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台灣- 從Taiwan Open的網球賽場上,台獨倡議者被警察驅離所引起的觀眾歡呼聲講起

只剩績效的體育運動 一直以來,我們所認知的體育所要教給我們的,是每一個群體和個體對於更快、更高、更強的追求過程當中所學習到的卓越、友誼、尊重,以及最重要的前提公平競爭。不過在中華民國以及...

請繼續往下閱讀

youuyouu

我覺得要從一個總體的文化面向來看, 華人文化向來都是重文輕武, 看輕美術音樂等等職業, 這不能不說是我們自己傳統文化的包袱, 大家都想讓自己的小孩成為醫師律師會計師, 這些職業都是社會有其直接需求且收入不錯的, 然而學體育學美術等等收入可能會不穩定, 只有拚到頂峰才會被看得起, 在華人精打細算的投資報酬率觀念下, 肯書本似乎是比練體育是更好的選擇...
要怎麼改變? 只能期待有更多華人選手能作為榜樣, 像是王建民林書豪等等, 這樣對體育努力的人才有了可以追逐的目標與理想..就好比當年美國那些為了自己權力奮鬥的黑人與女權團體一樣, 而不是把環境現實怪罪給政府與既得利益者..
另一個政治與體育的問題, 就不能不提台獨與美獨的差別, 當初美國人要脫離英國統治時, 他們全體上下是有一定的共識的, 獨立戰爭也打贏了, 所以雖然國家歷史不長, 這兩百多年到底還是慢慢磨合了, 至於台灣呢? 我認為台獨的共識目前在島內仍沒有完全的一致凝聚起來, 中華民國是目前島內的最大公約數, 我相信大多數的國手不會因為運動服上面的Chinese Taipei換成了Taiwan就能表現三級跳, 這一點相信大家都不會有意見的, 當"國家榮譽"被逼得要選某一邊站的時候, 選手們可能不是很開心去面對政治性問題, 另一方面, 我也認為即使台灣真正獨立建國了, 古老的官場文化與官僚系統, 還是不見得能立刻照顧到這些為了體育努力的選手們, 我的想法是讓政治回歸政治, 讓體育選手們專注在自己的比賽之上

紅色暴鯉龍

作者應該一句話就夠取代這篇文章了
-和台獨運動牴觸的運動文化與賽事規則,就是髒啦!

中華民國及世界主流的功利價值觀?
這時候怎麼就不說"台灣及世界的主流功利價值觀"?

 

圖3、如同這個地圖,這一切是否真的不可質疑?- 圖片引自香港神州青年服務社

 

你要的是什麼樣的體育?

 

這些體育學識重不重要?很重要,不過如果為了這些教條而要我們忘了體育人的公平競爭、卓越、友誼、尊重,而要我們忘了身而為人的平等自由基本價值,而要我們拋棄不能說自己是台灣人時的最卑微抵抗權,而要我們眼睜睜看著倡議獨立建國的夥伴被警察強制抬離球場然後再跟著同為台灣人的全場觀眾鼓掌歡呼叫好罵他死好,如果身為體育人必須如此,同時身為體育運動和社會運動的參與者真的讓我感到無比諷刺。

 

許多運動項目以及賽事的舉辦都是從上古封建時代延伸到今天的,當中的運動家精神絕對值得我們當作典範,但是許多封建階級的延伸以及既得利益者制定的遊戲規則絕對不應該是不能挑戰的,否則奧林匹克憲章就不會百年來反覆修改了。至於為什麼會一直修改?還不是有一群被稱為球場麻煩製造者的暴民選手持續衝撞體制才促成一次次修改的?只是許多的修改一樣被保守掌權的建置派給分化掉罷了,跟台灣的狀況如出一轍。

 

可能在現在的功利價值觀之下,非得接受甚至擁護這些食古不化的結構利益才能被接納為體育人。不過如果你也一樣賭爛這一切,試著質疑吧,你可能會發現不是一切都那麼合理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