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與教育分離 ---何時才能在“自己”的學校看到“自己”的比賽?

目前台灣時下最夯的HBL,甚至已經比國內所謂的半職業聯賽SBL火紅。猶記得三月某個週末的夜晚,同時打開了電視看了兩場比賽。一邊兩隻HBL強權在高雄巨蛋爆滿的觀眾之下,打了一場難分難捨的比賽,球迷無不熱...

作者:CHOXUE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燿存

學校經營粉絲專頁,請帶隊老師協助教練現場直播,一方面可以記錄比賽過程供檢討,一方面也可以透過網路社群與大家互動~以下為範例:
華商女排在105學年度全國高中排球聯賽的第二戰直播
https://www.facebook.com/120..

CHOXUE

球學可以協助您們,做到簡單又更專業的直播喔!

Yueh-Han Lee

擔心學校體育成績好,鋒頭蓋過其他老師與學生考試的努力??只能說老師們多慮了
2016年里約奧運,美國隊金銀銅總共拿了121面獎牌,其中史丹佛大學在學生拿了金銀銅27面獎牌,加州柏克萊拿了22面獎牌,排名全球第八的韓國全國拿了21面獎牌。史丹佛跟柏克萊學術地位不用多說,但在學生單一年奧運獎牌數量也可以贏一整個韓國代表隊。
史丹佛跟柏克萊會因為學校奧運獎牌拿太多,光環蓋過其他老師研究教學的努力嗎?
還有現實面,史丹佛柏克萊籃球美式足球校隊教練薪水動輒一百萬美金起跳,待遇比一般老師校長都高,學校靠NCAA各項比賽收取轉播金,以及賣學校週邊商品賺進的收益,凝聚校友消費或捐獻貢獻,學校週邊商品至少比什麼sci論文點數等,更吸引普羅大眾,也減少學校財務負擔。
我們做不到史丹佛柏克萊這種等級,但若願意扭轉觀念做到人家的1%,或許就有機會

JHLiu

https://www.sportsv.net/arti..
其實這篇正好說,走HBL,掌聲結束後為了一口飯的故事。正好呼應這篇文章。若推廣為全民運動,就會到處需要籃球教練,那麼運動員的餬口,就不一定只有少少的體育老師一條路,還可以當私人教練。就像跆拳道現在到處有道館,許多跆拳道國手因此可以溫飽並繼續在這條路上。

fb - 林詠澤

追根究底,台灣最變態的就是教育制度。教育制度把所有學校和人的事情都扭曲了。教育制度不改,體育、科技、創意、美感與藝術教育、科學、創造力都不可能進步。

這樣的集中播出,也造成了賽事短暫曝光,短暫熱度,過了即退潮。更不用在贅述之前吵得沸騰的議題,男子組轉播多於女子組之議題,道理相當簡單,在有限的時間有限制的檔次中,電視台自然必定要往收視率去考量,無可厚非。

檢附上HBL前兩日賽程表(取自udn)

(檢附上HBL其中兩日之賽程表,擷取自udn)

二、比賽賽制 

講完轉播,再來影響學生球賽的主因是賽制。很容易理解的,轉播單位為了集中場地、集中賽事、主辦單位為了節省成本之下,最好的方式就是集中在一個場地將比賽從早上安排到晚上,並在連續幾天內完成。故現行體制下,HBL甲級的球員需要預賽連續打3場比賽,複賽5-7場,8強賽連續7場(近年來中間才有休息一天的安排),這樣的賽制,會造成兩種情形,1.球員受傷的機率大幅提升 2.球員未能有充分的休息,球隊的不穩定性提高。以現行的高中賽制,我拿HBL預賽來做比喻,部分球隊訓練了一年,打三場球賽,球季就結束了。

更遑論乙級球隊也是以區域淘汰賽方式進行,有80%的球隊在11月份賽季就結束了。這樣的賽制之下,若不幸主力在第一場受傷,球隊整年的努力可能白費,對球員而言、對教練而言,都是非常不公平的。但近幾年來這些極度不正常近乎變態的賽制,甚至需要在12強外卡賽一天打兩場球賽,後續造成的球員受傷、硬撐等情形,反倒是被包裝成熱血、感動,硬生生成為HBL主打的品牌。

 

當然正式比賽的賽制,影響了幾大因素,也是運動與教育分裂的重要原因:

 

1.訓練時間及訓練量

比賽的形式會決定訓練的方式。現行甲組球隊一天兩練是常態,三練也不奇怪。但透過上述賽制之安排,你無法去責怪教練過量的訓練,因為這一切都是由賽制去決定,若我的球員必須要面對這樣的賽制,我是教練,我必須有責任去訓練我的球員有足夠的體力及武裝心態去面對這樣的情況,對球員而言是一種保護,避免球員因為體力不足或是強度不足而受傷。但長期來看,過量的訓練及密集的比賽,都讓我們不時聽到學生運動員在學生時期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危及生涯。

 

2.體育班

當這些運動比賽的時間及代表隊的練球時常會運用到上課時間的時候,學校想到最好的管理方式,就是集中管理、集中在一個班級,因為這樣老師不用面對到班級上常會有一兩個學生缺課,而是一次就是整個班級球員都去比賽,上課進度也偏向一致。這造成某些體育班的學生,在正常人際關係之發展上,都受到了些許的限制,也侷限了這些孩子的生活圈。更讓這些學生無法接受到一般學生一樣的教育,他們可以考不一樣的考卷,可以上比較簡單的課程...等,運動與教育長期分裂,造成家長反對孩子去參與運動代表隊,很大的因素在於,這些體育班的學生、代表隊的同學,沒辦法受到同於一般的教育方式,家長會擔心當運動無法讓孩子升學甚至謀生時,這些學生運動員剩下的到底是什麼?

 

3.不同規範下,不公平的戰爭

在台灣甲組仍有許多球隊的訓練時間,是堅持一天一練的,在美國的體制之下,高中協會規定一個學校團隊訓練的時間,讓各球隊在同一個訓練水平下競爭,也會讓教練去思考如何在固定的訓練時間之下,做出最有效率的訓練,也可以讓我們處在同一個基準水平下,去評斷一個優秀的球員、一個優秀的教練。並且在規範訓練時間之下,讓學生運動員能夠同時兼具課業,在課業沒有到達標準之下是無法上場比賽的,這才是對學生運動員負責,因為每個學生運動員心中都覺得自己能打職業,身為體制面,我們必須去保護他們在未來沒有辦法以此為職業時,還是具備著在未來生存的能力。

規範訓練時間更可以造就想要進步的球員,會利用所規定的”團隊”訓練時間之外,來做自主訓練,故美國的學生運動員間自主訓練的風氣非常興盛,這部分也從許多旅美的球員口中得證。更聽過在SBL前輩訴說,台灣球員普遍不了解怎麼自主訓練、怎麼讓自己球技再有提升,甚至由於高中的過量訓練,讓部份球員離開高中之後產生了厭倦感,對籃球厭倦、訓練厭倦,後續放棄的大有人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