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主場輸土庫曼男足全分析

3月26日(日)的臺北田徑場,中華男足1:3慘輸土庫曼男足,國內媒體與足球愛好者於賽後,最直接的問題是:中華男足如何輸球?以此提出各自的觀點。中華主場輸土庫曼男足之後,檢討重點固然是兩側邊後衛的強度,...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3月26日(日)的臺北田徑場,中華男足1:3慘輸土庫曼男足,國內媒體與足球愛好者於賽後,最直接的問題是:中華男足如何輸球?以此提出各自的觀點。中華主場輸土庫曼男足之後,檢討重點固然是兩側邊後衛的強度,禁區要掃球掃得多乾淨,教練團令人困惑的球員調度,還是中、前場旅外球員群之間的輪換。可是這些都站在中華男足的觀點,直到吉諾拉在〈進階看透 中華x土庫曼 球賽〉公允看待兩隊,提到傳導觀念與準確率,跑位方式和空間觀念的差別,才是兩隊在場上表現迥異之處。

  事實上,當晚我國媒體直播的賽事影像,在重新播放特寫鏡頭時,多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掩蓋了現場速記才知道的狀況。例如第17分鐘的賽事影像,播放邱育宏奔至禁區外緣接球畫面,實則同時間邱育宏接著將球拋擲到中場,卻直接丟到土庫曼的球員胸前,於是球權再度奉送土庫曼只在一瞬間!等到影像切換回現場時,球權已被土庫曼男足所掌控。筆者不禁想問每一位讀者,在觀賞現場直播的足球賽,除非是勤於記憶整場球賽,否則親眼看到的賽事影像,賽後還有完整的再次實況呈現於每位讀者面前嗎?

  更何況中華男足在上半場的持球率略高,下半場也沒比土庫曼男足差多少,要如何解讀整場96分鐘的賽況,才能找到兩隊的差異呢?如果了解〈從簡介各代表隊到賽事記錄〉的嚴謹過程,便能了解這篇為何在賽後半個月才能製作完成,而且每次都只公布片段有著避免被反情蒐的考量。所以這次以單場方式呈現全見版,讓各位閱讀這場輸球的技術分析:

 

一、守門與後衛群協調不完整

 

  土庫曼男足Ýazguly Hojageldyýew總教練已然掌握中華男足,看準中華男足在中、前場的組織不順暢,後防四位球員之間的橫向聯繫不甚緊密。直接採取後場傳導循兩翼拉扯,逐步引誘中華男足整體向前,再由兩側切入禁區再橫傳空位取分。因此中華男足就算全員退守禁區,要做到Oscar〈中華隊養成禁區「潔癖」,而「掃」球是預防失球的關鍵〉,希望後衛球員「掃乾淨」所有來球,其實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換個守門員就未必能如此預防的荒謬見解!

  請注意任何一場足球賽的空間大小是固定的,兩隊都以最多11人在運用這個空間,因此空間使用方式沒有標準答案!只有熟稔每一位球員的特性,找尋最理想的空間運用方式。當然中華男足的守門員人選有限,其中邱育宏的清球範圍寬闊到整個大禁區,才會造成他與後衛群的防守區域重疊。因此邱育宏在這場球賽的三次失分,反應的是守門員與後衛群之間的溝通不良,缺乏如何即時劃分權責的訊息溝通方式。

  這一場土庫曼男足兩度起腳射門、中華男足7號陳家駿踢出烏龍球的位置,都在6碼小禁區線附近到大禁區線之間。回顧筆者在〈2016中華男足國際賽總體檢(三)〉揭露2016年3月17日中華對越南男足,邱育宏遭到破門的位置都是在這區間,這意味著邱育宏與後衛群經過一年的國際賽,仍然未有即時而有效的佈防溝通方式,守門員與後衛群之間防守權責劃分依然不明……。

2016年迄今邱育宏與後衛群在大、小禁區之間防守權責不明且即時溝通方式不良

  換言之,就算中華男足全員堆滿禁區、然後拼命把球踢出禁區外面。此舉不僅無法避免土庫曼男足在禁區左側起腳,折射到陳毅維的腳以致球向改變的第一度失分問題,還會讓守門員邱育宏產生更多防守上的視線死角,承受土庫曼球員第二、三乃至更多波的瞬間正面推射。倘若這一場的守門員換作2016年的潘文傑,會因為守門員的清球範圍相對較小,未與後衛群發生互相干擾的情況,或許不會有這樣的失球。只不過潘文傑的失分熱區在中路,防守重擔改落在殷亞吉與陳庭揚身上,反倒陳毅維、魏沛倫與洪子貴不會被千夫所指。

 

二、持球率與觸球次數

 

  官方公布兩隊的持球率,乃是掌握球權的時間比。觀察中華或土庫曼男足控制球權期間,總計觸球多少次反映著該隊攻守節奏,觸球次數是否連貫則說明該隊組織品質。本文統計觸球次數的基準,以球員碰觸到足球球體表面,直到離開球體表面為一次。以每15分鐘為一區段,觀察兩隊觸球次數的消長,賽況消長的研判準確度更勝持球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