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1
作者:歐文

悲劇,讓Kerr看見的世界不一樣

大多數的人都只知道Kerr是勇士的總教練,比較資深一點的球迷可能還會知道他是公牛王朝的一員,曾經也在馬刺拿過總冠軍,再更資深一點或許還有聽過他在亞利桑那大學的事蹟,但是萬萬都想不到其實他背後的故事是這...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多數的人都只知道Kerr是勇士的總教練,比較資深一點的球迷可能還會知道他是公牛王朝的一員,曾經也在馬刺拿過總冠軍,再更資深一點或許還有聽過他在亞利桑那大學的事蹟,但是萬萬都想不到其實他背後的故事是這樣子,大學校長的後代,從小過著像是外交使節的日子,親身經歷過一般人只能在報章雜誌電視電影上才能接觸到的悲劇。這是由紐約時報John Branch所寫,就來看看Kerr這驚奇的一生。

 

原文網址

 

貝魯特(Beirut),是史帝夫.柯爾(Steve Kerr)的出生地,那時候這塊土地充斥著炮彈無情的轟炸,他乘著車子離開,也是他最後一次看見家鄉的景色,當時距離父親被刺殺大概只有六個月的時間。

 

在機場已經關閉的情況下,大家討論著幾個方案,像是搭著遊艇到賽普勒斯(Cyprus),或者由外交大使陪同一起搭直昇機到特拉維夫(Tel Aviv),甚至是坐上巴士橫跨到以色列(Israel),曾經有架前往開羅(Cairo)的軍用飛機有空位,不過已經被捷足先登。最後還是雇了一位司機載著柯爾翻山越嶺跨過敘利亞(Syrian)邊境到大馬士革(Damascus),之後又跑到約旦(Jordan)首都安曼(Amman)。

 

他的父親 - 麥爾坎.柯爾(Malcolm H. Kerr),是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aka A.U.B.)校長,在1983年8月寫給家族其他成員的文字中提到 - "我擔心所有的不確定性以及不方便會讓史帝夫對於貝魯特絲毫沒有好感,甚至還沒有提到人身安全方面的危險,我覺得他會對於為什麼我們要待在這裡有所疑問"。

 

幾個月之後,麥爾坎在辦公室外被槍擊,後腦被射中兩槍。

 

史帝夫18歲時沉默並且對運動著迷,被召募進亞利桑那大學,那時候這所學校在籃球方面還不出名。後來的故事大家應該都很熟悉,球員和教練時期都拿下過NBA總冠軍,現在在帶領金州勇士。

 

對於現在51歲的柯爾在公共議題上持續發聲也許並不令人意外,他討論的不只有籃球,還包括槍支管制、國歌抗議事件、總統選舉以及中東政策。他用文明且和平的方式參與討論,探討這個世界上的灰色地帶,其他相同地位的人通常對於這些議題避之唯恐不急或者是不甚了解。

 

來源:紐約時報的Emily Berl

在許多方面他就像是父親的翻版

 

麥爾坎在一本名為「1967年6月的以阿衝突:一個阿拉伯人的觀點」的散文集中寫下前言 - "真正文明的人應該要有同理心",他的認知當中,在其他文化下成長的人所擁有的思維和他截然不同,對他來說很自然的事也許對其他人而言是荒謬古怪。

 

今年秋天,柯爾談論到父親的逝去以及家族在黎巴嫩和中東的深耕,非常少見的,數度情緒起伏很大,有些話聽起來相當熟悉。

設身處地為別人想,從宏觀的角度去看待它,我們身處在這個擁有許多灰色地帶的複雜世界,如果只有黑與白、善與惡,人生將會美好許多

 

對於當今政局和文化做出評論並非柯爾必須做的事,有一群體育迷,也許佔大多數,會希望運動員和教練將他們非體育的意見留給自己就好,覺得他們該做的就是唱國歌時站得挺挺的,對於自己的好運抱持著感激的心,言行舉止謙卑謙卑再謙卑,最好是能夠一直保持著微笑和無限量供應簽名。(譯:很熟悉的感覺

 

柯爾當然了解這一切,對於大多數跟隨他們的人而言體育就只是娛樂消遣,但身在其中的人是非常認真看待自己,這樣的認真也是他和勇士富有魅力的其中一個原因,也了解到體育是美國文化的縮影,球員的組成同樣複雜,他們來自不同的背景、種族、宗教和環境。

 

來源:Peter Charlesworth/LightRocket,透過Getty Images

柯爾家族和大部分家庭相比擁有迥異且較為寬廣的觀點,祖父母離開美國到中東工作,父親是在那邊成長,對於恐怖主義也有最親身的經歷,麥爾坎不是隨機殺人的犧牲者,他就是目標。這讓柯爾有了發聲的資格,他的工作給予他一個平台,如果想要述說一些事,大家都會因此讓他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