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6/01

來自突尼西亞的穆斯林球員 Ons Jabeur法網寫歷史

(圖片來源:WTA官方臉書) 法網開打至今不少種子掉滿地,繼謝淑薇擊敗第七種子的 Johanna Konta後,從會外資格賽打起、拿到Lucky Loser進入會內的Ons Jabe...

作者:Fall Out Girl

(圖片來源:WTA官方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法網開打至今不少種子掉滿地,繼謝淑薇擊敗第七種子的 Johanna Konta後,從會外資格賽打起、拿到Lucky Loser進入會內的Ons Jabeur,昨天以 6-4、6-3擊敗第六種子的Dominika Cibulkova,不只是他生涯對TOP10的首勝,她更成為第一個打進大滿貫第三輪的阿拉伯女球員。


來自北非神秘世界、突尼西亞的女網選手Jabeur,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有趣的是,按照伊斯蘭教教義,穆斯林有「齋月(Ramadan)」的習俗,齋戒期間有必須完成的任務,像是在白天禁止進食之類的事情,(註:齋月:為期30天的宗教習俗,穆斯林在日出之後不得飲食喝水,直到日落才可吃喝。)而今年齋月由5月27日入齋、直到6月26日結束,Jabeur的穆斯林身分也引起媒體的關注。


「很難去同時考慮到齋月的事情。」Jabeur進一步解釋,「我的意思是,我很難在打比賽不吃不喝,很顯然的,我是沒辦法連續30天都這樣做,但我在比賽結束後,在下一次齋月來臨前,一天天的履行完齋戒月該做的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先前Jabeur在來台灣參加WTA Taiwan Open時就被問到關於在齋戒月的事,由於習俗的關係,她會在日落後完成禁食,並在凌晨起床練球,由於齋戒月是看回曆而定,每年的時間並不固定,Jabeur表示,她會在確定時間確定後安排賽程、盡量避開齋戒月的時間。

 

圖片來源:美聯社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目前排名113名Jabeur從法網會外資格賽打起,最終輸給了 Miyu Kato,原本以為要提早打包回家,沒想到獲得大會給予「Lucky Loser」 的身分,讓她得以首闖法網正賽的舞台,得知消息的她也大感驚喜,「我在知道消息後,我真的、真的很開心,我對在訓練室瘋狂的大跳,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能夠打進法網的正賽讓人難以置信。」


Jabeur踏進法網舞台顯得無所畏懼,從「Lucky Loser」的身分打出驚奇,首輪就以就以6-3、6-4擊敗Ana Bogdan,成為9年來首位在大滿貫闖入大滿貫第二輪的阿拉伯女球員。


「Selima Sfar曾在9年前站上這裡,我要跟他說,站上這裡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我希望她人就這,跟我一起見證這一刻。」Jabeur說,「我在還是青少年時期曾在這裡打過球,我在這裡有很多回憶,我希望可以創造更多的回憶。」事實上,Jabeur正是2011年青少女女單冠軍。

 

圖片來源:Tnani Badreddine.
 



「我很喜歡在這裡打球,這裡其實離突尼西亞很近,我的意思是,這跟在澳洲或是美國不同,我會說法文,我覺得我跟這個國家的關係比較沒距離感,我很喜歡在這裡打球。」 Jabeur說。


Jabeur表示,很多突尼西亞人在現場幫她加油,「所以在這裡打球,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突尼西亞一樣。」就連現在法網的天氣都跟自己的家鄉有點相似。

 

圖片來源:美聯社

 

Jabeur現在逐步在締造歷史,昨天擊敗大會種子球員Cibulkova,再度躍上媒體版面,成為法網近20年來,第一位闖進第三輪的「Lucky Loser」,而她也在賽後和她的團隊擁抱,並身披國旗向世界宣告,她正是來自「突尼西亞」的選手。

 

「當我贏球的時候,我是代表阿拉伯世界,當我輸球時,我就當Ons Jabeur就好。」Jabeur帶著微笑說,「我們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但當你做了很棒的事時,說起了阿拉伯世界、說你來自突尼西亞、來自摩洛哥,或是其他阿拉伯世界的國家,他們就會對你產生興趣。」


「對我來說,這不只是只代表著突尼西亞,這是整個阿拉伯國家、非洲大陸,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因為我覺得我的國家變得更大了。」Jabeur說。

 

大黑馬Jabeur接下來的對手將是 Timea Bacsinszky,能否再創驚奇、讓更多認識這位來自突尼西亞的22歲女球員,值得期待。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