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4

台灣足球的一片空白

又輸了,在世界排名創下188名的新低之後,身為東亞盃的地主國,台灣的足球再一次遭到迎頭痛擊,雖然面對關島的比賽,下半場攻勢凌厲,差一點有扳平的機會,但是要知道才不過五年前,我們根本就不把關島放...

作者:左岸沉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又輸了,在世界排名創下188名的新低之後,身為東亞盃的地主國,台灣的足球再一次遭到迎頭痛擊,雖然面對關島的比賽,下半場攻勢凌厲,差一點有扳平的機會,但是要知道才不過五年前,我們根本就不把關島放在眼裡,而現在落敗之後,還要安慰自己,球員都已經努力了,我們算是雖敗猶榮。

 

這場比賽有個特色,那就是台北田徑場的主看台,不允許一般的民眾進場,只讓擁有VIP貴賓卡的人員進入,一眼望去,整個球場與主看台空空盪盪,就好像台灣足球的前景,一片空白。

 

事實是殘酷的,努力值得嘉許,但不能掩蓋技不如人的事實,臺灣的足球運動發展停滯,大部分人把原因歸咎於台灣的市場太小,沒有足夠的足球人口,經費不足、土地不夠,沒有辦法興建足夠的場地等等,其實,這些都只是看似有理的藉口,事實上很多在人口、土地、經濟、軟硬體設備都不如台灣的國家,都能夠找到讓自己進步的方法,自以為是、故步自封才是台灣足球無法進步的主因。

 

台灣足協的領導者,國內的教練,是否曾經去研究過別人是怎麼成功的,為什麼連關島這樣的小島,都能夠進步神速,這些國家到底有什麼樣的秘訣,我們的長官是否真的有心走出去看一看,台灣的足球運動不必好高騖遠,夢想著有一天要跟歐洲南美之類的豪強並肩,但至少該跟我之前舉過的一些例子學習,大溪地、馬來西亞、阿富汗、泰國、新加坡,去看看別人,才知道世界有多大。

 

 

附錄一:我在泰國見到的不出色選手

 

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落幕之後,台灣女足代表隊取得了還算令人滿意的成績,為什麼我用「還算」這個詞呢?正面來說,能夠在大型的國際賽事當中擊敗南韓、俄羅斯這些強敵,絕對值得我們嘉許,但在勝利的背後,掩蓋不了世大運的足球競技水準連二流都稱不上的這個事實,我必須說,女足在世大運的成績,證明我們在女子足壇並不像男足般全面絕望,可是要加油的地方還很多。

 

呂桂花老師對於這次世大運的感言是:「不出來走這一趟,不知道別人進步這麼多。」言下之意,就算在純學生運動的領域,我們也已經快要追不上別人的腳步,以這次我們擊敗的南韓為例,由於南韓有職業的女子K聯盟,所以世大運的參賽選手是純粹的大學生,平均年齡更是不到二十一歲,而台灣代表隊的陣容幾乎可以說是國腳等級,比賽是贏了,但是實際上並沒有能夠與真正強勁的對手交手。

 

除了比賽內容之外,台灣體育的怪現象更是值得我們深思,在國際體壇都高度職業化的現在,我們還必須依靠大批到了二十五歲以上還在唸研究所的國腳級選手來參加業餘等級的比賽,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要批評台灣的國腳選手去世大運的等級欺負國外的業餘選手,相反的,我是為她們抱不平,因為以她們的水準已經接近職業等級,應該要挑戰更高的目標,但是我們卻沒有辦法提供正常的環境給她們。

 

事實上,這件事背後還有更深層的悲哀,不靠這批國腳選手,台灣也沒有其他人可以派出去比賽了,扣除掉現在這批來自台灣少數幾所體育名校的選手,全台灣一般的大學,能夠像其他國家一樣,選出一支隊伍去參加世大運嗎?台灣一流的選手沒有辦法參加一流的舞台,而我們甚至連二流的隊伍都湊不齊,只好不管在什麼場合都是靠同一批選手打天下,高不成低不就,更可怕的是,像世大運這樣的比賽,對手也越來越可怕,這正是呂桂花老師感慨之處。

 

世大運期間,正好我也去了一趟曼谷,碰上了曼谷BCC青年梯隊的教練,BCC是Bangkok Christian Colleage的縮寫,這是一所曼谷的私立完全中小學,從小一到高三,總共是十二個年級,當我看到他們的足球隊成員時嚇了一跳,以為是職業足球隊的青訓系統,因為他們從十二歲開始,每隔兩年就有一個青年梯隊,U12、U14、U16、U18,總共有一百多位球員,可是其實BCC是一所私立的升學名校,他們不管在學業成績方面,或是各種學科競技、體育比賽,都是泰國數一數二,足球隊更是排名全國前五名,他們的教練說,現在泰國的足球發展,走兩條路線,一個是職業球隊的青訓系統,一個是學校的梯隊培養,當學校梯隊的選手真的非常出色時,他也可以選擇轉向職業球隊這條路,但是學校的體育教育可以讓球員的基數得到無限的擴大,他們會有更多優秀的選手可以選擇,不管是在職業或是業餘的領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