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條旗高高飄揚—球場上的美國國歌

一個月之前的季前熱身賽,舊金山四九人隊的四分衛Colin Kaepernick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當賽前演奏國歌時,他決定不要站起身致敬,在受訪時他解釋自己「不會起立對這個壓迫黑人和有...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月之前的季前熱身賽,舊金山四九人隊的四分衛Colin Kaepernick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當賽前演奏國歌時,他決定不要站起身致敬,在受訪時他解釋自己「不會起立對這個壓迫黑人和有色人種的國家的國旗表示尊敬」。

 

Kaepernick後來稍微改變了儀式,從坐在板凳上改為改為單膝下跪,因為他並不是反對美國或軍隊。

 

Source: Guardian

從那時候開始,越來越多球員加入Kaepernick的行列,有人單膝下跪,有人效法1968年奧運的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高舉起右手拳頭,參與的球員也越來越多,除了其他NFL球員,還有美國女足球星Megan Rapinoe大學美式足球隊球員排球隊球員大學啦啦隊成員,WNBA印第安納狂熱隊(Indiana Fever)所有成員,高中美式足球隊球員等等。

 

他們訴求的方式或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他們都選擇在同一個時刻表達—在比賽前演唱美國國歌「星條旗之歌」的時候。

 

任何曾經在美國參與運動比賽的人,都會注意到這項在比賽前唱國歌的傳統,不管是職業運動、大學比賽,甚至是高中比賽前,所有人都會起立脫帽唱國歌,但在其他活動例如演唱會、音樂會或電影院,卻都沒有類似的傳統。

 

「我不覺得那有什麼不正常,因為我打過的每一場棒球比賽,都會要唱國歌。」紐約大都會隊的Jay Bruce說:「有一天我曾經想過:我到底唱過多少次國歌?太多次了,我已經習慣了。」

 

但這樣的傳統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的?

 

 

「星條旗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的詞在1814年由詩人Francis Scott Key所寫下,描寫的是同一年美軍和英軍間一場發生在巴爾的摩的戰役,再加上樂曲之後,很快地傳遍全美各地,不過這首歌成為美國國歌的時間,或許沒有很多人想像得那麼久,直到1931年美國國會才通過將它訂為國歌。

 

不過「星條旗之歌」在運動場上的初次登場,卻要比它成為國歌更早得多。大聯盟官方歷史學者John Thorn表示,他找到最早的紀錄,要追溯到1862年在布魯克林聯邦球場(Union Grounds)舉辦的棒球賽。

 

至於大聯盟棒球,Thorn說「星條旗之歌」第一次出現在球場,是1897年的費城。

 

但是人總是喜歡更多精彩的故事,所以關於「星條旗之歌」在大聯盟的首次登場,有另外一種傳說,要和波士頓紅襪隊和芝加哥小熊隊扯上一些關係。

 

1918年的世界大賽,由波士頓紅襪隊出戰芝加哥小熊隊,那時小熊隊沒有使用自己的主場,反而向同城的白襪隊,租用了可以容納三萬觀眾的球場,但這次對決並沒有吸引很多觀眾進場。

 

這是因為美國在一年多前投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到了1918年時,已經有十萬軍人為國捐軀,即便返鄉的軍人也多困在戰爭的殘酷中,社會上瀰漫著一股哀傷和沈悶的氣氛,大戰甚至影響了大聯盟棒球,許多球員放下球棒穿起軍裝,就連球季也被迫縮短,所以1918年世界大賽提前到9月5日開打,是大聯盟史上唯一一次,有著「十月經典」(October Classic)之稱的世界大賽卻全部得在九月進行。

 

不只是因為大戰,在芝加哥的人們也不得安寧。就在世界大賽開打的前一天,芝加哥聯邦大樓發生爆炸,導致四人死亡,人們揣測背後的主謀是帶有無政府主義色彩的「世界產業工人聯盟」(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這樣的恐怖攻擊讓全美更是人心惶惶。

 

在這樣的氣氛下,世界大賽在芝加哥開打的第一戰,不但只吸引了19,000人觀戰,而且全場一片死寂。紅襪隊的先發投手Babe Ruth徹底封鎖小熊隊進攻,幫助球隊以一比零獲得首勝,就連芝加哥論壇報都寫道:「以一場世界大賽的比賽來說,昨天小熊隊和紅襪隊的比賽,也許是破紀錄的安靜。」

 

Source: Wikipedia

不過在這死寂當中,發生了一件創造歷史的事。第七局一支剛好在場的軍樂隊奏起了「星條旗之歌」,巧合的是當時紅襪隊的三壘手Fred Thomas是由海軍借調而來,所以當他聽到這首歌時,立刻轉身面對國旗行軍禮,其他場上的球員也隨之敬禮,至於剛好站起身來伸懶腰的觀眾們,好像忽然活了過來,紛紛大聲唱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