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8
作者:Dexter

詹姆斯傳了那一球,就能改變系列賽結果嗎?

2010夏天,詹姆斯做出的那著名的「決定」,他贏得了一切,兩座總冠軍、兩座MVP、兩座FMVP,以及再次追趕喬丹的機會。 但同時,他付出的代價是,家鄉和前球團的憎恨。 「決定1」之...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0夏天,詹姆斯做出的那著名的「決定」,他贏得了一切,兩座總冠軍、兩座MVP、兩座FMVP,以及再次追趕喬丹的機會。

但同時,他付出的代價是,家鄉和前球團的憎恨。

 

「決定1」之後過了6年,凱文·杜蘭特(Kevin Durant)用和詹姆斯一樣的方式,再次獲得成功,而他戰勝的,正是曾經的「榜樣」。

 

其實詹姆斯和他的騎士團,在這個系列賽中並非沒有機會,他們在克里夫蘭的兩戰本該全拿下的。但他們沒能做到。杜蘭特站了出來,他在最後一分半鐘連切帶投、砍下7分,包括倒數45秒的那一計逆轉三分。儘管如此騎士仍舊沒有倒下,直到詹姆斯發生了那一次失誤。

如果,他們能贏下G3,那或許,他們有機會像去年一樣,在克里夫蘭打滿三場,將戰鬥拖到泥沼戰中,然後憑藉著詹姆斯和歐文(Kyrie Irving)無雙的陣地戰爆破能力,而再次來贏得冠軍。儘管今年的戰局更艱困,金州也更為強大,但他們並不是全然沒機會。

哪出錯了?影響歷史進程的G3,到底是什麼決定了最終勝負?

有些人認為是在杜蘭特投進逆轉三分前的那一個回合。

第四節最後一分鐘,詹姆斯在中場位置持球,騎士四個人拉開,這就是經典的「一皇帶四射」的老套路,而正是這一個近乎無解的戰術,讓他贏得了三次冠軍。

可是這一次,他沒有雷阿倫(Ray Alle),沒有米勒(Mike Miller),球最終交給了柯佛(Kyle Korver),但他沒能將棺材上的釘子給釘上。於是更加飢渴的勇士,聞到了勝利的氣息,他們鑽了出來,在快貸球館拿下了重要的一勝。

在G3的失利是重大的,在2016年之前,沒有球隊能在決賽1:3落後的情況下,拿到歐布萊恩金盃。去年騎士完成了,可是別忘了,有兩個重大的事件促使這一切有可能發生:第一,格林(Draymond Green)的禁賽;第二,博古特(Andrew Bogut)的受傷。

上帝偏愛克里夫蘭。

 

 

但今年不一樣,勇士實力本來就高出騎士半個頭,本賽季他們又得到了杜蘭特。另外,去年的失利讓他們渴望復仇、渴望殺戮,很多人會忽略掉這一點,但這其實比帳面上的陣容更重要。

還記得14年那一隻馬刺嗎?我們總是不斷地提到他們,因為他們在那一年做到的事情實在太富有傳奇性,沒人能在一次回合內、做出這麼多次傳導、維持高效率的同時,還能將失誤率壓在這麼低。

他們在該賽季創下了無數讓人瞠目結舌的紀錄:

1.每100次進攻可得120.8分,自1985-86球季開始統計此項數據以來的最高紀錄。

2. 總冠軍賽期間共比熱火隊多傳了472次球。平均每場比熱火多傳157球。最後三戰真實命中率高達了65.1%,而當年最準的球員 Kyle Korver真實命中率是65.3%。

3. 總冠軍賽場均出手了23.6記的三分球,佔總出手數數的32.6%,史上第二,命中率44.8%。

4. 馬刺最後三戰的得分效率值124.9,聯盟29年來的新高。

 

馬刺的動力來自於他們在前一年只差5.2秒就能奪下冠軍,這一種巨大的失落感,幾乎要將他們給絞殺。

總教練帕波維奇(Gregg Popovich)說:「我有想過要退休。不只是因為我們輸了,而是我意識到生命中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去追尋,我想休息一會兒,看看我那好勝的精神還在不在。」

他們需要另一種強烈、而且艱難的目標,才能讓他們再次找到生活的理由,於是他們將此投注在那一支團隊上,造就了2014年的表演。

而去年的那一支勇士,不僅是出自阿拉莫體系,連失利的痛苦程度,也一點都不輸於師門。73勝亞軍,這一汙點在這一個球季一定不斷的被人提起,以後也是。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失敗,也沒有人比他們更不想要失敗。

於是他們寫下:

1.總決賽16-1,擊敗了比去年更強的那一支騎士,拿回他們早該得到的東西。

2.單場拿下132分,創下過去30年來,NBA決賽的單場最高得分紀錄。(後來被騎士在G4破了:137分)

3.單場飆進18顆三分球。(也被騎士在G4破了:24顆)

4.上半場投進12記三分(騎士G4:13)

5.季後賽15連勝。(後也很難有來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