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1/16

最強悍的生存者——騎士總管David Griffin

衛冕軍季中遭遇傷病侵襲,除J. R. Smith脫離戰線以外,致力培養的年輕選手如Jordan McRae、Kay Felder一時間也難以補上與主力的巨大落差。但Tyronn Lue總教練鎮定自若,...

作者:arenasis

衛冕軍季中遭遇傷病侵襲,除J. R. Smith脫離戰線以外,致力培養的年輕選手如Jordan McRae、Kay Felder一時間也難以補上與主力的巨大落差。但Tyronn Lue總教練鎮定自若,「只要有David(Griffin)操盤,我一點兒都不操心,他總是能變出一些魔法」。手中沒有幾張首輪籤,到2020年都沒有2輪籤,又不能隨便變動核心主力,Lue口中的Griffin總管再一次展現季中交易的能力,連續兩年的1月7日,騎士都策動交易補強(2015年來的是Mozgov)。

 

 

「鬥爭性強,但一般業界評價名過於實」,「跟現任總管Chris Grant之間因為年紀上有差距,職責卻一正一副,存有嫌隙」是Griffin走馬上任前,一些來自球團內部的風聲。Griffin出身亞利桑納州鳳凰城西部的中下階級單親家庭,在亞利桑納州立大學取得政治學位。目睹母親辛苦養家的Griffin,大學時接下各種打工分擔家計,從服務生到幫寫電腦程式,無所不包。

 

從小身為忠實的太陽球迷,Griffin會買票進場看太陽大戰七六人,順便一睹「J博士」Irving的風采,打校隊時也都為自己選擇喜歡的太陽球員背號。1975-76年球季太陽打進暌違5年的總冠軍賽,卻以2比4負於塞爾提克。當時6歲的Griffin含著眼淚衝出家門,對著天空喊出他的宣言……但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小朋友志向,要成為NBA籃球員幫太陽奪冠云云,而是:

 

「我將來一定要成為NBA球隊總管,總有一天要拿到冠軍,我會做的比Jerry Colangelo還棒」!

 

許多年後,從Griffin口中聽到這故事的Colangelo笑了:
 

「在一個人踏進辦公室的門,展開人生第一份工作之前,未來真是無法預卜啊……Griffin總是努力不懈,只為求一個表現機會。他的眼光常在高遠的目標上,我不知道他是否自始就預感日後的發展,但他永遠都想百尺竿頭,更上一層樓」。

 

個頭不高的Griffin並未花太多精力當個運動員,他對籃球賽似乎有著不同角度的洞察力。「籃球賽事中各種小環節的聯動性,是美不勝收的,我喜歡欣賞當中的化學效應,球場上的種種人與人關係」。

 

 

太陽籃球交流副總裁Julie Fie早就遺忘Griffin來應徵時的場景,但對他掌握比賽數據、資料的本領,以及可以工作到凌晨,又在晨曦中重返回辦公室的驚人意志力印象深刻。1997年Griffin從媒體部門轉入籃球部門,終於正式接觸到許多營運實務,例如太陽執聯盟牛耳的球員訓練技術及影片分析。同期與他共事的許多制服組成員如Steve Kerr、Mike D'Antoni等人,日後都在教練領域有卓越的發想,掀起聯盟的變革。

 

2006年Griffin被診斷出罹患睪丸癌,並且在他加入騎士制服組後不久的2011年復發。如願實現童年夢想,真正當上有實權的總管同時,Griffin也擔心自己是否能度過這第二關。現在,他無論在業界或與疾病的鬥爭上,都生存了下來。騎士有個具體而微的制服組,籃球事務副總管Trent Redden旅行各處進行情蒐(據說交易來Iman Shumpert就是脫胎於他的建議),還有助理總管Koby Altman、以及以Brock Aller為首的策略團隊,專事研究現行的CBA條款,設法讓騎士在豪華稅線上做出各種操作。

 

 

對付狂人的方法之一,就是比他更瘋
騎士制服組有個同業之間罕見的優勢,就是東家Dan Gilbert非常樂於打開支票簿,為了球隊強盛,吃爛合約換樂透籤、溢價簽約角色球員、親自招攬教練……老闆樣樣都來。但經營者的本質也常祟弄著Gilbert,他無法接受職業運動常發生的,「付了錢不見得馬上、一定有好成效」這個事實。因此無論前/後LeBron時期,制服組常受到來自老闆與二當家Nate Forbes 的各種壓力與干預,幾乎沒有哪一筆交易不受他們介入。易言之,騎士總管最巨大的威脅也來自經營高層。

 

Griffin的應對方法是採行更具賭注性質的路徑,我曾具體說明選在季中戰績第一時撤換總教練,是多麼危險的舉措。LeBron、Love為首的主力球員和Blatt教練無法建立互信關係是一回事,但季中易帥帶來只是把原來的麻煩,轉移成新體系的適應問題,在歷史上成功奪冠案例不是沒有,只是次數少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季中易帥引發的騷動中,Griffin成為眾矢之的,最惡劣的情況是:騎士依舊無法奪冠,Lue總教練丟掉飯碗,又因為Lue同時兼具Griffin的最後一道防火牆,故Griffin也遭受相同命運。「『Pretty Good』並不等於最好,我也不可能放著這麼大筆錢打造的隊伍,只憑賭運氣爭冠軍」是他在記者會上的發言,依據長期在場邊及更衣室觀察的結果,Griffin判斷Blatt總教練與球員間始終缺乏連結(disconnect),而Lue上任有可能修復中斷的連結,給球員灌注新的動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