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中華客場對新加坡男足賽前簡析

中華男足在6月3日(六)晚間的滂沱大雨中,於新莊體育場新鋪設的人工草足球場,與銘傳大學男足展開搭配不太順暢的練習賽。隨後國內球員與諸多旅外球員,於6月5日(一)先後抵達新加坡樟宜機場,隔日在新加坡展開...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吳家榮

昨天贏了..0.0...雖然一開始掉球..不過最後還在客場連追二球逆轉.!

  中華男足在6月3日(六)晚間的滂沱大雨中,於新莊體育場新鋪設的人工草足球場,與銘傳大學男足展開搭配不太順暢的練習賽。隨後國內球員與諸多旅外球員,於6月5日(一)先後抵達新加坡樟宜機場,隔日在新加坡展開賽前集訓。此次新加坡足協辦理2019亞洲盃資格賽E組主場,選擇人工草皮的惹蘭勿剎體育場(Jalan Besar Stadium)。國內多數球員在近兩年之前,甚少在人工草足球場練習或比賽,更缺乏豪雨轉微雨於人工草皮踢球,因此適應人工場地成為中華男足賽前的首要課題。

  就在我國男足尚於適應人工草皮,前往新加坡適應環境之際,新加坡與緬甸男足在6月6日(二)晚間9時,已於比賽主場踢完閉門友誼賽。新加坡在這場練習賽力壓緬甸男足,卻在前場傳導至射門的順暢與把握度有限,最終遭到緬甸男足逼和。在〈簡介新加坡足球與國家隊(下)〉介紹近期新加坡男足的主力球員。接著本文說明近日兩隊的賽前動態,連同出賽球員名單,新加坡男足可能的球員調度與戰術。讓國內讀者完整掌握雙方現況,進一步說明中華男足首場客場賽的觀賽重點。

 

一、雙方出賽球員名單

 

  此次中華男足的23位出賽球員名單,早在6月5日(一)搭機之前,黑田和生總教練便已決定。新加坡足協當日便知曉中華男足陣容,享有地主的完全優勢。俟6月6日(二)與緬甸友誼賽後,桑德拉・穆爾西(Varadaraju Sundra Moorthy)總教練根據戰術模擬成效,才要從27位徵召球員決選出23位出賽球員。儘管新加坡足協與媒體全程保密友誼賽,近期先發、出賽的主力球員紀錄,連同新加坡新聞報導友誼賽,先發球員名單在6月9日(五)之前似隱若現。

  這次雙方的出賽球員名單,中華男足總教練率領的教練團,選入蔡孟辰、游家煌、趙明修、施信安四名年輕球員。新加坡男足總教練讓前一場對巴林未曾出賽的Madhu M Mohana上場,並繼續讓25歲的Muhammad Khairul Nizam bin Mohammad Kamal出賽。同時試著從新加坡聯賽近期賽況,增選國內優秀球員見習新加坡對緬甸友誼賽。下表為雙方可能出賽的球員名單:

中華與新加坡成人男足雙方現有出賽球員名單

  儘管雙方先發球員與3月底變動有限,中華男足赴新加坡的23人名單,四位年輕球員是否先發、出賽?或是坐於球員替補席近距離觀摩?黑田和生總教練調度球員的方式,將能端倪出教練團到底是為了客場爭勝?還是為了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繼續練兵?置教育部體育署林德福署長在立法院,與陳學聖立委詢答過程,發出六年挺進百名的豪語於不顧……。

  新加坡桑德拉・穆爾西(Varadaraju Sundra Moorthy)總教練的先發陣容,也與三月客場賽幾乎沒有太大變化。因此重點在於教練團趁著與緬甸的友誼賽,模擬10種進攻取分的模式,研判哪些模式相對順暢而有效率。將新加坡男足在客場專注防守巴林男足,拖延整場達99分鐘之久的「慢郎中」風格,舊瓶裝新酒的展現中、近距離的小組傳導,組織成侵略性的右側盤帶或推進、再吊球左翼的轉進取分,在新加坡國民面前蛻變為進攻足球。

 

二、中華男足人工草比賽初體驗

 

  黑田和生總教練在新加坡受訪時,坦言我國多數球員從小到大的培訓歷程,幾乎是在天然草皮練習與比賽。這次面對客場賽的人工草皮足球場,的確有些球員還在適應。從6月3日(六)晚間與銘傳大學足球隊對賽,扣除陳昌源、殷亞吉、朱恩樂、陳柏良、溫智豪、陳浩瑋等旅外球員,直接飛抵新加坡會合而未參加。吳俊青及國內在新北市新莊體育場集訓的球員,面對暴雨之下的人工草皮足球場,個人技術、傳導穩定度、跑位默契等,皆未能發揮應有水準而欠缺順暢感。

  更令人擔憂的是,3月26日主場出賽土庫曼時,中華男足後防兩側屢遭入侵,陳毅維擔任後衛的防守習性已遭掌握,陳家駿初次上場更踢進烏龍球。即使國內屢有懷疑陳昌源年齒漸長、近況不佳,他終究是中華男足現階段在右後場,無一球員能夠與之比肩的後防主將。這次陳昌源在體育發展委員會余政憲主委居中協調,逐步化解2015年因積欠機票費,引爆旅外球員對中華足協的信任危機,將在這場球賽再度披上中華男足8號上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