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2/08

冷,卻沒那麼冷 ; 冬天在沙漠裡的棒球季 3

攻擊上的小問題 紹彬遲遲到了第十個打數才打出第一安 剛開始比賽的時候,紹彬的其實狀況並不是很好。 前三場比賽打了七個打數之後,紹彬始終打不出他的第一支安打。這七次裡,除了第一...

作者:lshyu

攻擊上的小問題


紹彬遲遲到了第十個打數才打出第一安


剛開始比賽的時候,紹彬的其實狀況並不是很好。

前三場比賽打了七個打數之後,紹彬始終打不出他的第一支安打。這七次裡,除了第一個打數被三振外,打出去的不是很軟弱的滾地球,就是沒什麼營養的小飛球,只有在第三場的第四個打數打出了高飛犧牲打,送進了第一分打點,終於有了一點點小貢獻。

那幾天,看的出來他的心情出現了一些浮躁,受到了一些影響了。

就我在旁邊看的角度,我認為他除了把球跟的太進來了之外,揮棒方面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於是一開始我懷疑是不是他的設定有點問題。

當我這麼講的時候,他馬上就有反應了。他覺得他很常放掉前面投手搶好球數的球不去打,然後最後都是到了球數落後時才做攻擊。會不會是因為這樣而打不好啊?

通常來說打不打第一球第二球有兩個正反面的論點。
支持打第一球的論點主要是在於投手想要搶好球數的心態,會積極進攻好球帶。這時候比較容易出現較好攻擊的球,通常錯過了就沒有,因為投手球數領先後在對決時本能的就會變得比較謹慎。
不支持打第一球的論點則是在於,如果攻擊第一球,卻形成出局,不只讓投手的工作變得太簡單了,而且也是徒增投手的信心。

而紹彬的想法,是比較傾向後者的。
至於我,其實兩邊的想法我都贊成。所以對我來說,要不要打第一球變成是一個理性的決定,我認為一定要有根據。這其實也不是我的想法,是我在讀野村克也的 <野生教育論> 這本書裡,他在談論ID野球的時候說的論點。

在美國打球時,投手教練非常強調第一球的好球率。有些投手甚至投球的哲學就是要在三顆球內完成對決一個打者,無論上壘或出局 (On or out in three pitches)。而大部分的美國投手也都只有一顆直球,一顆變化球,和一顆搭配用的。後援投手,甚至就是直球滑球走天下。所以這麼說一個能控球的投手前兩球直球的比例就會變得非常高。當然這樣並不是說只要鎖定直球就能打的好,但是至少是在策略設定上的一點依據。如果放掉了就可惜了。


Wally Joyner 示範打擊 (CWL 提供)

在比賽期間,聯盟有找前天使隊的明星一壘手Wally Joyner來演講。他也有提到類似設定上的問題。他說到,除非你是Vladimir Guerrero之類的天才,非常少有人在大聯盟可以什麼球都打。本壘板約有17英吋寬,一個聰明的打者必須學會在一開始就放棄半個本壘板,先設定你想要攻擊的狀態。這樣當這個角度的直球進來,就絕對不能放過。請不要害怕你會錯過投手失投的變化球,如果是失投的變化球,就算是設定直球一定也能反應。而判斷不出來銳利的變化球,當然就沒有必要在非球數落後的時候攻擊了。

一旦投手球數落後,你的設定一定要變的更精確,要更了解自己想要打什麼。反之,如果是打者的球數落後時,你的設定也一定要改變。如果一直等到兩好球後,大聯盟的投手就很少會給你機會做攻擊了。大家可以去看大聯盟打者兩好球後的打擊率就知道了。

然而回到賽場上,紹彬打出去的仍然是小飛球。雖然在第四場比賽最後一個打數終於打出第一支安打,但紹彬仍然對他的擊球感覺不滿意。於是我們調出了比賽的影片來看。在前面這幾次打擊,從慢動作影片看到的問題是,紹彬球跟的比較進來,所以腳啟動的比較慢,於是在揮棒的啟動的同時要一起做重心的轉移,而揮棒出手就似乎變得來不及。 而且這樣腰的旋轉,因為要快速往前推,變得有點上揚,手直接往下放,揮棒就無法在水平線上完整揮擊。這樣往往只能打到球的一半,碰到上半部就變成滾地球,切到下半部就變成小飛球。

我們另外又尋求了打擊總監Bobby Brown的意見。 Bobby過去曾在台灣大聯盟雷公隊短暫的打過球,翻譯的名字是巴比郎。他一看影片,馬上的就提出了一個對我和紹彬都覺得非常前衛的概念。他認為我們看到的是問題,但是本質上的調整要從重心改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