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2

[ 翻譯 ] 談論川普當選 Popovich : 我們成為過去的羅馬

原文連結 : http://ftw.usatoday.com/2016/11/san-antonio-gregg-popovich-trump-election-rant-we-are-...

作者:LKT324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文連結 :

http://ftw.usatoday.com/2016/11/san-antonio-gregg-popovich-trump-election-rant-we-are-rome

這個星期有許多的NBA教練,球員,還有評論員分享了有關Trump當選美國總統的看法。在星期五晚上對陣活塞的比賽之前,我相信Gregg Popvich的言論是目前最多人談論的。

這件瘋狂的事情起因於一位媒體人告知Gregg Popvich,有許多人關注於他對於美國總統大選以及Trump的看法,而Gregg Popovich回應 " 我不認為我的言論有那麼重要"

然而這位媒體人告訴他,他的言論非常重要時,Popovich就繼續解釋著他腦中的想法,他的言談持續了將近六分鐘。當中Popovich談到為什麼Trump在整個競選活動中讓他感到害怕,還有為什麼他無法理解那麼多的美國公民將選票投給Trump。

(以下是Popovich的採訪原音,來源 : Jabari Yonng 提供 )

我過去提及了總統選舉議題,而明顯的我現在會再次談論著。此時此刻我依然試著重組自己的想法。或許現在談論未來還太早,而我談及此事時,胃依然不太舒服。這不僅僅是因為共和黨贏得選舉,而是因為這位總統的語氣與言論令人感到不快,他所有的言論都是斥外的、排斥同性戀的、包含種族歧視的、厭惡女性的。

 

而我居住的國家中有半數以上的居民都忽視這些言論,並且選擇他作為國家元首。這部分才是我最害怕的事情。這跟環境、歐巴馬政策還有其他事件無關。我們生活在一個忽視社會價值觀影響的國家,而正是這些社會價值觀使我們的孩子學會為彼此的言論負責。如果孩子們的言論與行為與 Trump 競選時所表現出來的相同,那他們將會被禁足好幾年。我翻了翻福音書,並想著,「難道這些價值觀對他們(Trump 支持者)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嗎?」

 

在商業或者任何領域中,那些價值觀對我來說,遠遠比一個人擁有的才能更加重要,因為這代表著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如何過生活,也代表我們是什麼樣的人。那也是我非常尊重 Lindsey Graham 、John McCain 、John Kasich 這些人的原因,我跟他們的政治觀點有諸多不同,但是他們非常有人性並且相當尊重各個族群,也能夠包容他們所表達的言論。

 

而那(Trump那些偏激的言論)就是我所擔心的。有一點我明白,我們每個人想取得成功,每個人都想當成功的人。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不想要它與前人的努力付之東流。但是任何明理的人都能得到一個結論,一個還沒消除的結論,那就是Trump打從一開始就製造恐懼與激烈言論。

 

他試圖以種族迫害的言論,使我們的第一位黑人總統 Barack Obama 變成不合法的。這讓我想知道我這些日子以來都生活在什麼樣的地方,跟什麼樣的人一起生活。人們也可以美化這些言論,暫時停止思考,然後開始討論政府交接與過渡團隊,而我們現在正變得陰沉、捉摸不定,在避談這些言論的情況下,試圖讓我們的國家看起來變得很好。

 

現在選舉結束之後,我們就可以看到完全相反的消息,Trump 回去支持移民法案、歐巴馬醫改案,以及其他的事情。所以,Trump是不是一直帶著虛假的面具?這讓你感到更噁心並心生質疑,Trump為了贏得選舉,會利用不當言論煽動人民情緒。甚至在選舉過程裡,不惜失去非裔美國人、西語裔美國人、女性和同性戀族群的信任。更不用說當他為了取笑身障人士時所提出的第八級發展階段。我的意思是,別鬧了,那是7年級或8年級的孩子成為霸凌者才會做的事。而Trump最後當選美國總統。我們會因此而責備我們的孩子,我們會跟他們討論這些言行是不正確的,為了讓他們明白這些,我們會一直說到臉色鐵青。然而現在Trump負責這個國家了,這令人感到噁心。

 

有一件事會持續,我們不是捏造事實。只因為他們報導了他先前言談與所作所為,他就對媒體發火。對我而言這是滿諷刺的,根本毫無道理。這就是讓我真正感到恐懼的,暫時停止思考、感覺相當糟糕的一點,這國家願意變得心胸狹窄,不願意接受不願意去認識真正需要被理解的人,不願意以此為基礎去理解其他族群的情況。

 

我是有錢的白人,我想到這些都覺得胃不太舒服。我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穆斯林、女性、非裔美國人、西語裔美國人和身障人士,此刻會是什麼樣子 — 他們的被剝奪感有多嚴重。這些族群裡面,如果有將選票投給他的人,卻超過我的理解範圍,他們怎麼能忽視這些傷害自己族群的言論。

 

我最後的結論是,我最害怕的是,我們成為過去的羅馬。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