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8

提昇國內青少年網球選手之淺見

台灣網球在盧彥勳、王宇佐、謝淑薇、詹詠然等職業好手的帶動下,掀起一股學習的熱潮。但是從2008年楊宗樺拿到青少年球王後,近五年來台灣的青少年成績一直不盡理想,進入百名內的選手只有少數幾位選手。以下綜合...

作者:chungf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網球在盧彥勳、王宇佐、謝淑薇、詹詠然等職業好手的帶動下,掀起一股學習的熱潮。但是從2008年楊宗樺拿到青少年球王後,近五年來台灣的青少年成績一直不盡理想,進入百名內的選手只有少數幾位選手。以下綜合幾個因素:

一、教練

       國內青少年網球的發展,大多數的選手出自於網球傳統與專長的學校,通常一位教練要帶二、三十位選手,實在很難兼顧所有的選手。目前,國內幾位排名較佳的選手,皆有自聘的專任教練,但經費上相對支出會比較高。澳洲網球公開賽的盈餘有一部分運用於青少年網球的培訓,只要是潛力的選手,依等級補助訓練經費,包括教練的安排與訓練營。另外,還會有運動科學與運動防護的協助。反觀國內,全靠教練一人包辦,這樣的品質當然就造成了差距,應再提昇國內教練的質與量,教練不可能是萬能的,講求科學的時代,需要有各項專長的教練一起合作,才能培訓出優秀的青少年選手。

2012世界少年團體賽亞太分區預賽

二、參賽策略

          McCraw (2011, 2012) 分別統計1996年至2005年,進入ITF百名內的男、女青少年參賽次數,男子選手總次數平均為36±12次,女子選手平均為35±13次,從14至18歲男(4、7、11、12和8次)、女( 7、11、12、9、5次)選手分別平均安排的比賽次數趨勢相同。17歲或18歲的青少年,慢慢減少青少年的比賽次數,而增加職業未來賽的次數。國外的選手14歲已開始參加國際青少年的比賽,國內的選手相較比較晚,而且國內目前只舉辦4次的國際青少年比賽,比賽等級分別為G3、2次G4與G5,排名較佳的選手,可能經費不足,大多數的選手還是留在國內參加比賽,多少會影響到年紀比較小選手拿積分的機會,這也是國內選手都比較晚拿到積分的原因之一,有了積分後,可以挑戰更好等級的比賽,才能拿到更多的積分與排名,但這都需要相當多的出國經費。目前體育署的潛力選手培訓計劃,針對排名前8名的選手有經費上的補助,同時,網球協會也有運動發展基金,國外比賽成績前四名可向網協申請經費的補助,這對於優秀青少年的培育有很大的幫忙,但是,選手本身也應該有強烈的企圖心,挑戰更高等級比賽的決心,才能逐年提升排名。如果老是只停留在較低的等級比賽,即使拿冠軍,排名的提昇也相當有限。

以下為統計各排名參賽得分與未得積分比賽場次,針對各排名提出的參賽建議

排名

參賽策略建議

前10

        以G1、GA為主

100名

初期以G2為主,排名進步時再挑戰G1、GA

200名

可多挑戰G2、G3的比賽,減少G1參賽

300名

初期應少挑戰G2、G3比賽,以G4為主

400名

G4為主,可安排少量挑戰G3的比賽

5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

6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目標G4四強

7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目標G4八強

8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目標G5四強

9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目標G5八強

1000名

G4與G5比賽為主,目標G5十六強

三、社會與國家資源

       運動各單項協會的潛力選手這麼多,所有的培訓經費不可能全靠政府來補助,尤其是高爾夫球與網球這2個項目,可說是運動界的錢坑,專屬的教練再加上出國比賽的經費,一年150萬的經費跑不掉,一般的家庭很難應付這樣的花費。在國外一些網球較發達的國家,不是有組織建全的俱樂部來幫忙,就是有規模較大的訓練營,可以與潛力選手簽贊助合約,未來進入職業後,從獎金扣除。而國內目前還是依靠協會或體育署補助為主,尋找企業贊助的難度很高。大部分的公司針對社會責任方面,皆是編列預算投入弱勢團體,對於運動贊助這方面都是回絕。除非是職業選手,有不錯的表現才會考慮,這對於網球的發展,實在是相當大的阻力。目前,針對青少年網球的贊助,以台塑企業最多,一年兩個計劃約一千六百萬贊助10位潛力選手。去年亞運後,奧會林宏道主席有感選手的困境,發動建築同業認養潛力選手,一人一年36萬的經費,網球也有2位選手獲得贊助。網球協會在廖理事的努力下,也成立了運動發票基金,訂定出國比賽獎勵辦法,但是要有前四名才有補助,如果可以再擴大補助的範圍,例如有拿分就有補助,或許可以提高出國比賽的意願;或是排名前10名,一年有多少次的補助出國經費,不管有沒有拿到積分,只要能增加出國比賽的次數,多與世界各國選手較競,相信對青少年網球的發展,是一大利多。

世界少年團體賽世界組開幕(捷克)

        國內網球的發展,需要各方面的改變與進步,才能再創高峰,目前這幾年的資源雖有相當的成長,但青少年有潛力的選手應不止排名較佳的選手,有些大器晚成的青少年選手,也需要大家的支持,政府應訂出更好的獎勵辦法,如何營造選手、政府與企業三贏的策略,才是當務之急的工作,怎麼活化企業的資源,而不是單一公家補助。也不是每次比賽沒有達到預期的金牌數,才請立法院長邀企業出來幫忙,這都不是長遠之計,應有更完善的計畫與策略,每個年齡層皆有詳細的選訓辦法,才能造就更多的網球台灣之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