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作者:果子

中職二軍打高投低,該憂心嗎?

雖然中職二軍例行賽(不含前身代訓)從2009年就正式開始,受到廣泛注目卻是從去年CPBLTV開始轉播中職二軍聯賽開始,今年更因MOD加入直播,讓更多球迷得以從電視直接觀看二軍球員的實際表現。(謎之聲:...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中職二軍例行賽(不含前身代訓)從2009年就正式開始,受到廣泛注目卻是從去年CPBLTV開始轉播中職二軍聯賽開始,今年更因MOD加入直播,讓更多球迷得以從電視直接觀看二軍球員的實際表現。(謎之聲:為什麼連一軍教練都要透過MOD直播來掌握二軍球員狀況?,之前都沒有書面或影像報告嗎?)

 

但看過或注意今年中職二軍比賽的朋友,都應該發現今年二軍的投打狀況嚴重失衡,呈現極度的「打高投低」現象,也有新聞報導提出各項數據說明,這則報導的出現,也顯示今年中職二軍的投手狀態不佳,甚至讓人對中職未來的投手戰力感到擔憂。

 

這個現象是否值得擔憂?在筆者表示立場前,先用一點篇幅說明筆者以為造成今天這個現象的原因。

 

非常簡單:中職到去年以前,從沒真正的養成過本土投手(尤其SP)

 

這裡筆者要先說明對「養成」的定義:所謂養成,是讓具有資質但技術經驗還不成熟的選手,經由農場系統的訓練與實戰,把能在該聯盟生存所需能力培養出來的過程。

 

這裡有兩點需要注意:一、如果該選手在進入該聯盟以前,就已經具備宰制該聯盟的技術能力,就算進去後球團立刻提供一軍上場機會,也不視為中職球團的養成;二、對於球員養成的成功判斷,不完全在該球員是否能在一軍存活,而要看能否養出球員當初評估的「天花板」,比如說假如一位投手被評估具備單季投球局數超過150,至少十勝等級的SP,但在沒有重大傷病下,卻養成一般RP,就算能用十年,也算養成失敗。

 

這裡要稍微講點古,把時間拉長到中職剛開打時。

中職早年的強投,大多有旅日背景

1990年中職剛開打時,能夠宰制中職例行賽的本土投手,幾乎都有經過兩大「代訓」機構的洗禮。

 

第一個代訓機構是「中華隊」,第二個代訓機構是「日本代訓工廠」。

細數中職前五年的本土投手,除了謝佳訓、陳憲章等少數,幾乎都曾入選過80年代的中華代表隊,最差也入選過國際邀請賽的中華二隊,至於各球隊的主力,也幾乎都有留日經歷(多數是社會人球隊),如四大天王中陳義信待過中日龍、黃平洋在社會人日本運通、謝長亨在五十鈴、涂鴻欽在熊谷組,另外康明杉、陽介仁、陳明德、林琨瑋、林文城等都曾經赴日挑戰社會人,郭建成更打過日職養樂多。而這幾位本土投手套句棒球寫作前輩陳正益的話,都曾待過我最喜歡的球隊--「中華隊」。對這群投手來說,回中職打球是「貢獻所學」而非被中職球團養成。

到了1998年,因為第一波旅外鮭魚已回流完畢,加上兩聯盟惡鬥+黑鷹事件的雙重影響,非旅外亦非中華隊國手的兩聯盟本土投手,除業餘時期灑錢最認真的中信鯨外,曾出現非常反常的現象:打「PRO」的本土投手球速多在135Km/h上下,但業餘甲組卻有一狗票能輕鬆丟到140Km/h以上的本土強投,就筆者記憶所及(偷看球探測速槍)從1998秋季賽到2002年這段期間,確定最快球速有超過140Km/h的業餘甲組投手就有郭文居、徐余偉、曾傑志、王建民、張誌家、陳家鴻、曾兆豪、吳保賢、張志強、廖書霆、陽建福、王志忠、余文彬、宋肇基、陳榮造、黃欽智、許竹見、蔡仲南、莊培全、郭勇志、莊宏亮、李國慶、林岳平、張億德、杜寅傑、吳偲佑、林恩宇、劉俊男、蔡英峰、倪福德、潘健綜、王國進等數十人(這不包括高中畢業就旅外的曹錦輝、郭泓志、黃俊中等),以及筆者在2002高中聯賽投手觀察心得一文提到的陳偉殷、增菘瑋、鄭錡鴻、葉詠捷、高敏靜、黃佳安、耿伯軒、陳鴻文、姜建銘、買嘉儀、林柏佑、郭駿傑、郭勝安、買嘉瑞這幾位在青棒階段就具備140Km/h的強投,那段時間真的是如果當兵期間能夠順利打球的業餘甲組投手,立即成為宰制聯盟的即戰力。

現在知道林英傑是TML養出來的球迷可能不多

在這段期間,只有兩位本土投手算是在職棒養成:剛好兩聯盟各一位。TML養出來的是林英傑(當時把三毛養出來的總教練正是徐生明),但他在01年第三個球季養出來後,因為選拔單位的「偏心」沒能入選01世界杯中華隊最後陣容,只能在兵役期間暫時脫離棒球,退伍後回到誠泰才再度發光;CPBL養出來的其實更讓人痛心,原本應該是練習生成為連兩年先發十勝的「傳奇」,但卻因不自愛成為象迷口中的莫再提,是的,他就是王勁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