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30

2017年WBC總教練遴選問題與一級國際賽事組訓制度之一點看法

文/紐龍 2017年世界棒球經典賽的國家隊選訓已成鬧劇一場,10月7日就要繳出50人球員大名單,9月29日才選出對球員名單組成無比重要的總教練本來就已經略嫌太遲,而昨天的協調會議竟然還又以破局...

作者:紐龍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紐龍

       2017年世界棒球經典賽的國家隊選訓已成鬧劇一場,10月7日就要繳出50人球員大名單,9月29日才選出對球員名單組成無比重要的總教練本來就已經略嫌太遲,而昨天的協調會議竟然還又以破局作收,對早已推遲多時的選訓作業而言,更是一記雪上加霜的重擊,棒協與中職雙方各自有著不同的盤算,在互不讓步之下只能讓選訓作業一延再延,如今距離交出大名單的期限只剩一個星期,卻連應該要主導這份名單的總教練都才剛剛產生。

       調停失敗的體育署原本還突發奇想,想出讓主要的潛在總教練人選共同擬定50人名單的天才做法,讓身為總教練有力人選的郭泰源教練與吳復連教練直接爆氣宣布不參加國家隊。其實體育署會有這種不管總教練是誰,總之要有一份大家都肯認的名單先出來交差的想法也是無可厚非,只是對於總教練們各自的專業而言,要大家一起來共同背書這點確實是有點誇張,而最終體育署仍是以類似仲裁者的角色,遴選出本來已經怒喊退出國家隊的郭泰源教練接掌這次的國家隊總教練角色,總教練人選的爭議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CPBL.com.tw

       其實問題的癥結點無非就是棒協長期主導重大國際賽事的選訓權力,但是在職業球員開始投入一級國際賽之後,球迷大眾開始逐漸有了雖然國家隊批著國家大旗參賽,但是實際上參與比賽的終究是各個球員的觀念,而因此比起以往更加重視球員個人的權利;棒協一直以來全包全拿,不受監督的作風開始禁不起時代的考驗而屢受挑戰。

       對於頂尖職業球員大量參賽的重大國際賽事,亦即經典賽、十二強,以及奧運而言,由熟悉職業球員權利與需求的職棒聯盟本身,來擔任選訓組隊的主導角色,本即較為合理,但國內自從2009年振興棒球計畫中荒謬的賽事分級制度後,2013年的接續的強棒計畫亦對選訓分級制度的改革毫無作為,直到去年年初體育署長何卓飛意圖建構職棒與棒協的溝通平台,依據當時的報導,確認未來主要國際賽中一級賽事的認定,以及一級賽事組訓權的主導歸屬,即為該平台的首要目標。同樣依據當時的報導,署長何卓飛亦表示:「賽事的分級要看看功能性如何,由功能性比較強的單位來分擔責任,除了奧運、12強與經典賽是一級賽事,其它賽事部分由棒協主導就沒有爭議。」言下之意相信看得懂中文的人就能理解,對比現在決定採納棒協方案的體育署長何卓飛博士,做為一個球迷也只能大杯無鹽。

       而雖然本文的立場從上述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是支持職棒體系主導本次WBC的組訓權,但是中職這次的作為仍然相當具有可議之處,對比於棒協早早屬意郭泰源教練協助棒協組訓,中職卻遲遲拿不出教練人選,其三順位的人選產生方案更是荒誕可笑,第一順位由當年冠軍隊教練出任以時間來說根本毫無可能,第二順位的洪一中教練更是在北京奧運以後就謝絕一切國家隊職務,當年傅達仁主播對於08年奧運時棒協對於洪一中總教練苛刻對待的說法或許有些誇大,但其中應該也有幾分真實,也因此洪一中教練對於再任國家對一直都沒有意願;但中職還是在前兩順位毫無可能的方案浪費了許多時間,以至於遲至9月29日才依照自己的第三順位選擇,由四隊協調出葉君璋教練作為中職方案的WBC總教練人選。其作業之遲緩拖沓完全清晰可見,明顯可以理解教練遴選的歹戲拖棚至此,不完全是棒協單方面責任,如果中職能更早拿出自己的人選,或許不會只有一個下午的時間能和棒協角力,就要讓體育署仲裁最終定案結果。

CPBL.com.tw

       其次,總教練的人選或許與組訓相關,但應該不會完全綁死在一起,就像棒協選了中職的郭泰源教練也不會讓組訓自動變成中職主導一樣,這兩個議題應該在相當程度上是脫鉤的,如果重要的是組訓權在誰身上的話,那坦白說,總教練是採取哪方的方案,根本是次要問題,反正在組訓參賽上,主導的就是職業聯盟,就算哪天總教練可能是完全業餘出身的甲組教練也一樣,中職或許在這個戰場浪費了太多無謂的時間,以至於可能全盤皆輸。而站上其他前輩寫手文章所提的情蒐工作云云,不管你信不信總之我是信了,固然以整體來看,棒協仍是主要應被責難的一方,但中職本身的表現仍是相當令人失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