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0

五大重點看歸化和海外華裔球員的世界趨勢

當今世界體壇,歸化球員和血統球員的招募和流動早已行之有年,舉例來說,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原中國體操運動員李東華代表瑞士出賽,奪下奧運金牌、1996年日本歸化美國中鋒Daniel Weiss。台灣其...

作者:Sim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今世界體壇,歸化球員和血統球員的招募和流動早已行之有年,舉例來說,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原中國體操運動員李東華代表瑞士出賽,奪下奧運金牌、1996年日本歸化美國中鋒Daniel Weiss。台灣其實早在1990年,印尼籍羽球好手陳鋒為求更多的出場機會而轉籍至台灣,並替台灣奪下首面世界羽球錦標賽銀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原籍中國的桌球好手陳靜轉籍至台灣,替台灣拿下銀牌,但此階段的歸化或華裔球員並非政府運動部門為了提升球隊競爭力而主動尋找,而是球員主動移居所致。2011和2013年,台灣也主動招募了足球員陳昌源和籃球員戴維斯,他們也分別在幫助台灣在足球和籃球上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不論是競賽成績還是運動熱度。

(陳靜)

 

在全球化高度進展下,對於擁有運動天賦,但卻因為競爭激烈亦或是其他因素而無法在最高職業聯盟以及該國家隊效力的運動選手來說,投效其他國家的職業聯賽,進而為該國家隊效力也是不錯的選項,以2015年亞洲籃球錦標賽為例,多達7位原籍美國的歸化球員加入亞洲戰場,混血球員更是不計其數。另一方面,很多傑出的運動員本身的國家隊因為實力不夠或者是原國培訓環境較差,而無法在世界舞台上與頂尖國家競技,他們只能寄望藉由歸化或是血緣關係到其他實力較強的國家,從而實現自我價值和人生目標,例如NBA魔術隊中鋒Serge Ibaka原是剛果人,後因為為參加奧運及世界盃加入西班牙國家隊;原土耳其青年隊的Mesut Özil為了一圓世界盃夢想而轉籍到德國。

 

轉籍球員的代表作

(Bo Mccalebb)

 

對於球員轉入國來說,這些歸化和血統球員的加入對於各國國家隊有著相當大的幫助,他們可以帶來技術和成績上面的提升,並吸引更多球迷進場,甚至幫助該項目運動發展。許多國家使用外來戰力後都有明顯的戰力提升以及帶動國族主義,例如2011年歐洲籃球錦標賽,籃球實力不強的馬其頓接連擊敗歐洲強權希臘、立宛陶等國晉級四強,馬其頓陣中沒有明星球員,本屆前連複賽都進不了,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歸化球員Bo Mccalebb平均每場20分的表現,將馬其頓的籃球實力大幅提升。

除了贏球外,引進轉及球員也能提升國家對該項目運動的氛圍,印尼籍羽球選手吳俊明在是2000年雪梨奧運的男雙金牌以及2001年世錦賽金牌,在2001年後歸化成為美國公民,2005年,吳俊明再度拿下世錦賽金牌,也是美國羽球史上首面金牌,吳俊明也成為羽球史上首位曾代表兩個不同國家獲得世錦賽金牌的選手,使美國當時興起一陣羽球瘋。日本在1993年世界盃足球資格賽以一球之差落選,被稱為杜哈悲劇(ドーハの悲劇),痛定思痛的日本在1997年世界盃前歸化巴西籍前鋒Wagner Lopes,幫助日本首次踢進世界盃,也讓日本足球的國族主義邁向高峰。而近期亞洲籃壇上菲律賓則是歸化NBA球員 Andray Blatche和多名混血球員,成為亞洲賽場的頂級強國,並首度進軍世界盃籃球錦標賽。

(Wagner Lopes)

 

不得已的轉籍球員

(安賢洙)

人才的競爭激烈也加速也讓運動員的汰換的速度飛快,尤其是在頂尖的世界賽場上,倘若因為受傷或是狀態不佳很有可能會被原有體制拋棄,如前韓國籍溜冰好手安賢洙,曾在2006年冬季奧運替韓國奪下三面金牌,然而,由於韓國冰上聯盟中的派系鬥爭和選手間的惡性競爭,加上在訓練中受傷,安賢洙失去冬季奧運參賽資格,他決定遠走北方,接受俄羅斯的邀約,歸化成為俄羅斯籍的運動員,並在2014年冬季奧運上拿下三金一銅的成績。

 

2005年,綽號泰山神童的台灣撞球選手吳珈慶在世界撞球錦標賽接連拿下九號球和八號球的冠軍,成為世界撞球中第一位同年拿下八號和九號球冠軍的選手。但因不滿台灣的訓練環境以及體制,2009年吳珈慶突然宣佈取得新加坡公民權,即將轉籍新加坡,震驚台灣體育界,但後續因條件沒談攏而作罷。然而2011年,吳珈慶又宣佈因不滿台灣撞球協會封殺,因此轉籍成為中國選手。要在原體制東山再起會非常困難,對於有天賦和夢想的選手來說,歸化他國就成了另一個新的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