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0

怪亦有道 Charlie Blackmon打出超凡成績

看科羅拉多落磯隊比賽時,如果你的目光望向中外野,有時候會有種「誒?我不是在看棒球嗎?」的錯覺,Charlie Blackmon的詭異造型,參差不齊的鬍子和詭異的髮型,總是能成為目光焦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WLSH18

另外本季他已打了10支三安,比第2名的Zack Cozart和Billy Hamilton多了1倍,也是挺驚人的。雖然有部份得歸功於Coors Field外野十分遼闊,不過他擁有優秀的跑速和力量,這點無庸置疑。

何俠

洛機成員的成績自古以來都打折

從山王Helton L.Walker 等以來

何俠

球場原罪阿

看科羅拉多落磯隊比賽時,如果你的目光望向中外野,有時候會有種「誒?我不是在看棒球嗎?」的錯覺,Charlie Blackmon的詭異造型,參差不齊的鬍子和詭異的髮型,總是能成為目光焦點。

和外表如出一徹,Blackmon也是一個笑點十足的人。落磯隊在閒暇時,總是在聊Blackmon又幹了哪些蠢事,舉幾個經典案例來說,Blackmon曾經在客場打球時,忘記自己把車停在哪了,一直到回到科羅拉多才想起自己停在機場,或者是,為了要證明打擊網歪了幾公分,Blackmon用的方法特別奇耙,他邊走邊數,一共差了幾個腳步。「他真的有點怪,他總是在搞一些與眾不同的事情,但這就是Charlie Blackmon。」

 

先撇開特別癖好不管,頂著最朗朗上口的上場歌曲,Outfield樂團的「Your Love」,Blackmon本季成長為大聯盟的頂尖打者之一。

Blackmon本季3成25打擊率、15發全壘打和53分打點,5月份他打出3成59打擊率、5支二壘安打、6支全壘打和22分打點,他單月擊出42支安打,平了Dante Bichette (1995)和Todd Helton (2000)的隊史紀錄,砲火四射的成績也毫無意外的拿到單月最有價值球員。

 

然而,Blackmon認為自己還沒有完全打開。

 

「我現在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打得不算太好,但又比不好好很多,好球帶設定好、揮棒揮扎實,我試著不要打不好,就這樣。」在30歲的Blackmon火力加持下,洛磯隊打出36勝23負的成績,目標在國聯西區暫居首位。

Blackmon這個人非常怪,不但怪到很難忘,還怪到很值得研究,有一次Blackmon想測試愛車Jeep Cherokee的續航力,結果最後開到沒油,只好call out隊友DJ LeMahieu來做為道路救援;三壘手Nolan Arenado記得Blackmon常常打完客場後,都會再回去一次,因為常把車子丟在原地。「Charlie有點與眾不同,他的比賽也有自己的風格,但這就是他的風格,怪得很幽默。但當比賽時間一到,換上制服,拎起棒子,他就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人。」Arenado說道。

 

Blackmon在2013年開始蓄鬍,現在甚至連他自己的鬍子都有Twitter帳號。Twitter長成了一大型企業,Blackmon的「毛型」也長成了一隻怪物,他的整個造型被稱為「mullet」,一種流行於40年代,頭頂短,兩側短,後面長的髮型。Blackmon在接受MLB Network的Intentional Talk訪問時,他在說「mullet」都用法語發音,因此變成「mu-lay」,更顯爆笑和有趣,他也表示,會一直留著這種髮型。

 

典型的Blackmon。

高中時,Blackmon還是一個左投手,2004年選秀中,在第28輪被馬林魚對選中,Blackmon沒有報到;一年後,他到了喬治亞的Young Harris學院就讀,在第20輪被紅襪對選中,Blackmon沒有報到;接著Blackmon轉學到了喬治亞理工大學,並在這階段棄投從打,2008年,落磯隊在第二輪選中他,這次Blackmon終於投入職業棒球。

 

雖然Blackmon最終沒有以投手的身份站在大聯盟,但投手的經驗卻讓他獲益良多,Blackmon認為當過投手讓他更加了解投手會如何解讀比賽。但Blackmon的隊友對他棄投從打的事績並不好奇,他們好奇的是打擊,「他的打擊很猛,我們都想知道為何他能打得那麼好。」Arenado表示。

 

「簡單啊,一直練,不停的練,刻苦的練。」Blackmon曾經多次央求總教練Bud Black在打擊練習時丟滑球給他打,就為了在打變化球上不斷精益求精。Blackmon也非常專注於看影片紀錄上,隊友曾笑稱,Blackmon到了球場,不是在特打訓練,就是去看影片。

 

Blackmon特別鍾愛一種打擊訓練,他會讓餵球投手用拋的,Blackmon藉由打這種軟趴趴的球來強化擊球時機,釀酒人隊一壘手Mark Reynolds曾經看不太起這種訓練,認為這沒什麼,直到一年前,Reynolds和Blackmon在春訓一起練了一次,Reynolds才驚覺他錯了,「他的擊球時機已經臻至化境了,我們一起練時,他從本壘板走到餵球護網,嚷嚷著,“不對,少1步,應該距離10步才對”我當時想,“他有事嗎?不就是打個拋球?”我想,他有他的堅持和癖好,但不論多奇怪,對他就是有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