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09/17

台灣足球運動的死胡同

台灣足球運動的死胡同 四年一度的足球熱潮又過去,對於台灣這個小島而言,這股風潮來得快去得更快,有人說台灣是個足球沙漠,不過奇怪的是,如果真是足球沙漠,為什麼四年一次的世界盃,可以引起全...

作者:左岸沉思

台灣足球運動的死胡同

b_660_500_0_0___images_stories_2014cityleague_0625-2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四年一度的足球熱潮又過去,對於台灣這個小島而言,這股風潮來得快去得更快,有人說台灣是個足球沙漠,不過奇怪的是,如果真是足球沙漠,為什麼四年一次的世界盃,可以引起全國關注,照理說不愛足球就是不愛足球,就跟不喜歡吃茄子的人,不會每隔一週突然有一天會喜歡吃茄子一樣,台灣人久久一次的足球瘋,證明足球運動有他的強大吸引力,台灣人也無法避免被這股旋風席捲,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這三年十一個月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台灣的足球運動,如此的萎靡。

 

說穿了,台灣的問題並不在足球,在於整個社會環境與文化體系對於體育運動的漠視、輕視甚至歧視、蔑視。台灣的社會風氣或許不至於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是很多人的觀念卻是「萬般皆可以,唯有運動糟」。在許多國家,運動選手是國家的寶貝與門面,他們總是在選手很小的時候,就挑選聰明有天份的孩子加以培養,但是在台灣,許多老師都專挑成績不好的學生、反應遲鈍的學生,把他們丟到田徑隊、籃球隊,做為一種管教的手段,真正喜愛運動又具有天份而進入體育領域的選手,實在不多,這是所有運動項目普遍性的的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足球運動在台灣發展的問題特別明顯,畢竟這是全世界最多人參與的運動,同時也是參加的國家或地區數量最多的運動,其他的運動項目沒有這麼多國家參與,所以不會出現像足球世界排名180名這種難看的數字,雖然經濟實力與人口數不代表一切,但是以台灣的國力,在這麼重要的體育項目長期在世界排名吊車尾,絕對反應了這個國家在體育發展與投資上面的重大缺陷,甚至我們可以說,了解足球的問題與困境,就是了解台灣所有運動的問題與困境。

 

e850352ac65c10386117d40eb2119313b17e8994  
梅西、普約爾、哈維、伊涅斯塔、皮克、法布雷加斯等球員都是巴薩的青訓學校“拉瑪西亞”(俱樂部路線)。

 

請繼續往下閱讀

撇開「運動風氣」這種主觀意識的話題不談,就從整個制度面來看,台灣的整個大環境儼然就是體育的殺手,目前世界上對於運動選手的培養,有兩大體系,在歐洲走的是俱樂部路線,由地方及企業背景的運動集團,從小在青年訓練體系中培養,另一個是美加的校園體系,他們採取的是各級學校用豐厚的獎學金鼓勵運動選手一級一級向上爬升,最後透過選秀來到職業的殿堂。

 

這兩種方式各有其優缺點,歐洲體系的優勢在於他們有龐大的集團與在地各種商業與球迷組織的支持,美國體系則是因為他們有非常強大且富裕的私校體系,在亞洲則多半採取雙軌制,在15-18歲之前由學校體系培養,之後則是由企業吸收培養,在日本與泰國都是採取這樣的方式。

 

Keisuke_Honda_South_Africa_2010  
(本田圭祐,早期求學生涯,一邊念書一邊在俱樂部的少年隊踢球,而後高中加入體育名門星稜高校,代表學校參賽。)

台灣則是集兩種體系缺點之大成,首先是台灣的企業對於體育項目的投資意願不高,就跟科技產業許多大廠追求的是毛利率而不是品牌價值一樣,台灣的企業對於形象的經營與在地文化結合等長遠投資興趣缺缺,一支成功的體育團隊需要數十年甚至百年的經營,包括了龐大的商業架構、球迷的培養、在地方生根等等,例如紐約洋基、洛杉磯湖人、皇家馬德里曼徹斯特聯隊(曼聯),但是台灣的企業習慣的是短期獲利了結的經營模式,對於三五年之內看不到成效的項目,絲毫沒有興趣,台灣唯一的職業運動是棒球,但是經過二十五年,台灣的職棒依然在草創時期,因為大家的著眼點都在今年投入多少資金,年底可以有多少的回收,考慮的都是在半年一年內帳目結算不吃虧,難怪永遠都在草創、永遠都只是職棒元年。

 

棒球如此,其他運動更不必說,台灣的企業其實並沒有如國外的大企業有養「運動選手」的習慣,說穿了都還是當做自己公司某一部門的員工而已,領的是一般上班族的薪水,要兼做上班族的工作,企業對他們的管理方式也是視同勞動人力,事實上,選手是企業的「資產」,而不是員工,但是台灣人對於運動產業缺乏足夠的認識與概念,讓職業運動無法推展,而現在世界的潮流中,沒有職業化的運動,是絲毫沒有競爭力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