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3

新生代捕手砲? 「灰姑娘BOY」原口文仁

「捕手之眼」的品質保證 2009年10月29日,當時擔任阪神球探工作的中尾孝義先生,這一天人在東北岩手洽公,仍不忘透過轉播關注著選秀大會。 中尾孝義,過去是捕手出身。他是央聯史上第...

請繼續往下閱讀

「捕手之眼」的品質保證

2009年10月29日,當時擔任阪神球探工作的中尾孝義先生,這一天人在東北岩手洽公,仍不忘透過轉播關注著選秀大會

 

中尾孝義,過去是捕手出身。他是央聯史上第一個拿到MVP的捕手,生涯有三度阻殺率超過4成。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1982年了,當年中日有一票優質的明星投手們,都裕次郎、大家熟悉的郭源治、鈴木孝政,甚至還有名人堂級的「鬪將」星野仙一,在他的引導功力之下,投手群皆能信服於他,彼此搭配得宜,最後帶領中日奪得聯盟優勝。

 

此刻,花卷東車站的電視畫面上播映著,包括阪神的真弓監督在內、第一回合抽中空氣的5支球團代表,紛紛與獲得菊池雄星選手交涉權的西武球團致意。

 

 「阪神已經選進五個人了啊?!」

 

隨著選秀會熱絡地進行,中尾開始若有所思地碎念著。

 

原來,這一陣子以來,中尾球探不只一次透過電話、e-mail多次與菊地敏幸先生(時任球探事務東日本統括)口沫橫飛地說著,像是原口捕手的條件啦、對棒球有多執著等等。

 

「菊地先生……請選『原口文仁』,拜託了。」

一直到選秀會前一天仍確認再三。

 

顯然,對於到現在這名選手的名字還沒亮相,感到很不安。

 

好佳在,第六回合,終於看到這位來自帝京高校的大型捕手被選入。

 

用名捕的眼光挑選出的捕手,想必是再理想不過的夢幻逸材吧?作為一代名捕,用他的「捕手之眼」來擔綱球探工作,自然也讓人期待他的選材能力。中尾第一次看到原口文仁是09年的春天,當時在神宮第2球場舉辦的都大會,原口還在該場比賽掃出右外野平射全壘打。

 

當時中尾的球探筆記本留下「雖然傳球不算太強,但動作相當確實,打擊也很好。」的不錯印象。

 

老家在埼玉縣的原口,高中時代就讀位於東京的棒球名門「帝京高校」。他每天通學往返,光是單程就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但在下課、練完球回家之後,他不嫌疲憊,把握每個晚上的時間,透過父親替他架設的打擊籠網在家裡繼續訓練,當然,隔天又比別人提早搭車到學校練球,日復一日。

 

中尾球探以過去的經驗認為,

「養成最困難,但最不光鮮亮麗的一員,沒有高強度的忍耐性格是行不通的。」

 

而他注意到原口的就是這種拚勁和個人特質。高中能獲選為日本國家代表的選手,棒球底子大致都沒問題,那日後選手們的差異在哪呢?中尾這麼思考著。

 

隨著選手評價工作得持續進行,他似乎有了答案。越了解原口,中尾球探就越欣賞他,嚴格說起來,這也是他第一次以球探身份掛保證的捕手。

 

真弓監督與當年阪神新入團的選手。後排右二為原口;後排左二則是今年活躍於投手丘的秋山拓巳。(圖取自阪神虎官網

 

背上苦澀的三位數

2011年,原口進入職棒的第二年隨即在二軍出賽48場,繳出出賽打擊率.329,兩隻全壘打11分打點的好成績,以穩定的火力宣示自己有能力角逐職棒舞台。

 

無奈,真正的挑戰才開始。

對於在場上總是一股傻勁、毫無保留拚盡全力的原口來說,開始被傷勢纏身。

 

12年球季初就覺得腰有不適,5月回歸陣中,但因腰傷再度復發而宣告整季報銷、未再出賽,這一季在二軍受到傷勢影響,僅僅出賽16場,留下打擊率.189、5打點的不合格成績,而依據規定,給予自由契約後,球團隨即與原口改簽一份育成合約(具支配下經驗的球員,在球季結束必須自動給予自由契約),球衣背號也從支配下的52號換到育成的124號,形同位於戰力的邊緣位置。

 

翌年的2013,好不容易回到場上練球,卻在一次的打擊練習中被隊友田面巧二郎丟中左手尺骨,造成骨折,再度脫離戰線,整季僅比上一年多出賽1場,17場比賽中,只繳出打擊率.263、2打點。沒有好看的成績單,自然也無法擠入球團支配下的窄門,再度以一張育成選手契約留在陣中。

 

而 14、15年狀況也未能好轉,這兩年出賽數雖比過去都好,有接近60場的出賽場次,但帳面上只分別拿下.264、5轟、13打點及.220、4轟、11打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