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台灣- 從Taiwan Open的網球賽場上,台獨倡議者被警察驅離所引起的觀眾歡呼聲講起

只剩績效的體育運動 一直以來,我們所認知的體育所要教給我們的,是每一個群體和個體對於更快、更高、更強的追求過程當中所學習到的卓越、友誼、尊重,以及最重要的前提公平競爭。不過在中華民國以及...

請繼續往下閱讀

youuyouu

我覺得要從一個總體的文化面向來看, 華人文化向來都是重文輕武, 看輕美術音樂等等職業, 這不能不說是我們自己傳統文化的包袱, 大家都想讓自己的小孩成為醫師律師會計師, 這些職業都是社會有其直接需求且收入不錯的, 然而學體育學美術等等收入可能會不穩定, 只有拚到頂峰才會被看得起, 在華人精打細算的投資報酬率觀念下, 肯書本似乎是比練體育是更好的選擇...
要怎麼改變? 只能期待有更多華人選手能作為榜樣, 像是王建民林書豪等等, 這樣對體育努力的人才有了可以追逐的目標與理想..就好比當年美國那些為了自己權力奮鬥的黑人與女權團體一樣, 而不是把環境現實怪罪給政府與既得利益者..
另一個政治與體育的問題, 就不能不提台獨與美獨的差別, 當初美國人要脫離英國統治時, 他們全體上下是有一定的共識的, 獨立戰爭也打贏了, 所以雖然國家歷史不長, 這兩百多年到底還是慢慢磨合了, 至於台灣呢? 我認為台獨的共識目前在島內仍沒有完全的一致凝聚起來, 中華民國是目前島內的最大公約數, 我相信大多數的國手不會因為運動服上面的Chinese Taipei換成了Taiwan就能表現三級跳, 這一點相信大家都不會有意見的, 當"國家榮譽"被逼得要選某一邊站的時候, 選手們可能不是很開心去面對政治性問題, 另一方面, 我也認為即使台灣真正獨立建國了, 古老的官場文化與官僚系統, 還是不見得能立刻照顧到這些為了體育努力的選手們, 我的想法是讓政治回歸政治, 讓體育選手們專注在自己的比賽之上

紅色暴鯉龍

作者應該一句話就夠取代這篇文章了
-和台獨運動牴觸的運動文化與賽事規則,就是髒啦!

中華民國及世界主流的功利價值觀?
這時候怎麼就不說"台灣及世界的主流功利價值觀"?

只剩績效的體育運動

 

一直以來,我們所認知的體育所要教給我們的,是每一個群體和個體對於更快、更高、更強的追求過程當中所學習到的卓越、友誼、尊重,以及最重要的前提公平競爭。不過在中華民國以及世界主流的功利價值觀之下這些都不重要,打針吃藥沒關係,怎麼官商勾結都沒關係,贏球就好,有得牌有積分就好,比賽有辦起來就好,政府部門交代的過去就好,不用管政府部門要的究竟是體育的發展還是體育的教育意義、還是它自己的政績。延伸到體育運動在社會結構性問題上扮演的就是,菲律賓在國際賽打輸中華台北然後總教練在採訪時對在台移工道歉說對不起我知道你們在台灣都被虐待然後教練被台灣人譴責,台灣人在台灣比賽只能用TPE,主張用台灣的人被說是意識形態強烈,謝淑薇和黃培閎和胡金龍出來爭取權益被譴責,揭露單項協會的計畫預算醜聞被譴責,有色人種或弱勢性別到比賽現場抗議被譴責,柯文哲不管世大運讓大巨蛋停擺被譴責,被奧運主辦國徵收土地而出來抗議的貧民階級出來抗議被譴責。跳過一切本質上的思考,只要不合我意的就先譴責。

 

圖1、留下一堆郝龍斌照片但聽障者運動的問題不知道有沒有被解決的聽障奧運-台北市政府

 

對政府來說體育是什麼?

 

幾年前有幸參與過一些國際賽會的籌辦之後,我就表態(誰理你)不支持台灣繼續舉辦這些高成本低效益甚至政府設定的方向根本都有問題的大型運動賽會了,就算退一萬步先不講大型賽會讓外界看到的究竟是台灣還是TPE,真正為體育好就把所剩無幾的預算用來改善基層參與的軟硬體設施和機制吧,普遍喜歡運動的人民所能造就的系統性優勢(醫療成本下降、生產能力增加、運動產業內需提升)絕對遠遠大於大型賽會所呈現出來台灣人很喜歡運動、對運動員很友善的煙火式假象的。

 

不過這種需要跨越政治人物任期並且短期內看不到效果的基礎建設,在只求短期績效不管永續發展的中華民國政治場域當中是不可能的,大型賽會承辦能爭取到的公共工程以及背後帶動的房市增值才是真正吸引它們的。結果就是基層練體育的學生一樣被結構看不起,一樣眾星拱月100個挑中一個進到職業運動,然後其他99個等著被社會放棄,學到的東西不被認為是專業,回過頭來基層沒搞好,各項運動缺乏人才庫的建置,國際競賽成績一樣低迷,回到最講究績效的中華民國,體育主管部門一再被中央降編,預算越來越少山頭繼續廝殺,內部無所不用其極的惡性競爭再來怪社會都不重視體育。

 

我無意指責所有在體育界努力的基層前輩同學們,事實上你們已經付出夠多了,在這個盤根錯節的結構中小螺絲釘也改變不了什麼,只要上面有權限的人繼續擁護這個利出一孔的結構就會是這樣。

 

圖2、美國第一支全黑人先發大學籃球隊-電影「勇闖禁區」劇照

 

體育能否置身事外於一切的社會結構性議題?

 

回到議題上,Taiwan Open的賽場上台獨倡議者被警察驅離所引起的觀眾歡呼聲來看,建國的宣傳策略也不是不能檢討和討論,不過當今天台灣的那麼多社會運動者舞弄著主流社會的遊戲規則來回頭檢討全世界那麼多人付出生命才換到的一點點宣傳建國的言論自由行使,並且無視這場由一群既得利益者合力弄出來的資本遊戲所形成的所有社會結構性壓迫的時候,已經極度往權力者靠攏的社會結構以及體育生態會變成什麼樣貌?答案好像讓人可想而知。

 

不過,你知道以前黑人在美國是不能打籃球的嗎?你知道在林肯總統發表奴隸解放宣言超過一百年之後美國的大學籃球才出現第一支全黑人先發的球隊嗎?你知道當時在美國讓黑人球員上場打球學校會承受多大的政治及社區壓力甚至球員和教練會直接收到暗殺威脅嗎?你知道他們的板凳球員因為怕在場館被狙擊而不敢坐在板凳上甚至比賽結束不敢留在場內慶祝嗎?你知道當時這位派出全黑人球員的教練除了各種歧視爆發的字眼之外還被用什麼來指控他的所作所為嗎?其實也就是現在在講的運動文化和賽事規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