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龍迷憶往】這是戰爭!─90年代龍象對峙(上)

日前中信兄弟宣布5/5~7在澄清湖主場的行銷活動,主要項目是球迷可拿中職消失球隊的「舊」球衣來換限量中信兄弟「新」球衣,但筆者看到某媒體用「秀出你的味全龍球衣!」下標時,心裡就暗叫不妙,這擺明是搧風點...

作者:果子

Ju Shih-Hai

果大此篇文章又勾起了龍象的恩怨情仇.
20多年前的激情龍魂再度上升XD.
相信對於一個曾經是龍迷的球友.
最不願意的就是去支持兄弟&黃色球隊了.
所以這次兄弟的行銷活動真的令人唾棄~~

果子

我的目的倒不在掀起仇恨,但至少希望中信兄弟的宣推部門能夠瞭解,要收編他隊球迷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如果知道過去各隊球迷有那麼多糾葛,就不會這麼粗糙的進行這項企劃。

反過來問,如果參與過2003牛象爭霸的前興農牛迷,他們會非常開心的拿當時的球衣來交換嗎?難道都忘了威總被驅逐出場的事情?

JohnnyY

沒經歷那年代的愛恨情仇是不會懂的,
尤其是從職棒前3年就支持龍隊的球迷

果子

完全同意!

Hsiang-Chih Fan

對不起,我是從元年開始的象迷(我媽是徐總迷),我以前真的很討厭統一、味全跟興農。
李居明後幾乎沒看了,不過威總那場我有到場(幾乎到現場兄弟必輸,哈哈),當時驅逐出場很開心,被逆轉很傷心。
但是我能體會被敵隊說換球衣,有種侮辱人的感覺,今天又不是換中華隊或是退休名人堂球星的球衣。

Wei Yee Lee

對於從職棒二年成為一名狂熱的味全龍迷來說,這篇文章真的勾起我滿腔的龍魂熱血; 或許是兄弟委託的行銷人員並沒有參與到當時草創時的草莽文化,但身為前龍迷,還是忍不住想罵,頭殼外了嗎。雖然經過二十幾年了,我到現在還不願意踏入兄弟飯店,看到兄弟兩個字就想罵人,年輕的球迷肯定不懂,只要是能迷,老頭球迷怎麼就這麼偏激,是的,身為一個龍迷,我就是不可能跟兄弟扯上關係

Wei Yee Lee

天啊,錯字連篇,抱歉~~,大概是熱血衝昏頭

果子

冷靜冷靜,只能說球團方面今年換了全新的行銷公司,但是對棒球以及中職歷史完全沒概念,加上媒體有意生事在標題上強調龍隊,才會引起這個風波。

但,就算是其他隊,難道就跟兄弟象完全沒有過往嗎?看到網路一批護航的...五根手指向下的粉絲,我也只能搖頭...問題不在收編對象,而是「想收編」舊球迷這件事就非常匪夷所思...

龍迷永遠都在

壓霸不講理就是不喜歡,彬彬有禮的龍隊才是最愛

彭鉉傑

職棒三年龍迷報到,一輩子到死都不可能支持兄弟.看完文章更了解龍象仇怨,只能說積習未改,現在的聯盟還是一堆狗屁倒灶事.願龍魂不滅!

少林寺十八銅人

看了大大這篇文章,再次點燃了二十七年來的藍趴火...除了隔壁棚提到的爪明理(身在操營?!),應該沒可能有龍迷會轉投兄弟...如果要給整件事一個字點評,只有「十日十八干」!

井川慶

我職棒三年才看職棒,感謝大大提供以前的歷史給大家知道
不過我有點好奇,這些歷史在當時報紙是不可能做如何詳細的報導

大大以前是球團的工作人員或是記者嗎?

希望大大多寫一些以前的歷史,我相信有許多現在的球迷想看的

楊明勳

20多年前的激情龍魂再度上升+1
在還沒有網路論壇FB的年代
我們有一群喜歡棒球的同學
為了看球得坐火車從彰化到台中
但大家還是樂此不疲
我以前買了一堆口香糖
還定訂閱過『龍族』小雜誌呢
614事件真是讓我們不開心到極點
兄弟這個行銷真的是怪怪的

Ju Shih-Hai

國中時期吃芝X口香糖吃到倒胃口.
但蒐集到全套味全龍球員卡還是很爽

果子

我也吃了很多,但不要講龍隊全隊,連主力的卡一張都沒抽到過.....

李小虎

我是龍迷
當初真的是美好時代我記得我在國中補習時還把隨身聽的耳機藏在袖子裡偷聽廣播ㄟ~
我是二年才開始看的那年我應該才國二吧~時間飛快現在都38歲了
那時在台北球場就是先排球迷票真的不行才去買外野票
記得有一次黃牛票還賣到1200(外野)真的有夠誇張還只是龍象的例行賽而已~三連轟棒打陳義信我在現場~那種感覺真的爽加爽
黃平洋傷後第一次付出對時報鷹中繼我在台北體育場看免費的有看到
那種全場看到他上場熱身然後呼喚他然後他上場的榮景一輩子不會忘記
味全解散後我也試圖支持興農也跟著泰山看過統一的比賽
但總是少了一點感覺~紅色的熱情似乎很難再現
富邦接手後曾一度妄想紅色的球衣龍的吉祥物味全的班底可以以教練的身分再聚一堂~但妄想仍只是夢想~希望有朝一日紅龍狂潮可以再現...

果子

給Chaohong Cheng
因為你的留言直接破了我在下集打算一開始要寫的哏,趁現在看的人還不算多,我直接把你的留言刪除,敬請見諒,也請期待下集

Chaohong Cheng

常逛PTT的都知道亂刪網友推文是要不得的行為喔(誤)。

不過,我是覺得原po說『職棒元年的「味全VS兄弟」,並沒有太強烈的對抗意識』這話本身只能說表面上看是如此,但造成這兩隊日後成為世仇的種子,其實早在職棒元年一開打就已種下,而羅世幸當年那件事(這邊就先用比較含混不會爆雷的「那件事」帶過而先不要講太明,免得又破了原po的哽)正好就是這個種子被種下的關鍵事件。甚至可以說,這篇文已經提到的職棒元年底的旅日回歸球員分配會、以及職棒二年底呂明賜事件,會演變成那樣的結果,多少都跟那件事造成的餘波有關。如果跳過這件事,直接說這兩隊是從職棒二年起才突然變成世仇,這整段歷史的真相就會缺了一角。我只是想提醒原po這點而已。

不過如果原po其實後面還會提到這件事,那我就靜待原po的下一篇了。

果子

我在之前原本有回應,也把回應的副本放在味全龍迷專屬FB希望你能看到之後,我才把你的留言刪了,看來從你那天留完言後就再也沒有FOLLOW,也不是味全龍FB的成員,可惜!

簡單的講,「那個事件」確實是龍象成為世仇的「起點」,只是當時還不甚明顯,加上我在寫作時會有平衡的考量,一開始就打算放在「下篇」用回溯的方式提及。

希望你能理解一下作者的立場,刻意埋好而且期待給讀者驚喜的「哏」被熱心提供意見的朋友給破了,雖然知道不是對方的錯,但那種失落感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強烈,而且當時你的留言才發了不到半小時,為了保留大部分沒看到讀者的閱讀樂趣,才刪除你的留言並且簡單說明,這部分還請見諒

Clay Lee

說了公正評論,但是處處見到指責!
當然我是象迷,我可以接受您說的聯盟不公,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說你用和平的態度來寫-龍象對峙,因為在我看完後也對您所謂的公平感到不以為然...

果子

我的標題請看清楚:【龍迷憶往】,我只是不會歪曲事實,但觀點當然是偏向龍迷,如果有老象迷覺得不滿,當然也可以用老象迷的角度來寫,但前提也是一個:不歪曲事實

日前中信兄弟宣布5/5~7在澄清湖主場的行銷活動,主要項目是球迷可拿中職消失球隊的「舊」球衣來換限量中信兄弟「新」球衣,但筆者看到某媒體用「秀出你的味全龍球衣!」下標時,心裡就暗叫不妙,這擺明是搧風點火,果然當消息傳到龍迷圈後,龍迷的反應十分「強烈」,甚至連前兄弟象活動推廣部經理都表示不妥。

 

但很多現任中信兄弟迷卻對此表示不解:不過就是拿消失的舊球衣換我們的新球衣,有什麼不好?甚至有的表示「推出一千件我們都搶著要,那裡輪的到其他隊球迷來分」的……..意見。身為龍迷的筆者,當下差點要脫口罵白開頭的話語前,猛然驚覺「啊!這些球迷幾乎都沒經歷過當年的龍象大戰」,因為沒經歷過那個年代,加上中職球迷經過兩次大出走,知道過往歷史的球迷已經少之又少。為了讓現在的球迷多少明白1990年代的龍象大戰有多熱鬧,看台上龍迷VS象迷的情勢有多緊繃,在這裡用盡量簡要的敘述來說明龍象「世仇」的起因與筆者親自在場經歷的兩場龍象大戰,讓現在的小朋友知道中職早年的盛況。

其實這裡已經有撰寫早年部分龍象戰役的回憶文,但…不知是否出身因素,那些文章在開頭常預告下面的文章會有「血腥」「暴力」等煽動性字眼,但筆者生性愛好和平,因此只打算平和的描述這些過往,不擬加入任何仇恨情緒。

 

味全與兄弟,是從中職開打前就已經在甲組成棒活躍的兩支球隊。味全開始支持棒球始於1978年,當時宜寧中學因缺乏經費瀕臨解散,味全得知後立即撥款支援,讓宜寧中學以「味全」名義出賽並勇奪全國青棒冠軍(當時陣中最為龍迷熟知的選手就是陽介仁),之後這批選手大多就讀文化大學,味全也順勢與文化建教合作,成為甲組勁旅。

 

1984年,各大報紙突然出現一則廣告,以高出當時甲組球員行情兩倍的月薪招募球員,並且宣稱日後將會蓋自有球場,並且以成立職棒為目標。這則當時棒界人士看來怵目驚心的廣告主,就是現在兄弟飯店的大家長—洪騰勝。說實話,以當時台灣的棒球環境,連三級棒球都搖搖欲墜,甲組成棒即將後繼無人,球場更是破爛不已,要說這樣的環境可以打職棒,問100個會有101個說這麼想的人一定是「瘋了」。但就是這樣一位棒球瘋子(這是絕對的敬意),真的在這則廣告刊登後六年,讓職棒在臺灣開打。直到現在,我仍對兄弟飯店的洪騰勝先生抱持最高的敬意。

李居明是兄弟棒球隊開國元老

雖然祭出兩倍月薪,也三顧茅廬請來「教官」曾紀恩擔任總教練,兄弟飯店成軍時僅有13人,包含黃廣琪、李居明、林百亨、張永昌等,就算在當時也是人手嚴重不足,但就以這樣殘缺的陣容開始,在1985年「驚險」的晉級甲組後,僅花一年多的時間就在1986年奪下春季甲組聯賽冠軍,之後以曾紀恩的嚴格治軍與深具特色的全黃球衣,「黃衫軍」很快就成為當時成棒甲組最有人氣的球隊。

 

味全雖然一直是文化大學的建教合作贊助商,但文化大學從趙士強加入開始,「強打猛攻」就是球隊的註冊商標,當趙士強畢業後隨即有位更猛的強棒繼承人出現-沒錯,他就是「亞洲巨砲」呂明賜。那時文化大學打甲組比賽時,都會穿著代表味全的紅色上衣。一旦遇到兄弟時,球場上「紅VS黃」的色彩對比特別強烈,在那時也是甲組比賽的最熱門組合。

 

1990中華職棒開打,雖然開打前聯盟與球團都煞費苦心的全力宣傳,但到底臺灣球迷是否真的接受職棒而非「國際賽球迷」,其實也都沒有把握。直到4月29日的一場例行賽,台北球場的售票口首度擺出「售完」的牌子,16000名球迷塞滿球場,這時大家心中才算舒了一口氣,洪一中在職棒雜誌55期的專訪也提到,這時他才確信職棒在臺灣是可以存活的。自然,這場比賽的對戰組合,就是「味全VS兄弟」也就是「龍VS象」。

職棒元年的開打紀念胸章,那時還是聯盟統統籌

不過職棒元年的「味全VS兄弟」,並沒有太強烈的對抗意識。一來兩支都是老球隊,同時支持兩隊的也不少(筆者自己就是…當時兩隊都喜歡也都看),二來龍象組合雖然是人氣第一,但與第二的象虎差距不大(單場平均為6702 vs 6277),球隊與球迷之間的競爭意識尚未「覺醒」,也因此在聯盟與球團的忽略下,不安的引信已經開始埋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