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Roberto Osuna的「勇者示範」:坦然無懼的面對精神焦慮

每當Roberto Osuna一站到投手丘上,對手幾乎只能豎起白旗。整個6月,Osuna繳出0.79的防禦率和0.44的WHIP,整個月只被擊出4支安打和一次保送,丟掉1分,11.1局的投球就送出19...

作者:Simon

每當Roberto Osuna一站到投手丘上,對手幾乎只能豎起白旗。整個6月,Osuna繳出0.79的防禦率和0.44的WHIP,整個月只被擊出4支安打和一次保送,丟掉1分,11.1局的投球就送出19K。

 

請繼續往下閱讀

站在投手丘上,Osuna意氣風發,20歲就登上大聯盟,22歲就成為藍鳥隊的守護神,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然而,場上的剛強只是他暫時的庇護,Roberto Osuna正經歷人生中最痛苦的精神煎熬和焦慮,「我不知道怎麼解釋,我就是焦慮到不行,我覺得很迷失,在場上投球不會有這種感覺,但一下了場,我的精神就非常煎熬和迷茫。」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有上了場,我才是我自己,下了場,我就不再是我自己了。」

 

上上週三6月21日,藍鳥隊對上遊騎兵隊,Osuna才上場收下本季第19次救援成功,但週五時,藍鳥隊以4-2領先皇家隊,9局卻意外的沒有派出守護神Osuna,反倒被皇家隊連拿3分逆轉,當時賽後記者會,所有的記者都只關心一個問題,Osuna受傷了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時,藍鳥隊的總教練試圖保護他的子弟兵,含糊地說,「他覺得不太舒服,你們知道這樣就夠了。」

 

隔天早上,Osuna在接受訪問時,很坦然地表示,自己身體上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有精神上的問題,而他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因此不知道如何去應付和治療。

 

Osuna透過翻譯告訴記者,症狀已經出現好幾天了,除了心理層面的煎熬外,他也覺得非常不知所措,「我希望我知道怎麼提振自己。」他正在接受身心科醫師的治療,藍鳥隊球團也全力協助,提供Osuna任何他所需要的,但Osuna還是陷入在憂鬱的漩渦當中,「所有人都想盡辦法幫助我,也試了很多方法來讓我好一點,但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真的很低落。」藍鳥隊的運動心理總監Paddy Steinfort是幫助Osuna的主要負責人。

 

憂鬱症,又稱現代文明病,是現今許多人會面臨的心理撞牆期。當人們得了憂鬱症,都很怕周遭的人會知道,怕會丟臉,怕會造成他人負擔,所以選擇隱瞞;相對的,很多人會不理解為何會有憂鬱症發生,因此當知道有這種症狀時,常常會脫口說出,「你這樣已經很好了,看看別人有多慘。」

 

延伸閱讀:給對生命絕望的你:我知道你在求救

 

但這不是痛苦比較大賽,內心的煎熬,又豈是單單比較出來的?沒有歷經,何來說教?

 

而特別是在運動競賽的場域中,瀰漫著堅強和雄性的文化氛圍,不論成績、狀態還是心情再如何糟糕,都還是要用強悍來武裝自己,多倫多大學運動生理學教授John Cairney指出,只要踏入球場,就是人/超人的界線,不管身心理狀態如何,你就是要當強大的超人,在這種場域中,不會有運動員坦承自己的「精神很脆弱,脆弱到無法上場比賽。」

 

「公開表達自己的軟弱,即便是心理焦慮或是憂鬱症,對運動員來說,這是很有意義的一步。」John Cairney教授表示,因此,當Roberto Osuna面對記者、面對大眾,坦然地說出我有精神疾病時,給予了許多有同樣症狀的人相當大的激勵,許多粉絲紛紛留言,沒有人說他軟弱,稱讚Osuna勇於面對自我,甚至有球迷寫了一篇非常長的信,感謝Osuna做了最佳示範。

 

 

著名的運動廣播主持人Michael Landsberg,他致力於推行#SickNotWeak的活動,鼓勵人們勇敢講出自己的心理疾病,他指出Osuna證明了,心理焦慮就只是一個正常疾病,不需要害怕公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