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謝謝你,藤原佐為。—長達十個月的人機大戰總論述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719

A- A+

圍棋/取自網路

好久不見了,藤原佐為。

一月,元旦。神秘棋士Master從無何有之鄉突然現於武林,在肆虐了棋壇得老、中、少三代後,已經被確定為人工智能的他,於網絡上再戰五場,先後擊敗包括「疤面棋王」周俊勳在內的五人,其中最有意思的,當屬他和聶衛平交手的這一場了。最終聶老師輸了7目半,Master掃平了最後的障礙,大業終焉。

這一幕,就像是複製了《棋魂》中Sai對戰塔矢行洋的最後一戰一樣,他不像是一場棋局,而更像是一個寬廣的道場,其結果讓我們學習到的不是棋藝,而是更深沉的人生智慧。

聶衛平/取自網路

如果要選一人來抵抗遠超人類的未知智慧,或著說來代表人類棋藝的最後主將,大概沒有人比聶衛平更適合的了。

他很長一段時間可說是圍棋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得一號人物。但說起來他其實並不是公認的「第一人」,真正無可爭議的棋王應該是要像「將棋山羊」羽生善治那樣,獲得六項的永世稱號、拿到七冠王等滿滿紀錄,才能堪稱完美。

是的,他並不完美—或許吳清源在圍棋史上的公認的地位最高—但他卻是最中國棋藝史上最偉大乃至名聲最響亮的一人。

聶的生涯最高峰應該要算是1984-1987年的前三屆中日圍棋擂台賽了,1984年首屆舉辦時,當時中國圍棋實力遠不如日本,因此當時只把這看成是交流賽,沒當成是最高水平的較量。果不期然,開賽戰況就一面倒,日本先鋒小林光一,連勝中國江鑄久,邵震中,錢宇平,曹大元,劉小光,馬曉春等六名頂尖棋手,中國對只剩下主將聶衛平。

結果呢?聶衛平連勝小林光一,加藤正夫,藤澤秀行,1對3,橫掃對方贏得比賽,舉世棋界譁然。

第二屆,又是一樣情形,小林覺,連斬五人、直到敗給中國隊副將馬曉春才止,不過馬隨即又輸給了片岡聰。但轉眼間,聶衛平又接連擊敗片岡聰,山城宏,酒井猛、大竹英雄,武宮正樹等超一流高手,包括兩個(九段),完成真正意義上的「過五關」。

第三屆,馬曉春已經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大將了,聶衛平的工作輕鬆得多,只要負責擊敗對方的大將就行。最後,聶單挑加藤正夫成功,個人9連勝為中國拿下第三次的中日擂台賽勝利。

如果要算上第四次的比賽,聶衛平總共在台日擂台賽中取得11連勝的夢幻紀錄。雖然之後他敗了,但已經奠定其在圍棋界的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聶衛平並非不敗,他的實力也不是高高在上、鶴立雞群班輾壓所有對手。他和當時的日本棋界的最高手加藤正夫、藤澤秀行、大竹英雄等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而已,甚至有可能稍弱。但是他真正強悍的地方是他似乎永遠心如止水般冷靜,而且非常謙遜。前者讓他能總是發揮超常實力,後者讓他能不斷向「最高的一手」學習。

他不是戰神,卻是大部分人認為少數有能力向圍棋之神發起挑戰的棋士。也因此最後的慘敗雖在情理之中,但又有些出乎意料。但更可怕的或許是,Master仍看似游刃有餘,讓我們不能望見科技怪物的終點,只能讓它轉眼間呼嘯而過。

說完了挑戰者,我們必須來談談衛冕者。

從Alpha go開始,AI開始對人類棋壇發起了最後的進攻。

1997 年,在 IBM 的電腦「深藍」戰勝西洋棋世界冠軍 Garry Kasparov 後,《時代》提出了一個觀點:讓電腦與人類下圍棋吧,它獲勝的機會很小。「電腦要在圍棋上戰勝人類,還要再過一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一篇文章中如此寫道。

這個看法或許是正確的,圍棋特有的競技模式,讓電腦難以去準確的計算一個棋子的狀態,若要照過去AI那種「棋譜式」的下法,那電腦要處理的數據將龐大到不可想像。因此,看起來圍棋的確就是人類所能固守的最後堡壘。

但偏偏事實告訴我們,這極有可能就是《時代》最不準確的一個預言。2013年AI首次戰勝了讓四子的圍棋九段高手石田芳夫,它的進步幅度顯然超乎想像。

然後在今年3月,我們都知道的,Alpha go以1:3的大比分,擊敗了當今公認的近十年最強棋手李世乭(石),達成了一個歷史里程碑—人工智慧在圍棋領域已經正式超越人類思維。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台灣的體育發展政策 走偏了嗎?

體育班、短視近利、體育是不虧路、錯誤的價值觀、只在乎獎牌數字,我們台灣的體育發展政策還要走多少冤枉路?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