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1/31

冷,卻沒那麼冷 ; 冬天在沙漠裡的棒球季 2

夢想的載體 通常來說,南加州總是用一貫耀眼的陽光,迎接著棒球場上的男兒們。然而今年老天決定換張臉來迎接開幕。儘管時而出現彩虹青空讓人以為就要放晴了,卻又再度飄來烏雲。 整整兩天,我們幾...

作者:lshyu

cuteson1120

非常認同你的觀點,台灣只想把棒球變成一項賺球的運動,而不是真的在發展棒球的文化,重點是嘴巴說是國球,但整個國家能讓人真的打球的地方潦潦可數,這樣能發展出多好的文化,讓人覺得可笑

lshyu

台灣也不完全是把棒球當作可以賺錢的運動,只是把棒球當作可以領錢的運動。
真的的賺錢是拿到了錢後,去做投資,把產業做大。
套用在棒球的狀況下就是,拿到補助款,把基層做大,參與的人口變多,對棒球的消費和支持就越多。這才是把產業做到賺錢的模式。
可惜,我們只是大家在搶經費,然後偶爾發發比賽財。

曾上過道奇隊40人名單,球速96英里的Jarret Martin 作者攝

之前有提到的Katie Griffith同樣也是個尋夢者。本來是喬治亞大學女壘隊的王牌投手,在畢業後到了加州開了間壘球工作室順便在高中教球隊。因為工作的關係因緣際會認識了美國傳奇的投手教練 Tom House,進而加入了他的團隊成為了助教。原本他主要是想要學習棒球投手用後腳做推力的動作要怎麼用來指導壘球選手。後來教著教著,索性就自己拿起棒球投了起來,然後乾脆就報名冬季聯盟看看。他說在投壘球時他幾乎是用直球絕對的主宰球場的。只是換成了棒球,突然失去了球速反而變成要用技巧去對決,是很有趣的學習過程。(他壘球最快球速達68英里,反應時間相當於棒球的96英里) 學校給了他一個月留職停薪的時間讓她挑戰看看,但她已經決定了用一年的時間看看自己能走多遠。在前兩場的出賽總計投了兩局,送出三次三振一次保送,被打兩支安打,並在1/26日拿下棒球生涯的首勝。
 

請繼續往下閱讀

Katie Griffith  作者攝

這些故事都還不足以組成整個聯盟的全貌。還有人是修船廠的學徒留職停薪來這裡,有人踢了兩年職業足球,有人已經當了教練後,有人從更高等級的聯盟因為出賽機會不足前來尋求舞台等等。每個人都帶著自己不願放棄的故事前來,把這個冬天的棒球季交織成了一個夢想的載體。

其實看到這樣的舞台,連紹彬都說打起球來變得很積極。每一個人都是很認真看待棒球,如求職一般謹慎,而教練們也不斷強調著所謂身為一個球員的職業精神。Everyone is here to do business.

但大部分的選手最後還是會落選,就算拿到一張合約,獨立聯盟的薪水基本上也鮮少超過一個月八百塊美金。 在這裡就看得出,棒球已經形成一種獨樹一格的文化了,踏上了球場面對它自然就會拿出所謂著職人精神。人人都有對棒球該怎麼打,怎麼樣去練習的一種尊重。

在我比較台灣的環境時,突然覺得其實已經很難苛責台灣的棒球環境了。大部分美國選手其實是拼命自費的訓練,自己努力參加測試會在上百成千人中找出路的。就算有幸進了職棒卻又領著幾乎無法維持生活的薪水,那樣的在追逐著自己的夢想。然而我們台灣的選手,在學校有公費的補助,畢業了有安穩的業餘球隊,好像每個選手從訓練,升學,就業都有政府體制負責照顧。我們當然可以說國情不同,台灣選手的背景通常比較需要照顧,不讓選手無後顧之憂怎麼能讓他們安心打球。只是我一直懷疑我們用的方法對嗎?

我們的棒球是走在菁英化的發展路線上的。有專門的學校,有專門的班級。這是我們的現在的棒球競技文化下無可避免的走向。然而我們的棒球也是走在邊緣化的發展上。很多球隊的運作,從小三小四就讓孩子練球到太陽下山,集中住宿管理,隨便在教室裏弄幾張床就在睡。而動不動就簽公假離校比賽;更甚者,有專門的課表、專門的考試。參與棒球的選手可能有幾個禮拜以上的時間不在學校。再換取競技勝利的背後犧牲課業幾乎是選手必須背負的代價。長期下來,我們的棒球教育造就了一個特殊的職業學生階級,似乎這些小選手只要把球打好就沒有別的事了。就連升學都可以只看術科成績。而更有球技優異的選手會得到各種贊助的好處,更強化了選手只要好好打球就可以的觀念。但是,以結果來看長期在學生時期就被職業化的棒球選手 們,畢竟能站上最後職棒舞台的人是少的。有多少選手,最後還是挑戰失敗 ,卻又沒有受過良好的基本教育、沒有第二專長 ? 甚至在保證升學的過程中,連對於棒球的職業精神都培養不出來。

原本體制的建立是為了推廣棒球,但是否最後的結果卻是限制了棒球的發展。人們排斥人讓小孩投入運動,不信任練棒球的孩子會有未來。而且更加背離了棒球的本質是教育的一部份。且論,這樣的傳統棒球教育難道不是一種資源的壟斷;在棒球教育上創造出一種獨特的階級嗎?有多少小朋友對於棒球運動抱著熱情,卻無法參與。當傳統資源集中在少數的棒球科班學校上,去年第三屆的黑豹旗,短短兩年卻創下137隊報名的盛況,背後又有著多少感人的追夢故事呢?

剛好適逢經典賽,台灣少了旅美選手,幾乎找不出可用投手的窘境。我只能認同並轉述運動視界的前輩文生大叔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

“經典賽的精神在於少了頂尖大聯盟選手後,一個國家還能展現多少實力;如果少了大聯盟選手加持,國家隊的實力就不怎麼樣,那這個愛棒球的國家就應該想辦法加強整體的棒球實力。”

我在美國的反思是,我們總是只想要培養好選手,但是從來沒有思考要怎麼培養我們的棒球文化。但相反的,沒有棒球文化,就不會有大眾的參與,當然就很難有更多的好選手。當你看了一趟這個沙漠裡的棒球季,你就會懂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