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6/08

我要告訴你一個故事 ─ Leandro Barbosa

我想跟你們聊聊有關我在NBA的旅程中交到的朋友。 而且我保證,在文章結束之前,Shaq當年在U.S. Airways Center的作為將被我赤裸裸的揭露。(譯按:我也向各位保證,文章中...

作者:josephhou

尼可拉斯

以前非常喜歡這名太陽隊的板凳暴徒~ 切入速度快、外線又準。

希望未來版大能多翻譯老太陽隊相關球員的好文章,例如Kevin Johnson、Barkley之類...

阿東/sgdyang

很棒的小故事!

捲捲

謝謝你的小故事~ 這是我最愛的球員之一!

james yang

當時的太陽,Barbosa也是球隊的靈魂之一呀!!
最佳第六人、板凳暴徒,太多太多了

我想跟你們聊聊有關我在NBA的旅程中交到的朋友。

而且我保證,在文章結束之前,Shaq當年在U.S. Airways Center的作為將被我赤裸裸的揭露。(譯按:我也向各位保證,文章中間有一段字糊糊的看不清楚,所以我沒辦法翻譯,年紀大了老花眼敬請見諒。)

不過現在還沒輪到他,現在,我們先來談談金州勇士隊。

你現在正在看季後賽,對吧?勇士隊,天啊....他們簡直難以置信,大家都知道這點,但是可能不知道為了達到這個水平,他們做了多少努力,我記得,因為我就在那裡,在2015年拿到冠軍之後,我們甚至在下個球季表現得更好,這是非常瘋狂的。

我的好友Steve Nash在2016年來當助理教練,並對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但是一開始我的感覺是很奇怪的,當年我和Nash在太陽當隊友的時候,我們總是笑成一團,那是多麼美好的時光,但是做為教練他非常認真,完全公事公辦,他甚至不像以前習慣性的經常改變他的髮型了。

他希望這支勇士隊能夠再進化,尤其是Klay Thompson和Stephen Curry。

Klay已經是一位非常好的球員了,但是Nash還是看到了些什麼,以往Klay在練球結束後都會留下來,以一般的投籃姿勢加練一個多小時的三分球,但是Nash不喜歡這點,他跟他說你在比賽的時候才不會總是有這麼舒服的空檔讓你好好投,但是Klay總是命中每一個三分,所以他看起來有點像是,我為什麼要改變什麼?因此他花了一點時間才接受Nash說的話,不過Nash點醒他之後,Klay花了很多時間練習,最後,Klay將運球後的出手融入了他的日常投籃中,效果如何你現在也看到了。

和Curry一起打球,讓我知道他對我們當年在鳳凰城的成功有多麼瞭解,Nash經常和我在練球結束後一起練習投籃,然後Curry就會出現,開始問Nash關於當年那支太陽隊的問題,他非常喜歡我們的打法,而且他想知道要如何讓勇士打得像那支球隊。

聽到這些讓我感到光榮,整個職業生涯都待在聯盟中的最佳球隊之一、也是這個星球上的最佳球員之一,整天在問要怎麼打得像我們當年在鳳凰城打的那樣,我們的小球風格在當年還被認為有些不合時宜,甚至有很多人不屑,但是現在它變成了主流,我也可以想像遲早有一天它會發展得比我和Nash做到的更好。

如果你在12年前跟我說,我們這種不適合主流的打法會激勵勇士去做他們過去幾年完成的一切,我一定會說你瘋了,不過我的整個NBA生涯就是這麼瘋狂。

我在巴西聖保羅的貧民窟長大,那是個很艱困的環境,如果你在不認識任何人的情況走進我的鄰居家,你搞不好就出不來了。

我早上和媽媽一起賣水果、晚上打籃球、並睡在我家的地板上,我記得當我八歲的時候,我在朋友家看Michael Jordan的電視轉播,在那之後我思考了自己的未來,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要去NBA,我想要在Jordan的聯盟中打球,更重要的是,我要帶我的家人離開這裡。

如果我做不到,我們家的某個人可能隨時就會死在那裡。

籃球對我來說是一種遊戲,但是這就是我離開我鄰居們的方法,這就是我們的出路,而在2003年,我終於得到了離開的機會。

我還記得騎車穿越曼哈頓前往麥迪遜廣場花園參加NBA選秀會的畫面,在巴西,每個人談到美國都很興奮,彷彿那是個夢想世界,即使成真的這一刻,看起來也仍然不像是真的,紐約....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我很震驚,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不同,建築物、人、所有的人....太多了,我覺得我那天整個晚上應該講不到10個字,我只是痴痴的看著一切,這實在太超現實了,即使場內念到我的名字,我仍然沉浸在震驚的情緒中,每個人都站起來鼓掌,但我還是坐在那裡。

原本我是被馬刺選中的,不過幾分鐘後,幾個太陽的工作人員來到我身邊跟我說,我被交易到鳳凰城了,我其實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這兩座城市我聽都沒聽過,我只是點點頭就跟著他們走了。

隔天,我到了亞利桑那州,我直接從機場前往球場,有幾個太陽隊的工作人員帶我到球員休息室,向我介紹我的置物櫃,上面有我的名字、我的球衣和我的鞋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