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1

揮棒落空被判擦棒 超扯誤判差點讓比賽翻盤!

九局下半,3 比 1,滿壘兩出局。華盛頓國民隊後援投手 Shawn Kelley 面對亞特蘭大勇士隊打者 Chase d'Arnaud。 球數來到兩好一壞,Kelley 一記犀利的外...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九局下半,3 比 1,滿壘兩出局。華盛頓國民隊後援投手 Shawn Kelley 面對亞特蘭大勇士隊打者 Chase d'Arnaud。


球數來到兩好一壞,Kelley 一記犀利的外角滑球讓 d'Arnaud 揮空,比賽結束。國民隊先發投手 Max Schezer 七局無失分,漂亮地拿下本季第二勝。


國民隊球員擊掌並互相擁抱,場地工作人員出來整理,SunTrust Park 觀眾起身準備回家睡覺。主審 C.B. Bucknor 卻叫大家回來。

「那是擦棒球」他說,揮手示意大家回來上班。

【影片】你確定擦棒?>> http://atmlb.com/2orSjmg

d'Arnaud 一愣一愣地回到打擊區,Kelley 深呼吸緩和情緒,下一球用同一顆滑球讓打者揮空,比賽「再度」結束。

老將 Jayson Werth 今天也因為判決吃足苦頭,在賽後走向主審 Bucknor 叫囂,差點就吵了起來。Werth 後來對媒體說道:

 

"...I just can’t believe that every time it’s bottom of the barrel. Every time. I know I’m handcuffed here. I can’t say a whole lot. I don’t want to get suspended."
「... 我可以說你看一千次都看不出那球有擦到棒頭。我了解我現在不能多做多說什麼,我不想被禁賽」



"barrel"「球棒」,也指「球棒最粗的部分」,原本有「圓筒」之意。"barrel up" 是「咬中球」,而「甜蜜點」則是從英文 "sweet spot" 直接翻譯過來。

"handcuffed"「被手銬銬住」,這裡並不是真的被銬住,而是「不能有所作為」

d'Arnaud 也坦承有時候擦棒球打者感覺不到,但這球他一點感覺都沒有。賽後他向記者說:

 

"I felt like it was a do-over. You have a mulligan, a chance to redeem yourself. I stayed on a fastball and unfortunately didn’t get a hit."
「我覺得就好像重來一次,就像打高爾夫重打一樣,可以有一次贖罪的機會,我準備好打直球,但最後可惜沒敲出安打」



"do-over"「再來一次」,"mulligan" 是高爾夫球俚語「重打」,據傳是源自於 1920 年代高爾夫球選手 David Bernard Mulligan,對手讓他重打而得名。美國俚語中也常見「第二次機會」"second chance" 這樣的說法,用來鼓勵人從低谷再度站起來。

「擦棒球」的英文是 "foul",跟界外球一樣,「擦棒被捕」則是 "foul tip","tip" 有「尖端」、「邊緣」的意思。裁判做出兩手摩擦手勢後,抬起右手表示「擦棒被捕三振出局」。這球之所以可能被判成擦棒唯一的原因是捕手 Matt Wieters 沒有接乾淨,球落地之後才接穩。但畫面顯示,完全沒有接觸到棒頭。

華府地區的 MASN 電視台主播 Bob Carpenter 則是超酸地批評 Bucknor:


"It’s almost as if the ninth inning was a doubleheader and they won twice. UN-believable. … I have been doing this a long time, ha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at."
「第九局就好像打雙重賽,連贏兩場一樣。真的太扯了,我做這行這麼久,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狀況」



"doubleheader"「雙重戰」,指一天兩戰,通常是因為之前補賽才會有雙重戰的安排。

另一位退役球員主播 F.P. Santangelo 則認為 Bucknor 根本不夠格在大聯盟擔任執法工作(他用了 "incompetence"「不適任」這個字)。

還好最終 Kelley 再度三振,若是讓 d'Arnaud 打出安打,將會追平甚至逆轉獲勝,Bucknor 砂鍋大的誤判可能會上頭條。

這不是 Bucknor 第一次做出離譜判決,這位年資長達 22 年的資深裁判經常被質疑好球帶有如變形蟲,太多根本沒進到好球帶的「幽靈好球」"phantom strikes",在 2003 年、2006 年和 2010 年,他被球員票選為「聯盟最糟糕的裁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