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1/10

關於甩棒 by Jose Bautista

大家對於2015年季後賽,"包大人"Jose Bautista擊出超前三分砲以後的霸氣甩棒應該都記憶猶新。不過也因為那甩棒太過帥氣,引來對手遊騎兵、甚至是許多棒球界的保守人士的質疑...

作者:藍血球

Jain Chen

職業運動不只是一場比賽,說穿了更是一場秀,我認為球員在場上只要不是蓄意傷害對方,適時的表現一下自己亢奮的情緒有何不可,況且這樣也能帶動場上的氣氛,尤其在季後賽這種短兵相接場場關鍵的比賽,球員生涯有幾次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與運氣能夠當上英雄一回?站在球迷的立場來說,自己的球隊如此戲劇化的贏球,我花這麼多錢看一場比賽如果能夠與場上的明星球員一起Hight,那是一種對比賽投入的肢體動作,沒有必要這麼苛責。棒球場上常常有些不成文的潛規則,有些合理、有些我嗤之以鼻,比如大比分領先的球隊不准盜壘,我花錢看比賽就是要看球員全力以赴盡力為球隊及個人爭取佳績,如果對方有被羞辱的感覺為何不檢討己方今日的表現不盡人意?總之在比賽當中只要不要是蓄意傷人,及帶有嚴重的歧視及侮辱性的肢體動作、語言,其實我的立場是蠻欣賞這些動作的,畢竟戲劇化的贏球,一輩子看球能有幾回呢?

aDAm

說穿了就是現代球員的自尊跟挫折承受度逆向生長
自尊越來越強,對挫折的承受度越來越低
打輸了被嗆了,想的不是「X的拎杯還要怎麼訓練才能變得更強」
可能是「FXXX秋殺小,下次弄死你」
當這些球員用衝突(而不是更好的場上表現)來反應對手場上的激情演出時
為了避免事態擴大,管理者也只能加大管控的力度
NFL變得更Boring,NBA連笑一下都不行...

與最近很夯的Simon Sinek討論千禧年世代職場問題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也認為這可能是不可逆的轉變,怪獸家長與中二玻璃屁孩的超大發生以後就會是常態了。

keigo

nba大家應該都看過吧, 球員進球後的動作千奇百怪, 會被人說不尊重比賽嗎?

  大家對於2015年季後賽,"包大人"Jose Bautista擊出超前三分砲以後的霸氣甩棒應該都記憶猶新。不過也因為那甩棒太過帥氣,引來對手遊騎兵、甚至是許多棒球界的保守人士的質疑,今年更與遊騎兵的Odor上演全武行。Bautista在2015.11.09寫下了這篇文章,表示他有多麼不認同這種棒球界的不成文規定。

原文:http://www.theplayerstribune.com/jose-bautista-bat-flip/

------

  讓我帶你進入我腦海中的畫面。當時是季後賽第一輪,對上游騎兵隊的第五場。七局、平手、兩人出局、兩人在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當我們打進追平分時,我站在打擊準備區,觀眾席已經暴動了。想像一下,站在球場上看著全場五萬人一起發瘋的畫面,然後我全副武裝向打擊區走去。

  真希望你們可以聽到我當時心裡的想法,這是我這一生中最接近英雄的時刻。我覺得自己像是蝙蝠俠,而大反派剛把一個可憐的女孩推下大樓。我的腎上腺素並不是百分之百,而是百分之一千萬!舞台都準備好了。

  我太專心了,我的眼中只看得到投手,其他所有東西都被排除在外。球場是那麼的吵雜,卻又如此的寧靜。

  設想一下,可以在那種情況下站在打擊區的機率有多大?

  MLB的歷史上總共有多少名球員?大約18000人吧。那這些人裡面有多少人可以打季後賽?大概三分之一吧?我已經打了1400場比賽,這才是我的第一個季後賽系列戰。而這6000個人裡面,有多少人有機會可以靠一個揮棒的機會,讓比賽完全改觀,將球隊送入下一輪?百分之十?那有多少人成功了?

  其實我當下沒有注意到這些數字,是我跑回本壘板的時候才想到的。我當時所想的只是:這是你的機會、放鬆點、準備好、球來就打。

  當你在那個狀態,你只是在某場表演的一個角色。我不是Jose Bautista,我是一個想要成為超級英雄的傢伙。我站在這裡,而我將要讓某些事情發生。

  當那一球投進來,我就揮下去。那完全就是反射動作,彷彿我已經反覆練習過幾千幾百次一樣。

  全場彷彿都安靜下來了,只聽到那顆球擊中我楓木棒甜蜜點的聲音。而後全場的叫聲把你的目光吸引到你的球飛出去的方向,想像你看著那顆球降落在觀眾席上。你覺得如何?你會做什麼?

  我沒辦法解釋,我也沒有事先計畫,它就是發生了。

  我將我的球棒扔了出去。

  那並不代表我想要挑釁那個投手,那不是因為我不尊重棒球場上的不成文規定。我只是表現出當下的情緒。

  許多遊騎兵的球員或球迷對我很不爽,我可以理解。他們在這種情緒的另一個對比,我也在那種情況過,我很了解。我也常在球場上被惹毛,我不是聖人。那又如何?那是因為你也非常渴望贏得比賽,所以你才沮喪。這些都是比賽的一部份。

  "不尊重、嘲諷、愛現"一位MLB Network的專家發表了懷疑我人格與領袖能力的言論。

  當Carlton Fisk在1975年世界大賽打出全壘打,一直揮手希望球留在界內時,這些言論在哪裡?當Joe Carter在1993年世界大賽打出再見全壘打,繞壘時邊跑邊跳的時候,這些言論在哪裡?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每次這種棒球的經典時刻出現時,我總是會起雞皮疙瘩。我並不覺得他們的動作有任何不妥,我只是完全被拉進這種氛圍並且樂在其中。我愛Cal Ripken Jr.的自律、但我也推崇Reggie Jackson那種對比賽熱情的展現。

  那些動作是下意識的。他們是凡人、而且他們樂在其中。

  但是現在的狀況是,當一個球員扔出他的球棒,並且將情緒完全表現出來的時候,總是會有人說他破壞的比賽的完整性。

  我是不一樣的,我承認。我來自一個不同的棒球文化,但那又如何?為什麼這樣是壞事?美國一直以來都是以文化大熔爐自居。每年,在拉丁美洲都會有上千個孩子放棄了學業並追逐夢想,當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三的人有機會得到在大聯盟一個打數的機會。

  就像我之前寫過的,他們如此選擇並不是愚蠢的賭局,而是他們除此之外根本沒辦法過上更好的生活。他們將棒球視為實現美國夢的機會,而且可以讓家人脫離貧窮,同時也可以成為家鄉的英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