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作者:Simon

Channing Frye 讓騎士隊從強隊變成爭冠勁旅的男人

2016年2月,Channing Frye加入克里夫蘭騎士隊後,他馬上嗅到了騎士隊上瀰漫著古怪的球隊氛圍,不是氣氛不好,而是充滿尷尬。Frye古靈精怪的腦袋馬上想到了該如何破除著尷尬的情緒,他組織了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年2月,Channing Frye加入克里夫蘭騎士隊後,他馬上嗅到了騎士隊上瀰漫著古怪的球隊氛圍,不是氣氛不好,而是充滿尷尬。Frye古靈精怪的腦袋馬上想到了該如何破除著尷尬的情緒,他組織了一個球隊群組“BORED”,不但讓全隊有個聯繫的管道,也能隨時分享想法或是趣事。

 

上週總冠軍賽前夕,在BORED中,Frye丟出了一個大哉問,

Frye:誰是最具代表性的肌肉男?巨石強森還是阿諾史瓦辛格?

Frye:我選巨石強森。

 

反擊來得又急又快,阿諾的鐵粉LeBron James和Kevin Love立馬還擊,不斷對著Frye嗆聲,「他們嗆爆我了。犧牲自己成為笑柄來讓全隊開心,我喜歡這樣的工作。」

 

在Frye還未加入騎士隊前,James和Love之間的關係頗為尷尬,不是互相討厭,而是有點像是缺乏感情基礎的情侶,他們都是有天份的明星球員,但一直建立不起好的溝通模式,不論在或不在球場上。因此,當時他們一定想像不到,如今會在一個共同群組中嬉笑打鬧。

 

不論是James還是Love都不曾想像過。

 

所有的人認為,破除尷尬氛圍,就是Frye。

 

「在Channing加入前我們只是一支好球隊,但他來之後,我們才凝結成一支勁旅。」騎士隊前鋒Richard Jefferson在2015年8月加入後,很明顯地感受到球隊氣氛的轉變,「Channing找到方法讓LeBron和Kevin能夠產生交集,他們開始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對方,開始相互理解,不論場內外都有了交流。」

 

2016年2月時,James收到了訊息,騎士隊打算買斷Anderson Varejao來獲得Frye,雖然Varejao當時因傷打得斷斷續續,但身為James最喜歡的隊友之一以及休息室重要的領袖,James很擔心這會破壞騎士隊的士氣。於是乎,James決定詢問老經驗的Jefferson,「Hey RJ,Channing Frye人如何?他能融入我們嗎?」

「Man,你一定會愛上他的。你看著,他會讓我們更團結。」Jefferson豪不猶豫的說。

 

「這是就是我要的答案。」James鬆了一口氣。

 

有著不錯的三分球命中率,Frye是典型能拉開空間的長人,很快就在輪值圈中佔有一席之地,但他對騎士隊的影響球場下遠大於球場上。在騎士休息室當中,Frye很快地就成為了「glue guy」,他讓球隊從若即若離、略帶尷尬的氣氛中凝聚起團隊合作的精神,這也是騎士隊上一季奪得冠軍的重要原因。「Channing是很棒的協調者,他消除了尷尬,讓球隊文化和感情更好。」LeBron強調,「我們需要他。」

 

一直以來,「glue guy」都是成功的球隊中最不可或缺的人物。glue guy可以由不同類型的球員來擔任,有時候是球隊主將,在能力、品行和人和都表現完美,例如Tim Duncan;有時候一直球隊會有若干球員能激發化學效應,以2014-15賽季的勇士隊為例,開心果Leandro Barbosa和激情的Draymond Green就是激起士氣的重要人物,除此之外,還有可以嬉笑也可嚴肅的Andre Iguodala也很重要,當球隊有需要時,他們不論在場上還是場下都有很大作用。

 

但大多數的「glue guy」都會是經驗十足的老將,他們有足夠的膽識、能力和態度得以勝任。

 

2011-2013兩個賽季,熱火隊完成2連霸,James直指Udonis Haslem就是最重要的領袖,他的工作態度和勇於挑戰的精神讓隊友們信服,包含James、Wade和Bosh這三大巨頭,「他這種球員太重要了,當UD在說話時,我們全神貫注地在聽,因為他總是能講到心坎裡。」這不是Haslem第一次被提及,2006年熱火隊拿下首冠,Shaquille O'Neal也特別提出Haslem對球隊的重要性。當年,球季進入尾聲,熱火隊以24分之差慘敗給公牛隊,回到休息室後,球隊在休息室有了一次「小小的爭執」,Shaq回憶道,Haslem和 Alonzo Mourning召開了球隊會議,「我們有一些球員,像是Antoine Walker和Gary Payton,在夜店或是酒吧流連的太頻繁了。Udonis告訴我們,別再胡搞了,做點正經事吧,不然我們一場球都別想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