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需要職籃嗎?

扁政府時期曾任體委會主委的林德福回鍋接掌體育署之後,因為政策討論的關係,又點燃「台灣是否需要職業籃球」的議論。問題本身很簡單,要或不要而已,但是放在台灣籃球長久以來的架構以及環境下,就很不簡單。事實上...

作者:hoopjunkie

尼可拉斯

台灣民間的運動風氣雖然不比許多歐美國家已經溶入生活習慣,但時至今日也還算不錯。最主要是政府和企業、贊助商的想法和心裡頭真正的重視程度... 不管什麼樣的運動,這些都是職業化成功的重要條件。

道粉

台灣人(包括企業家)多數短視
台灣企業家更都是唯利是圖、缺乏社會責任、只知降成本之輩
注定台灣搞任何職業運動的下場是:若非收場、就是半調子、永遠不長進掛在那裡

其實台灣職籃本來應該是大有可為的
當年職籃剛成立時
像我這種5年級的男人就很捧場及著迷的
當年常跑去看裕隆許東慶、東方介德、朱志清及泰勒.....等人的比賽
幾年後連大陸的王立彬、宋濤、華裔的高景炎...等人都來台打台灣職籃了
那光景是吸引人的
(我至今甚至難忘某位高約6呎10的洋將的某記大鵬展翅的大扣籃呢)

只是
主事者常讓球迷失望
真正敗掉職業運動的是聯盟自己、而非球迷冷清不捧場

Hayate

值得推薦的好文!

SBL該如何作到CPBL那般,有更多忠實球迷入場力挺才是永續經營的關鍵,否則每回都只能仰賴國際賽與瓊斯盃過後的激情,恐怕難以長久維持票房收益。

曾健銘

需要職籃,但可惜所有人都是利字擺中間,難上加難

Carter

請問筆者認為的職業化是什麼?
如果SBL現狀要到職業化,應該要有什麼改變

古德曼

我看不懂什麼叫"唯利是圖"?你都已經說是職籃了,那就意味著是娛樂業,需要明星,需要市場,最終目的就是賺錢!如果我是企業老闆,擺明每年要燒個幾億,請問我為什麼要陪你玩?你又有什麼資格批評我?


再說了,台灣人願意掏多少錢看球?我看一次NBA花的門票上限是美金200,折合台幣6000, 你們這些嘴炮台灣職籃的人願意花這錢嗎?不要把責任都賴給別人,什麼社會責任啥狗屁,你們看一場球出多少錢嘛?台幣100還是1000? 如果不願意出大錢,又扯什麼大餅?


加入中國職籃沒有什麼不好,加入菲律賓也可以,你有本事,加入美國NBA我也不反對,問題是,有那資格嗎?而且重點,台灣有那麼多籃球好手嗎?當年的中華職籃有幾隊?1993 只有四隊!6種對戰組合,看了幾年下來你不吐嗎?搞個職籃,至少也得8隊十隊,根本沒有足夠球員支撐,先發五虎擺出來大概是高中校隊等級,一堆175的矮腳虎。 實際的情況就是,把台灣好球員凑凑,拼成一隊還有可能,稀釋成台灣職籃?做夢。


很多人誤以為喜歡打籃球,就應該支持職籃,這是錯的,一個是運動健身,一個硬碰硬的真金白銀,除非,有一套完整的營利計劃,有足夠的天賦,有一代一代的培養,否則,大家還是看看HBL, 熱血一下就好了吧。

SAM803

台灣籃球員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問題,身材一個比一個更像模特兒,我沒事做做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就有這樣的體格,運動員不用重訓?
林書豪進到NBA一年比一年壯,一樣是純亞洲人血統,人家行,我們不行? 光態度就看不下去!
好吧~不愛肌肉碰撞所以拼命投三分球,那人家一天練幾球,我們的球員一天練幾球?
球員離開HBL後就只為了迷妹的歡呼聲打球,對於讓自己變得更強沒有執著...這事要叫誰花錢進場看他們打球?

艾瑞克在上海

台銀的球員部分在練球、比賽之餘,是有到分行當行員上班的。
另外,許多隊都有在學校擔任約聘教師帶球隊,有領學校的「薪水」,這在中華職棒是沒有的,也非職棒球員所投資的【副業】。

所以,現今的SBL球員結構,的確不能算是職業聯賽

Kelvin Chang

成立一家有營利事業登記證的"XX職籃公司",不管是將票務、場務(包含裁判組)、公關、以及公司該有的財會人資採購等等行政)通通外包或自己下去經營,這些投入成本就不是一般企業可以估算得起,而更難的是這家公司還必須保證參與球團的整體獲利 -- 無論是聯盟的票務、轉播權或場館廣告等... 聯盟的收入依特定比例分給各家球團(想想一個球團一年要付多少薪水給球員跟行政人員們?),確保球團們明年還想再玩之外呢,這家職籃公司還需要一定的盈餘來持續運營,且起碼有個三到五年的營運金確保公司不會倒閉先呀...如果真的有這間公司成立, 那就能說是真正職業化的到來,而這樣的條件誠如本文前輩所言,是要評估預算跟營運計畫的,不然別說轉播權利金跟球隊數目,一個沒有前景的公司,找不找的到人進場拖地遞毛巾都是問題? 公司運營不是靠第六感,也不是做慈善。

球技水準高低水準是需要的,但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KBL跟PBA的球員球技都比得上NBA嗎? HBL決賽如果只收你門票一張100台幣,球館又開在你家隔壁,難道你會不想買一張票進場感受熱力? MLB小聯盟比賽難道就不賣票就沒人看嗎? 想住高檔享受的自然會選五星級酒店,但誰說三星級的特色民宿就招不到生意呢?

turtlestu

不同意作者的說法。CPBL的情況跟大量的學生棒球不見得有關係,那四隻隊伍,至少味全跟兄弟,是當時知名度已經很高的社會業餘成棒隊。另外成立之後,慢慢有些早期旅外的球員回鍋,陽介仁、陳義信、到呂明賜都是。而台灣棒球當時實力根本不強,洛杉磯奧運銀牌並非正式項目,相比籃球運動人口,棒球運動人口少的可憐,一點都不全民化,CPbL因為長期變不出新把戲,外加放水球,當然就沈淪了快10幾年以上,他一點都不是SBL職業化該效仿的對象。反觀籃球,學生聯盟相當的成熟,台灣打球的人口也很多,比棒球多太多太多,看不出來搞不起職業化的理由。SBL現在體制根本不健全,還有一堆東西依賴籃協,但是又一直跟籃協之間有矛盾。(所以並不是成立職業聯盟才會有矛盾,成立後也不是不能解決,NBA跟美國籃協、MLB跟美國棒協、就是個好例子)SBL應該盡快職業化,做好推廣跟行銷,徹底在營運上跟籃協劃清關係,沒道理職籃弄不起來,只是想不想弄而已。另外薪水問題,給高薪是正常的,嚴凱泰不想給高薪,洪瑞河也不想給高薪,後來CPBL就發生很多鳥事,雖不見得跟薪資有關,但洪瑞河跟他保守的想法、是阻礙CPBL進步的超大阻力。嚴凱泰這種觀念根本不對,職業隊給高薪當然很正常。重點是SBL怎樣把比賽用到好看,不是只有主播在叫叫叫而已,HBL能做到,歸功於Nike,我覺得也不完全正確,SBL看不出來有做不到的理由。為什麼同樣一批球員,高中時候有一堆人看,成年之後卻沒人看,這是非常值得去思考的問題。

Disc

竟然有人說台灣80,90年代的成棒不強XDDDDDDDDDD

BAGA615518

與籃球人口相比.棒球人口少的可憐??

確實如果你單單以"棒球"這個運動來看可能是這樣的.但是你忽略了另一個與棒球非常相似.而且近年來全民化非常成功.參與人口也遠遠多於棒球的"慢速壘球".如果你把棒壘球人口拿來跟籃球人口相比.就會發現那數字不只一點也不會輸給籃球人口甚至還可能更多.

Yueh-Han Lee

美國的運動風氣高,以及喜愛觀賞運動比賽當成生活“消費“一部分的人可以支撐整個運動市場,光籃球NBA NBDL 男子跟女子球隊, 還有ABA等次級聯盟近150支職業球隊,兩百萬人撐起一支球隊市場,
冬春NBA賽季重疊相當的還有NCAA籃球&美式足球, NFL, NHL, 部分大學場次票價也是有50美金起跳, 市場競爭激烈

以德州2700萬人市場為例 十月開始NBA有三支球隊, NFL有全美歡迎的達拉斯牛仔, 休士頓德州人 NHL達拉斯星隊 外加NCAA的U Texas, Texas A&M, TCU等較受歡迎的學校比賽, 光達拉斯就有三支職業隊在搶市, 達拉斯130萬人,比大台南市略少, 大達拉斯兩三小時車程的都會區約700萬人,
想像以台北桃園的700萬人生活圈, 每週市區有三支職業隊使用3萬人籃球館跟6萬人的美式足球館, 外加還有每周時不時的大學籃球跟美式足球的校際對抗, 到了四月還多了棒球隊來搶市場,例行賽還要能坐八成滿, 達拉斯市場夠大, 但真的激烈

台北桃園700萬人生活圈, 只養了每場5000人以上的Lamigo, 3000多人的中信富邦半主場, 師大輔大的UBA籃球免錢例行賽,可能坐滿1000人就算多了, 台灣離美國還有很大空間
美國的運動風氣盛, 觀賞比賽當生活消費付出的習慣, 就算是鹽湖城或綠灣也是, 市場產值高, 但競爭更激烈

加州3000萬人市場,還有矽谷高收益人的北加州生活圈,
比德州市場更大更激烈, 還有為數更多的大學聯賽 史丹佛 柏克來 UCLA USC
2016年里約奧運 史丹佛在學生拿了27面獎牌 柏克萊22面獎牌, 比韓國全國還多

運動跟觀賞習慣造就市場產值, 老闆有賺錢,小朋友跟家長覺得運動員有收益, 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新血願意投入, 美國也是戰後慢慢走到今天市場程度, 韓國5000萬人除了三星LG起亞現代這些公司的從業人員, 也能養得起籃球棒球足球排球, 四個職業聯盟從業人員, 台灣需要職籃跟職業運動去帶動台灣運動更多的可能, 從業人員與市場產值

JHLiu

我對SBL有兩個點子增加顧客:
1. 賽程改在夏天(就是顛倒): 因為1) 冬天和NBA撞期,民眾一天閒暇時間有限。關心完NBA還要關心SBL。就壓縮關心的程度了。2) 反之夏天沒有重要職業籃球運動賽事。NBA總冠軍賽後,熱血的球迷要一個可以延續他們籃球熱情的東西。這是個時機。就像美國的籃球次級職業聯盟,就故意錯開到夏季變成夏季聯盟,錯開檔期,不要硬對拚。3) 夏天漫長暑假正好休閒沒處去。給大眾一個好的去處。這是夏季職棒常常爆滿的原因。
2. 空位先以免費公關票贈送。以每一週空位平均數的一半為下一周的公關票。此公關票可以在1) 緯來體育台有獎徵答或抽出幸運觀眾: 這樣可以增加轉播單位的額外好處。也增加收視人口受益轉播單位。讓轉播者願意付更多轉播金。這些就是像ㄧ些體驗劵技巧,先讓你來上癮。親臨現場,喜歡上否一個球隊或球星。之後沒抽到免費卷時就還是會想去看。增加大眾關心度,可以讓ㄧ些搖擺該不該付錢去看的人,先體驗發現不錯,進而關心這個球賽。2)或送給HBL團體: 如甲組、乙組輪流送。增加學子們效仿對象,當教育後進用。若有有名的HBL球星蒞臨,也可特寫成為一話題。有人會說,這些免費票沒有增加收入。但就像HBL,轉播單位在意的觀眾多寡,因此就算免費票的HBL冠軍賽,爆滿的觀眾使得廣告效益遠超過門票收益 (就像Youtube和許多免費網站,賺的是廣告效益)。先有畫面上看起來有份量的觀眾,才會使廣告商(如Nike)和轉播商願意花錢。故不要一直在意他們沒付門票。
3. 中場加入吸睛演出,來源可以: 1) 學生社團 (一來便宜或不用錢。二來學生朋友家長也會到場捧場,增加人氣),2)街頭藝人,3)表演團體或show girl。使得去一次球賽可以看兩種或多種show。增加假日去休閒的意圖。職棒就是多了很多場邊娛樂,如跟著大家熱鬧啦啦隊,波浪舞,show girl等,而不是只是等幾好幾壞,因此帶全家去也不會無聊。

Melody Huang

改到夏天舉辦實在不是個好主意
冬天和NBA撞期,所以改到夏天?可是會撞到更多更受關注的東西(美日台職棒)耶
而且您也有點搞混了,次級聯盟(G聯盟)是跟NBA並行,夏天聯盟是為了練二軍和新兵,和棒球的冬盟是一樣的概念
最後一個問題,除了冬天的男籃(NBA)外,其實在夏天還有一個女籃(WNBA)。如果SBL(或者未來的台灣男子職籃)改到夏天舉行,那實力不輸男生,只是關注度遠不及男籃的WSBL又該何去何從呢?

BAGA615518

賽程改在夏天.在台灣變成職棒與職籃撞期.會買票進場的人衝突.收視率也會衝突.誰有把握說職籃一定可以搶贏已經打了30年的職棒? 美國是有足夠多的收看人口.才可能做到同時期複數職業賽事皆能共存.但美國幾大職業賽事中.國際化程度最高.賽事密度最高.知名度也最高的MLB跟NBA還是有稍微分開的.

李奕賢

台灣老闆和主事者懦弱無能 拖到死也不會有機會 與其怕失敗不如快點去做 努力改進

那麼籃球呢?台灣人也喜愛籃球,但在台灣「喜愛籃球」和「喜愛NBA」好像經常是兩回事。至少在CBA時期,大量以追星、偶像為核心的少女粉絲,使球迷組成結構極其詭異;有不少人因此下出這樣的結論:這不是個可長可久的球迷結構,大致上來說,CBA的球迷並沒有像棒球一樣分佈在不同階層和跨性別。CBA在1994年的成立,很大部份是來自於幾個球隊老闆的個人意志,而不是順水推舟。

在職業腳步上曾經失敗過一次的台灣,今日重新思索職籃議題時,不能不先從這個宏觀角度著手。很不幸的,目前並不是景氣太好的時代,當各行各業大多只談cost down,我們如何能不懷疑各球團注資投入職業化的決心和本錢。如果球隊本身沒有興趣朝這方面走,那就是白搭。第二,所謂的「黃金世代」不是已退就是接近待退階段,新球員還接不上來,另外有一堆球員在中國淘金,國際賽成績也沒有長期穩定的亮眼表現,要重新吸引球迷的目光,恐怕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沒有意志力和行動力,沒有數量夠多的好球員,就撐不到那一天的來臨。而那一天不早點來臨,重演球隊老闆臨陣棄守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附帶一點是,或許很多人會論及HBL的成功案例,不過我們恐怕要了解,在高中球員的熱血之外,HBL有很大一部份搞起來的原因在於贊助商Nike大量的資源投入,事實上SBL前幾年的短暫好光景,也和Nike的強力放送脫不了關係。時至今日,台灣是否還有廠商願意作此投資?這也會是個問號。

中國是唯一答案?

在這波見諸媒體的討論中,我最看不慣的說法就是「去中國」、「加入中國CBA」,這個說法既去脈絡、沒志氣,出發點也不是為了解決問題。真要這樣說,我也來提議,加入菲律賓PBA是更好的作法,球風比較相近,距離不遠,球迷熱情無比,又可以搭新南向政策的便車,說不定還可以找到政府補助,大家說好不好啊?

這種說法凸顯出許多台灣籃球人還是偏好鋸箭療傷法,既缺乏動手術的決心,也不想尋求了解本身病症的專業,反正不流血、外表看來健康就好了。這種心態和2000年中華職籃封館時相比,似乎殊無二致。台灣籃球和國家建構相同,終究要有自己的主體性,才是正辦。

請繼續往下閱讀

籃球縱然在台灣是最受歡迎的運動之一,但別忘了它有著先天劣勢和不足,這導致年度預算動輒上億的職棒球隊只要有人尋求脫手,多的是捧錢上門的金主,每年只要花個幾千萬的籃球隊卻乏人問津,大家不覺得這是件奇怪的事嗎?

最可悲的核心問題是,球隊自己彷彿也不相信職業化會有前途,你可以算算有幾支球隊是抱著「作功德」、「推廣籃球」這種可笑的理由維持住球隊。就更別提,當籃球真正職業化之後,中華籃協很難避免會出現被邊緣化,造成類似中華棒協和職棒聯盟之間的緊張、矛盾關係了。要說不樂見職業化的單位,籃協應該也會是其中之一。

結論

至此整理出的幾個結論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一、也許有人覺得先推再說,但萬一職業化的腳步再度失敗,台灣籃運雖不能說萬劫不復,但至少職業化這檔事會消失在人們心中很久很久,所以如果要作就非得成功不可,因為第二次很可能也是最後一次。

第二、在作出「要不要職業化」的決定之前,有很多問題要先問自己,尤其是球隊經營者和籃運主掌者,也有很多基礎功課要作要討論,不能只憑感覺。現有各國職業籃球的模式,如主客場制、洋將使用模式甚至48分鐘的比賽時間,也不見得可以全盤搬到台灣上演。以往中華職籃邊打邊改衣服的作法,不能再次出現。

第三、一旦決定推動,台灣整體的籃球實力、籃球員供應、球星數量、企業投資意願、投資者的遠景和耐心、專業人才、運動經營觀念的落實、合格的運動場館、國家總體經濟的狀況,也都會影響到最關鍵的因素──timing,何時是推動職業化的最佳時機?我們準備好了沒有?在種種元素之中,經營者的心態和作法是重中之重,不反求諸己只怪罪環境,是見樹不見林的不負責說法。

第四、如果暫時的結論是先不推動職業化,而是加強SBL(林德福似乎傾向此案),又要怎麼作?這是另一個需要study和沙盤推演的科目。無論是否選擇在現在推動職籃,相關主管政府單位的角色又應該是什麼?

廢話了這麼多,長期而言台灣當然需要職籃,它必須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但眼前可能不見得是最佳時機,因為我們還不具備充分條件,確定的是,如同部隊兵棋推演一般的狀況想定、資料收集和研判,是一定要作而不能跳過的功課,不要再瞎攪和、憑第六感出意見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