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11/27

中國超系賽:諶龍的復出首戰成績單

自里約奧運後,奪得男單金牌的諶龍放了3個月的長假,這段假期有兩個意義。 1)在上半年諶龍連續4次被李宗偉擊敗,一冠未得,並且在湯杯中擔任一單的諶龍也敗給了孫完虎,間接致使中國在八強被韓國淘汰...

作者:67th


安賽龍的特點十分鮮明,以變化多端的小球控網,制造機會發揮居高臨下的重殺。但在面對網前極不戀戰的諶龍,安賽龍的搓球很難得到理想的效果,對手放網不到兩球,諶龍馬上就挑高遠,基本上不會有挑球不到位被一拍殺死的機會。(主動創造機會的一方在技術難度上比被動回應的一方來得高)因此這就代表了安賽龍想要在網前置諶龍於死地,就必須打出極其高質量的貼網小球,要求提高也就代表了失誤率上升,這是安賽龍對決諶龍的第一個不利因素。


第二,無法得到好機會,代表了安賽龍計劃中致勝的一拍扣殺威力也會打折扣,而偏偏諶龍又是接殺的專家。諶龍雖然身材高大,但啟動速度和重心調整得很快,只要一蹬一撲一伸手就可以在兩個邊線間快速來回,前後也是壓低身子兩個墊步就到點了,不是絕對機會是不可能一拍殺死的。安賽龍的扣殺雖然威力強大,但落點線路的使用並不是非常精確到位,加上自己速度的限制,殺球後很難撲上去做連貫搶攻。常常被對方接殺擋網前時搶不到高點,只好挑高球化主動為被動。(從俯身救球狀態一個蹬躍轉成扣殺是諶龍防守反擊的拿手好戲。)


因此,安賽龍最大的兩個武器,在諶龍面前都不甚奏效。而自己的攻擊成效不佳的背後,就是被對手以高效的防守反擊連連得分,這也就是為什麽,比賽中看來都是安賽龍占據主動、在調動著對方,但得分頻率卻是遠遜於諶龍。


而在決賽中,安賽龍的師兄Jan O Jorgensen約根森用了更好的策略來對付諶龍。約根森一開局就把節奏拉得很慢,他清楚知道對活動範圍逆天、防守反擊起家的諶龍打快節奏無異於自尋死路。(攻得越快,諶龍反擊得越快。李宗偉前幾年對諶龍都打得特別辛苦,有部分原因在於自身喜歡加速的打法。李宗偉一直不喜歡慢下來打控球,進入多拍的回合時失誤多,無法耐心地拉吊找機會,而這也是他生涯目前所面臨的瓶頸。)


在第一局,雙方的比分持續拉鋸,多半還是諶龍領先,不過約根森的戰術的確暴露了諶龍缺少變速手段的隱疾,比賽大多照著約根森的節奏走。另外,約根森抓開球失誤的思路也很明確,一抓到就是半場抽壓,猛攻諶龍的追身球,不管抓不抓得到,侵略性一直保持在那裏,帶給對方心理壓力。諶龍不會主動出擊的習慣讓約根森安心地把控著戰局,以21-18險勝一局。


第二盤,諶龍不擅打主動球的弊病越發明顯。諶龍的球路一向是穩定多拍、待對方下手攻擊時才反擊,極少主動制造機會,而如今約根森故意把主動權讓給諶龍,反而令他猶豫了,不曉得該怎麽處理擁有這麽多選擇的球。諶龍在場上想法一多,失誤就會增多,這時就是對手的可乘之機,有機會就變速突擊,幾拍打不死大不了過渡再穩住場面拉吊一波。諶龍在面對對方突然加速進攻時的防守處理明顯沒有一貫高速時來得好,就是說與其全場飛奔、不斷狂轟濫炸,用綿裏藏針、攻其不備的策略更加有效。(這也是林丹對諶龍戰績占優的部分原因。)


約根森的戰術執行比起第一盤時更加得心應手,而諶龍由於前段時間未有系統訓練,狀態仍未熱機完畢,在受到如此具針對性的部署時無法調動出最佳的技術水平,常常自己在進攻連貫上出了失誤,不是殺邊線、抽對角出界,就是放網撲球下網,使自己的節奏銜接被破壞,無法有效追分,最終以14-21告負,奪得今年的第二座超級賽亞軍。


雖然諶龍未達到奧運時的巔峰狀態,但我覺得其實也有8、90%了,像半決賽對安賽龍的第二局和決賽對約根森第二局的手感大失控,應該只是偶發現象,往後回歸正常訓練作息就不太會有這種情況了。這樣的諶龍依然是當今世界上最頂尖的選手,不是丹麥雙雄這樣世界排名前五的高手,根本無法看出他狀態尚未復蘇的跡象。


在里約奪金之後,諶龍的自信明顯提高了,首先在網前撲球的意識增強了,再來他開始在下壓進攻敢於選擇刁鉆的落點,這些現象可以代表他對自身的手感有足夠的信心。這也明顯反映在他更流暢的進攻銜接上,殺斜線殺完搶放網,對方挑高再壓另一個對角線,對手再擋就再來一次半場抽壓甚至反拍撲球,接連不斷的攻勢完全推翻從前對他進攻不力的質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