因為高階...

作者:grop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真的很想帶陳金鋒賢拜去北京(奧運)!」

 

2008年的北京奧運棒球賽,因為參賽規則改變,台灣未能於前一年的亞錦賽取得冠軍,而必須參與該年初於台中洲際球場舉辦的8搶3資格賽,又因為高階聯盟旅外球員的匱乏以及中華職棒主力球員傷勢影響,徵召並不順利,而本屬保障名單的台灣巨砲陳金鋒,直到最後一刻也因傷而選擇退賽,最終台灣仍然以5勝2負的戰績,拿下該次資格賽的第三名,也順利拿到進軍奧運的最後一張門票。

 

當時,旅美第三年,甫升上高階1A,仍未改名為高國輝的羅國輝,對著媒體,說出了這麼一句撼動人心的話。

 

此外,當年因傷退賽的陳金鋒,也破例以訓練員的身份,得以進入休息室,並在確定晉級後,與球員一起在場中享受晉級的喜悅。

 

2008年北京奧運陳金鋒球衣

 

陳金鋒是台灣近20年來最強打者,應該毋庸置疑,但在不同時期,仍然有許多能與之匹敵的打者,例如早期的張泰山、中期的陳致遠、彭政閔、謝佳賢到後期的林智勝、高國輝、林泓育,江山代有人才出,為何唯獨陳金鋒較其他人享有如此尊崇的地位?好打者要成為偉大的球員,中間的過程勢必有些轉折與波瀾,而像上述這些打者,張泰山在2005年亞洲職棒大賽被羅德修理後,對媒體表示「球迷要有常識」而被譏為「常識山」,陳致遠2003年亞錦賽雖對南韓擊出追平安打,但整個系列賽苦吞11K,且之後還涉入打假球的「黑象事件」,彭政閔雖在中華職棒享有崇高的地位,但卻在球員工會成立時沒有登高一呼,而是在成立之後收割,「時機若對,我第一個加入」,謝佳賢則是因為他台灣大聯盟的出身,以及之後涉入打假球的「黑米事件」以及「黑象事件」,至於林智勝、高國輝、林泓育,大概就是所謂的時勢造英雄,而他們並沒有趕上「時勢」。

 

 

可能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好的球員這麼多,唯獨陳金鋒有資格讓高國輝說這句話,又為什麼有資格破例以非球員身份進入休息室?許多人認為陳金鋒的偉大之處,是因為選擇了旅外這條孤獨的路,以屢屢代表國家隊出征而有驚人表現,但陳金鋒之所以會成為「神」,其實應該要從中華職棒開打的1990年,甚至更早的年代說起。

 

 

1971年,拜蔣介石愚蠢的「漢賊不兩立」政策所賜,中華民國拒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因而於聯合國之地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至此台灣成為了國際上的孤兒,1976年的蒙特婁奧運,因為加拿大政府已與中國建交,故拒絕台灣代表隊以「中華民國」名義入境,經溝通無效後,台灣代表隊退出該屆奧運,1979年美國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交後,台灣的外交情況更為險峻,而後1981年,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於瑞士洛桑簽署「洛桑協議」,台灣得以「中華台北」名義重返國際賽場,即眾所周知之「奧會模式」。

 

 

在「號稱」體育不干涉政治(鬼才信)的國際賽場,台灣都已遭如此打壓,那在其他國際場合的外交生存空間如何遭中國壓縮得喘不過氣來,自是不言可喻,憋著這一口鳥氣的台灣人,終於在被視為台灣傳統的棒球運動上,找到了宣洩之處,從1974年首次拿到棒球「三冠王」開始,1984年洛杉磯奧運銅牌,而在棒球首次被列為正式項目的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勇奪銀牌,更是達到高峰。

 

 

國際賽有好成績,國內可也沒閒著,1990年開打的中華職棒,集合了當時的國內好手以及歷屆國手,有這些長年背負台灣榮光的選手加持,元年180場比賽,總觀賞人次便近90萬,平均每場5,000人,翌年更是飆破百萬,第四年的1993年,由前一年奪下奧運銀牌代表隊為班底,加入了俊國熊與時報鷹兩支隊伍,雖然每場平均人數5,928人,較前一年的6,878人略有下降,但總觀賞人次則來到160萬的新高(所以,別再說減隊救職棒了)。而老班底被抽光的國家隊,之後的國際賽事則未能有好表現,連兩屆亞錦賽遭日、韓血洗,甚至在1995年的倉敷亞錦賽還丟掉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代表權,但中華職棒似乎未受影響,1993~1995年每年總觀賞人次均達160萬,甚至是連三年成長,可以說,台灣的棒球熱潮,從國際賽轉到了職棒賽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