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11/28

現代NBA不好看的原因──少了一點恨

(來源:維基百科) 被台灣球迷稱為「奧本山大亂鬥」、美國人稱為「Malice at the Palace」(來自一部1949年歌舞片Malice in the Palace)的NBA經典球場...

作者:hoopjunkie

曾健銘

巨星報團太多,搞的弱隊太多,也是原因

道粉

約略讀了一下作者你寫的內容
的確如你自己所講
全文充斥太多你各種個人主觀的認定評論
(不管是不同年代之間的認定評論、或是同一年代如90年代對某隊或某人的認定評論)

有點讀不下去..............

hoopjunkie

是的,如您所言這是篇很personal,也沒有科學佐證的文章,不過還是感謝您的閱讀

LIN 90

沒有什麼是絕對客觀;但這篇文章可以讓讀者有不同的視野,我個人主觀是蠻喜歡的。

陳柏光

Spike Lee坐的應該是VIP座位吧😂😂😂
MVP太猛了

hoopjunkie

哎呀不好意思寫錯了,我改一下,謝謝

aDAm

說真的,主觀的情緒紓發文還是有它存在的意義
有時候看起來就是比stat head在比較那3.4個爬現的數據文有feel

aDAm

對生於80年代,長於90年代的我來說
90年代東區禁區堅壁清野,單防推擠拉扯的戰場風格
才是籃球的真諦

我說我的故事

看到John starks就忍不住要給你一個讚~~~~畢竟他是我在那個年代最喜歡的球員,當然尼克的硬漢(摔角)籃球也是我當時的最愛。
不過每個年代都有各自的特色,也有不同的風采 ... 現在要看到所謂的硬漢,大概是不可能了(一個2級犯規就出場了)
時代再變,看球的感覺也在變,看看Curry的無極限三分攻勢也是挺賞心悅目的啊。

storz

大大的觀點很有趣,這也讓我想到KD和LBJ轉隊,或多或少也激起了關於球員的「仇視感」。因此勇士對決雷霆的時候反而能碰撞出一些激情。NBA就是一場秀,大大說的「恨」其實也可能只是聯盟操作出的秀。現代籃球除了球場上戰術戰技的交火,求場外的花邊端看現在聯盟要操作出怎樣的秀味。

Samael

對我而言,90年代的NBA是比賽,現在的NBA已經變成秀。

佳偉

現在 看籃球已經沒有那麼起勁了!
比較熟悉的球員都退休了!

許水龍

我覺得就像你總希望最後一擊是喇叭詹自己出手,而他看到空檔是傳球,那種感覺。
現在太強調結果,反而好像失去了過程。以前每隊一個搖擺人對砍的時代比較讓人懷念

柯尚儀

不知道作者有沒有看網球?現在的ATP跟早年相比也少了恨,球員間不論場上場下都多了更多尊重與敬意。但是四巨頭的近代網球,是網球最好、最耀眼的年代。
「彼此不喜歡」(Mutual dislike)是激發運動員能力、使運動昇華到另一個層次的終極元素之一,但是我不認為是唯一的元素。


(來源:維基百科)

被台灣球迷稱為「奧本山大亂鬥」、美國人稱為「Malice at the Palace」(來自一部1949年歌舞片Malice in the Palace)的NBA經典球場鬥毆,前幾天居然迎來它的12週年紀念,當年打架的溜馬和活塞同學們,如今幾近全數退休。NBA果真是個感嘆時光飛逝的好方法,例如魔術強森初次奪冠時我是X年級;76人挑選Allen Iverson為選秀狀元時,我還在追女友Y。

奧本山之鬥應該也可以列入這樣子的敘事里程碑──事發當時,我30出頭,還是個在空閒時間作圓球城市網站的體育記者。如今坐在這裡,已經成為一個無論怎麼看都稱不上NBA專業的中年鍵盤客。

是的,我要第500次承認自己已不如以往那般熱情的看待NBA,而且很主觀的認為現代NBA已經沒有那麼好看,因為它「少了一點什麼東西」。曾經數度檢討這樣的心態,懷疑自己是不是屬於那種成長於60年代、整天說著「和Bill Russell比起來,現在的中鋒全是屎!」的憤怒老年,純粹只是陷入和時代脈動脫節的情緒之中,而產生「貴古賤今」的心態。

最終歸納出的不專業個人化結論是,現代NBA無論是球員或球隊之間,儘管競爭一如往常,卻少了一點「恨」。現代的仇恨政治已經太過蔓延,鼓勵仇恨實在很不政治正確,但你知道的,仇恨至少是和愛具有相同作用的驅動力,有時它甚至比愛的動力還要強大一點。

打是情,罵是愛

先回過頭來看一下發生於2004年11月19日、尺度全開的奧本山群架。主角是當時效力溜馬,如今已改名為Metta World Peace的Ron Artest,以及時任活塞中鋒Ben Wallace,配角涉及兩隊多名球員,甚至還包括眾多底特律主場球迷,在終場前一分多鐘爆發猛烈肢體衝突。由於球迷也丟東西參戰,Artest為首的數名溜馬球員也不客氣,跳上觀眾席和球迷打得不可開交,場面之混亂,已經到達沒有任何人能夠控制的地步。

事後結算,兩隊共有九名球員被禁賽,總數達146場,損失薪資達1100萬美元以上,其中還有五人負有刑事責任。球迷也一樣,有五人遭到刑事起訴。這椿事件後來被形容為NBA史上最黑暗的一頁,沒什麼人有異議。

從電視上看已經夠觸目驚心,我自己躬逢其盛的戰役也有一場──1999年瓊斯盃台灣和菲律賓的群架。那是我第一次覺得球場好像快出人命,球員動手,球迷丟東西,受不了菲隊小動作率先出手還擊的黃春雄,獲得英雄般的讚譽,還有人叫他選總統(921大地震和2000年的政黨輪替,都是後來的事)。2002年的一篇文章中,我有這樣的記述:

菲律賓自從1998年派出「建國百年紀念隊」(Centennial Team)來台,引爆菲勞熱潮以來,成為籃協年年必邀的對象。可惜,咱們籃協再也邀不到PBA的球隊,從1999到今年都由另一個實力較差的MBA派隊參加。1999年的Iloilo Megavoltz還和中華隊演出全武行,當時我仍任職媒體,該役躬逢其盛,球員、球迷全部抄傢伙,有人射雨傘、有人拆椅子、丟礦泉水瓶,害我一邊護著腦袋、抱著手提電腦,一邊還得記住場上情況、準備把先前寫的稿子丟掉重新發稿,回想起來真是餘悸猶存。──〈Junkyard Diary: 2002瓊斯杯前瞻

最近剛好回顧了ESPN的「30 for 30」在2010年間,播放由Dan Klores執導的「Winning Time: Reggie Miller vs. the New York Knicks」這部紀錄片,描寫Miller與溜馬在1990年代初期與紐約尼克的爭鬥與愛恨情仇。

90年代如今已被多數NBA史家認為是一段黑暗時期,過度強調防守、被默許的肢體動作,以及由此造成的慢節奏、低得分,使這段「前網路時期」的NBA難看至極,和著重快節奏、高得分的當代NBA有如天壤之別。這個時期的指標性球隊,除「Bad Boys」底特律活塞之外當然不作第二人想,但事實是,Pat Riley領軍的尼克也不是省油燈,而且強調鐵血慓悍的風氣,蔓延在整個聯盟,其中東區又勝於西區。

球迷喜歡高得分的進攻型比賽,始終是個難解的迷思。你不能說它不合理,因為無論是籃球、足球還是棒球,我們可以說球迷都比較喜愛高比數球賽。但以此來反證低得分的球賽難看,似乎也過於武斷。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